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我,薯条,苏联英雄 > 第75章 内力不足

第75章 内力不足

    借着太阳落山前最后的几道光亮,阿尔芬少校临时组建的突击队,划着小木船偷偷从泽尔维扬卡河的上游,也就是泽尔瓦小水库的位置完成了偷渡。
    并且为了完成这次,基本上主要依靠轻武器进行的攻击作战,阿尔芬少校除了派出这支寄予厚望的突击队外,还在泽尔瓦北部以及泽尔正面安排了三支既可以是牵制,也可以是主力的攻击部队,来吸引苏军的注意力。
    而作为阿尔芬少校的对手,步兵第8师虽然已经在边境吃过被偷袭的大亏,并向小镇南北派出了数支巡逻队,以避免德国人再搞出一次绕过关键防守枢纽直插自己身后的操作。
    但兵力和阿尔芬少校的部队差不多的苏军,由于处于防守方的被动状态,在被德军几次骚扰性攻击吸引注意力之后,还是进入了灯下黑的状态——并没有发现阿尔芬少校排出的两支,几乎是贴着自己主防线外围绕过去的德军突击队。
    当然这种情况也和步兵第8师,除了依靠在比亚韦斯托克接受薯条旅的短暂整编,而获得了有限的通信能力提升和一些武器的补充,以及通过沃姆扎的战斗完成了应对战争的心理准备外,大部分状态和巴巴罗萨之前驻守在边境的普通苏军步兵师别无二致有关。
    这让这支部队,在做好了作战准备后,应对阿尔芬少校最初的几次,符合基本军校课程的试探攻势时,显得游刃有余。
    但却在阿尔芬少校开始利用自己更为丰富的经验组织更加复杂,且有些违背此刻大部分苏军团营级指挥官,从短暂且低效的岗前培训中获得的作战原则的攻势时,就立即展现出了不成熟的一面。
    不过可能是获得了一列可以激活从沙俄时期就开始了的,独属于毛子陆军情怀的老式装甲列车的缘故。
    步兵第8师开始根据来自血脉,和作为附近民兵指挥官的雅科夫列夫少校的经验,在铁路沿线设置更多可以用来支援装甲列车作战的据点。
    这让步兵第8师幸运的避免了同时被两支计划严密,目标明确的德军突击队在入夜的第一时间突袭的情况。
    位于苏军核心阵地北部,因为刚刚建立而没有被德军在此前的试探中发现的铁路旁据点,在收到突击队已经就位通信的阿尔芬少校,下令再次开始佯攻行动时,仅有两名年轻士兵在站岗。
    “巴布金,民兵同志们找来的大家伙,真让人安心啊。”
    “我看你是嘴馋农庄的红菜汤了,放心,中士同志说了会给咱俩留的。”
    “我看是你嘴馋,要是我,肯定更愿意申请去列车上,就像故事里讲的打走白鬼子的英雄一样。”
    嗯?
    刚完成了自己对于装甲列车的向往宣言,巴布金就发现了在自己岗哨对面的草丛里似乎有什么在动。
    “什么人?”
    “你在说什么?……”
    哒哒!哒哒!哒哒哒!
