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宗门都想噶我,我直接死亡回档! > 第262章 魔尊:本尊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第262章 魔尊:本尊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意识到这一点,祝季反而不慌了。
    他若有所思地瞥了路小堇一眼。
    路小堇是事先察觉到魔尊闯进来了,才开启的护山大阵吗?
    就凭她一个废物?
    祝季沉默了一下。
    ……应该是凑巧吧。
    他无暇顾及这些,抿紧唇,琢磨着自己还有没有生路。
    如今护山大阵开启,天云宗内的长老们肯定都会尽快赶过来,师尊即使不知道来人是魔尊,应该也能很快赶到。
    只要再撑一撑就能活。
    但魔尊掌心已经蓄起魔力。
    不出一息,他和路小堇就得一起去见阎王。
    笑死,根本撑不了。
    就在他脑子都要转冒烟了的时候,突然听路小堇大声发言:
    “哥!误会了哥!这护山大阵不是我开启的,我只是路过!”
    “哦?那是谁开启的?”
    路小堇对上蔺塞渊的眼神,顿了一下。
    那眼神很陌生。
    就像是完全不认识她一样。
    本以为自己纯净之体身份早已暴露,甚至都做好与魔尊明牌厮杀打算的路小堇,人都傻了。
    他不记得她了?
    她还以为纯净之体对他怪重要的。
    现下看来,也不是。
    他甚至就没想要记住她这张脸。
    这这这,日子比她想象中要稳妥得多嘛!
    “是他!”路小堇果断指向祝季,“这里就我们两人,不是我,当然就是他啦!”
    祝季:“?”
    那我请问呢?
    祝季知道自己不是个好人。
    在生死存亡之际,他肯定会毫不犹豫丢弃同伴。
    死就死呗。
    反正死的不是他就成。
    但没想到,路小堇更狠。
    她那都不是丢弃同伴,而是直接把同伴往坑里踹。
    被踹进坑里的阴暗小公子,再次轻轻地碎掉了。
    “这样啊。”蔺塞渊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一起死吧。”
    虽然他还挺欣赏路小堇这出卖同伴的卑劣劲儿的。
    但欣赏也没用。
    坏了他的事儿,这死丫头就是再卑劣,再适合混魔族,那也得死。
    “哥,别啊!我投诚!天云宗这破地方,我老早就不想待了,哥,你带我去魔族呗!我这人,就适合去魔族修炼……”
    话还没说完,蔺塞渊一个抬手,一股巨大的魔气风浪就朝二人袭来。
    那旋转的风浪,如利刃一样,一转能削掉一个脑袋。
    就在这时,祝季突然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三阶灵器。
    “盾,起!”
    白光一闪,祝季手执巨大的盾牌,一边挡着自己,一边飞速朝路小堇奔来,蹲下身,扣住她的脑袋,将她护在盾里。
    路小堇愣了一下。
    她以为,她跟祝季是生死局。
    没想到是姐弟情深局。
    路小堇感动了。
    “老四,你,好人。”
    祝季白了她一眼。
    “老子总有一天杀了你!”
    他想杀路小堇是他的事儿。
    但路小堇只能死在他手上!
    ——否则难泄心头之愤!
    魔尊想跟他抢人头,那不能够!
    路小堇:“……”
    感动早了。
    盾牌是三阶灵器,但还是挡不住蔺塞渊致命一招。
    “咔嚓——”
    灵器破裂。
    祝季吐出大口血,面色煞白一片,若不是他及时抽出剑撑着,人怕是早就倒下了。
    他死咬牙关,撑着剑起身,站在路小堇身前,执剑看向魔尊。
    他的背,血肉糊成一片,已经没一块好肉。
    光,落下他的剪影,却依旧意气风发。
    “哟,还活着?你们倒是情深义重。”蔺塞渊多看了祝季一眼,区区一个金丹期,竟能扛到现在,他身上必定有秘密,“不若这样,你自杀,我便放了她。”
    不会放过。
    祝季一死,他就立马杀了路小堇。
    蔺塞渊以为,像祝季这样的正派弟子,必定会为了师弟师妹果断自杀。
    至少,也得犹豫一下要不要牺牲。
    但祝季就不是那样的人。
    “我自杀,放过她?凭什么?”祝季表示很嫌弃,“她也配用我的命来换?”
    路小堇什么档次,也配跟他相提并论?
    路小堇:“……”
    蔺塞渊:“……你刚刚不是拼死救了她吗?”
    “那是因为我想亲手杀了她!”祝季从不开玩笑,说要亲手杀,就是要亲手杀,“要不这样,我先杀了她,你再杀了我?”
    蔺塞渊:“……”
    他就说他跟正派弟子合不来吧!
    这两人脑子都有病!
    “都去死!”
    没有耐心的蔺塞渊,指尖浮现出无数刀片,朝两人袭来。
    面对全盛状态的魔尊,路小堇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能躲。
    奈何阵眼空旷,即使抓着剑上蹿下跳,也依旧找不到任何遮蔽点。
    避无可避。
    祝季也撑不住了。
    就在刀片即将割断两人头颅时,一袭白袍的司空公麟凭空出现,大袖一挥,所有刀片,顿时停下,稀稀拉拉落在地上。
    他低头,看向路小堇:
    “可还好?”
    祝季:“?”
    他和路小堇是一并站着的吧?
    浑身是伤,还一直在吐血的人,似乎是他吧?
    师尊问路小堇好不好的干什么!
    她能有啥事!
    怎么的,师尊是一点都瞧不见他吗?
    阴暗小公子,阴暗程度+。
    “我没事,师尊。”路小堇立马指向魔尊,“他是魔尊,快杀了他!”
    蔺塞渊闪身逃了。
    司空公麟追了上去。
    两人在禁地,打得你死我活。
    “不对,魔尊不是炼虚期!”
    “他是合体期巅峰!”
    合体期巅峰,便是对上大乘期二阶,也堪堪有一战之力!
    更何况,魔修本就强于寻常修士。
    一时间,司空公麟虽占上风,却并不能弄死魔尊。
    其他长老也被四周冒出来的魔修缠住,根本腾不出手来帮忙。
    路小堇面色微沉,掏出弓箭,追了上去。
    “师姐,你去哪儿!”
    回应祝季的,是路小堇不曾回头的背影。
    他又吐出大口血,却还是追了上去。
    ——看吧,就说他血厚吧!
    ——残血之王!
    路小堇寻了个有点高度的坡,站在小坡上,背上箭囊,在箭矢上抹上血,对着魔尊就是一箭。
    一箭。
    两箭。
    连着五发,全中,但没一箭中在丹田上。
    魔尊回头,眸光幽深地看向她。
    正是他这一个失神,中了司空公麟迎头一击。
    他勉强躲开,却受了重伤。
    司空公麟刚要下死手,几十个化神期巅峰的魔修,从暗处现身。
    “尊上,快走!”
    他们虽打不过司空公麟,但胜在人多,以命相搏,愣是拖住了司空公麟。
    魔尊没走,而是闪身来到了路小堇跟前。
    “你就是纯净之体?”
    蔺塞渊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路小堇,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抹异样的熟悉感。
    “本尊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新书推荐: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