    被巴布金突然变化的语气所提醒的班内赫,在转身看向自己身后的地方时,被发现自己暴露的德军突击队使用匕首直接击杀。
    随即便是德军突击队开启强攻状态的冲锋枪扫射。
    而配合北路突击队下手的则是阿尔芬少校手下的炮兵,使用仅剩的炮弹进行的又一次精确的火力准备。
    以及阿尔芬少校在了解到这些生化驴子存在暴走可能后,突发奇想策划的一次将生化驴车,当做现代战场战车使用的计划。
    德军的突然发难,让刚刚进入夜间休整模式的步兵第8师一时间应对失据,正在轮换的外围防线,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被德军突破。
    随后便是被喂了一些咖啡的生化驴子怪叫的拉着德军突击队,绕过外围防线建立在道路上的路障,像装甲车一样冲 进小镇的主要街道,向正在组织宿营的苏军部队疯狂开火。
    混乱之中,除了因为仍然在试图恢复装甲列车更多功能而尚未进入休整状态的,由雅科夫列夫少校指挥的部队外,步兵第8师似乎没有可以用来救急的力量了。
    “少校同志!……”
    依靠自己天生镜面人的优势,从德军着急突进到步兵第8师核心位置的突击队枪下侥幸逃脱的巴布金,拖着受伤流血的身躯,神奇的完成了一段超过一公里的狂奔后直接晕了过去。
    不过这个关键的报信,也足够经历过内战后退伍的雅科夫列夫少校知道发生了什么了,在指挥自己的民兵们将昏迷的巴布金抬进已经拆成几节的装甲列车车厢后,内战时的老爷列车,再次开始了自己保卫苏维埃的行动。
    骑兵支队的战士迅速翻身上马,拖动着几节列车向射击阵地移动,很快列车上的轻重武器开始射击,泽尔瓦北部阵地被德军佯攻部队和偷袭失败的突击队引起的动摇,很快被稳定下来。
    但由疯狂的驴子拖拽的德意志战车,依然在泽尔瓦南部肆虐。
    步兵第8师的核心阵地依然岌岌可危。
    危急之间,雅科夫列夫少校收到了师指挥部,准备向城内燃起火焰的地方开火的命令。
    这是已经被德军切割在几个主要街垒之中的苏军指挥官急中生智想出来的办法。
    几支组织起来的苏军战斗小组,很快点燃了疯狂驴车突进道路上的建筑,以期在惊吓这些牲口的同时,为装甲列车上的火炮指示目标。
    不过苏军显然低估了这些被改造过的驴子发起疯来之后六亲不认的程度。
    寻常动物害怕的火焰,反而让这些驴子更加疯狂的脱离了德军驾驶者的控制,以更高的速度沿着泽尔瓦镇内的主干道向东猛冲,虽然这种彻底超出驴子这种生物极限的行动,让这些驴子很快出现了爆体而亡的现象。
    但乘坐这些驴子车,在“驴夫”的建议下直接将自己绑死在车上的德军突击队,却依靠这种爆发,在仅仅付出了几人轻伤的代价后,就在老式列车火炮完成调整射击前脱离了炮击区域,并成功突破了镇内苏军设在主干道上的防线。
    原本还算稳固的防线,在这样离谱的拉扯下彻底变形。
    而依靠这些发狂的驴子牵动苏军阵地的帮助,阿尔芬少校当机立断投入所有预备队执行的总攻,成功夺取了泽尔瓦镇南部的大部分苏军阵地,并立即开始沿着远离装甲列车的主要道路继续进攻。
    装甲列车被淘汰的关键缺点——无法离开铁轨机动——再次成了限制步兵第8师夺回阵地的问题。
    而直到现在才被苏军指挥部发现的,已经从水库东岸登陆点摸到泽尔瓦后方的德军突击队,则成了雪上加霜的事情。
    不得已,步兵第8师开始向装甲列车所在在的地方收缩防线,并开始规划依托装甲列车的突围行动。
    (一些解释:
    1、步兵第8师在比亚韦斯托克接受薯条旅的短暂整编
    是格罗德诺南部战役发生时,借助薯条君给德国人制造的混乱,成功脱离了和德第9步兵军接触的步兵第1军(包含步兵第2师和步兵第8师),按照“图司机”等人的计划迅速撤退到比亚韦斯托克(本卷第28章)后进行的短时间整训。
    这次主要目的是提升这些苏军部队的机动能力和组织力,好实现之后迅速撤退计划的整训,由于时间短,且薯条旅在当前战区的主要力量,当时都在参与格罗德诺南部反击而效果有限。
    2、战争开始时,苏军内力不足的问题有多严重
    这一点之前作者已经多次点到,在这里我们再列一些更为详细的情况:
    1940年3月20日,时任苏联国防人民委员部指挥人员管理局局长,副国防人民委员叶菲姆·阿法纳西耶维奇·夏坚科上将,在提交给国防人民委员部的一份详细报告中指出:
    为了填补苏军规模4倍扩大后所需要的大量指挥人员,苏军调动的预备役军官情况。
    a、31%是此前在军队受过一年培训的预备役少尉;
    b、24.3%是在苏联的普通学校中,接受过普遍军事训练的少尉,这些人的课程总共只有360小时的理论学习,和两次各为期两个月的苏军军营军训,没有任何实际指挥经验;
    c、13.2%是学习过由中级指挥员执教,总计384小时的预备役课程的少尉;
    d、4.5%是在国内战争时期受过短期培训的军官。
    总之,这些被填充到苏军的中低层军官,73%只经受过短期培训,且他们培训的质量同样堪忧,按照夏坚科估计这些培训中最多只有二分之三的时间,被真正的用于学习必要的军事知识和进行相关实训。
    只是即使是这样填充了名预备役少尉,外加从战士中使用相同的短期集训手段提拔了名少尉,苏军在1938年时依然缺少大约10万名指挥员。
    并且这种抽调还让预备役部队的干部缺额更加严重,这一点在苏德战争开始后,严重影响了预备役部队的动员速度与动员质量。
    当然夏坚科也为了这一问题指定了一个三年计划的措施来弥补,只是这样大的缺口,和苏军继续不断的扩编以及虽然高潮已过但是依然在影响指挥员队伍的“大清洗”,让这一补救计划即使正常运作到1942年可能也无法实现其目标——1939年时,苏军的指挥员缺口已经扩大到了11.7万。
    而为了配齐这些人员,东平西凑的苏军需要任命并调动的指挥官人数更是高达24.6万人,而这样巨大的调动量,占当时苏军军官编制人数的68.8%。
    同时为了填补这些窟窿,苏军军校的培训也开始放卫星——1937年只能毕业1.3万人的军校,在1939年毕业了10.1万人,这种操作所能带领的指挥员质量下降是人都能看出来。
    最终在1940年5月8日,为战争初期拉胯背了大锅的铁木辛哥,在从前任实际应该为这些问题负更多责任的伏罗希洛夫手中,接过国防人民委员的职务时,得到的《接收记录》中关于苏军指挥员情况的部分记录如下:
    高级指挥人员和参谋人员的作战训练方针仅存在于相关的计划和训令中。
    从1938年起,国防人民委员部和总参谋部本身都没有在高级指挥人员和参谋人员中开展过这项工作,军区的作战训练也几乎失去控制。
    国防人民委员部也没有考虑过,如何解决在现代战争中使用军队作战的有关问题。
    军队的指挥人员相当短缺,缺额已经达到1941年5月1日计划编制人数的21%,步兵的缺额尤其严重。
    现有指挥人员的训练水平也极低,连排级的水平尤其低,他们中多达68%的人之接受过最多6个月的培训,针对各种作战和侦查的战术训练薄弱,野战训练不符合要求,军队在作战中的协同极差,伪装……射击指挥……以及进攻筑垒地域、跨域障碍、强渡河流的战术都是错的。
    可以说这份《记录》几乎一条一条指出了1941年6月22日之后的苏军将要面对什么样的困难。
    只是为了弥补这份《记录》指出的问题进行的“铁木辛哥改革”,不仅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去解决这些问题了——超过7成的苏军各级指挥员,只能在没有任何靠谱的作战经验或完善训练的情况下,面对德国人的入侵。)
新书推荐: 穿越到异世界继续当拳士 苟在修仙世界当反派 七武士传说 子孙满堂 邪不压正 快穿:从在年代文里当极品开始 我在恐怖游戏中有大佬撑腰 软糯太子妃重生猛扑太子怀中 恋综万人嫌?当鬼差却在阴间爆红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