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菊眼乖乖撅高扇肿:老外很大弄得好疼

发布时间:2020-08-25 08:11:41

蜜黄婷婷拉我一起下楼。

这是市中心的写字楼,下班时间电梯很挤,我习惯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挤到,而黄婷婷则总是喜欢站在最中间。

 

看着她穿着职业白衬衫和黑短裙被人夹在中间,一会儿挤过来,一会儿挤过去,那胸前的丰满几乎要被几个西装男挤得变形,我还看到有几个人的手一直都借着公文包的阻挡放在她的臀部,时不时捏抚摸一下,黄婷婷面上带着笑,也不拒绝,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铁上的事情,没想到电梯上也有……

 

我走着神,有人挤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觉像触电一样,我吓了一跳。

 

连忙退后避开他,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红着脸小声地说对不起,,我随意瞟了他一眼,是个很清秀的男生,看着青涩,想着也不是故意的,便没有计较!

 

黄婷婷与我一起吃了饭后,说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绪也不高,便带我去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着一个人回去也是孤枕难眠,还不如陪她玩玩儿。

 

她把我带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会所。

 

在包厢里等技师的时候,我问她今天怎么不去约会,有空找我玩儿。

 

黄婷婷红唇一嘟:“约个毛线,昨天刚分手,老娘失恋了!”

 

加上这次,她失恋过十几二十次了!

 

她以前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临到要结婚,结果男朋友出轨她室友,她当即立断分手,从此以后只恋爱不结婚。换男友的频率一个月、三个月一次。

 

我也不劝她,她反正很快就会有新男朋友了。

 

黄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眯着眼睛问我车学得怎么样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练,那个流氓,于是摇头:“不怎么样,他……他不是人!”

 

我历数他对我的不轨行为,黄婷婷却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错的!”

 

我一愣,黄婷婷却说她去年学车也是他,两个人上第二次课就在一起了。

 

听着她夸张地描述着与胥教练的那些疯狂,我就像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觉得有一点恶心却又莫名有一丝遗憾,当初如果我没有挣扎,没有被打断,那种感觉……

 

黄婷婷怂恿我:“有空你试试,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没那个才怪!”

 

我心底的羞耻心让我打住了念想,让她找关系帮我换一个女教练:“在没有确定我老公出轨前,我不能背叛他!”

 

黄婷婷笑了,包厢里的灯光突然调淡,照着人朦胧迷离,门打开,进来两个高高瘦瘦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长相俊美地熟练地走向黄婷婷,扶着她躺到了按摩床上。

 

黄婷婷朝另一个男人小声道:“这是我姐们,第一次来,好好招呼着,弄不好不给小费啊!”

 

黄婷婷说着闭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动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以前只试过女技师,可这次黄婷婷却非要怂恿我点男技师,我瞧着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涩的面孔,觉得很是眼熟,脑中一热,脱口而出:“是你!”

 

 

第四章 我不按摩

面前这个自称八号的人就是之前在电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认出了他,笑笑伸手过来扶我,我不习惯这样,连忙摇头说只洗脚不按摩!

 

他低着头的眉间闪过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决定待会儿还是给他与婷婷一样多的小费。

 

暗淡的光影,舒缓的音乐,好闻的香味,脚上温暖的水温,让我情不自禁放松起来,闭上眼享受着八号长长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软的抚触,我拦了一下说不按摩。

 

八号低声道:“洗脚也要按头按手脚!”

 

我以前也洗过脚,的确是这样,不好再拒绝,便绷着身子让他按。

 

说不清他的技术好不好,但是我却觉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绞着我的手指,那触感很软很硬,我心头一阵火热。

 

顿时口干舌燥,恍神间,他已经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边替我按起小腿来,一点一点地沿着我的丝袜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渐渐加快,呼吸急促起来。

 

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指总会时不时摸到我短裙下面的裤子,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我红着脸,耳朵突然一热,却是他低头附在我的耳边温柔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继续,连忙哽着嗓子摇头,说不要按腿了。

 

他有些意外,却还是顺从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长,放在肩上的时候,时不时地点到我的胸部,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连忙按住他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

 

他干燥温热的手半伸进我衣服里,指了指离我不远的黄婷婷,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女人竟然脱得只剩下了三点式,两人正在互相撩拨,我的脸红到了耳朵根,暗骂黄婷婷,死丫头,竟然带我来牛郎店。

 

我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沦,不能让欲火将我打败。

 

我推开他,自己擦了脚,借口要上洗手间,跑了。

 

只是跑上走廊我才想起,刚刚包厢的门居然是虚掩着的,我的心一凉,想到刚刚那双手在我大腿上的动作,心里一下子凉了……

 

“许雅,好巧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胥教练抱着双肘勾着眼睛邪邪地看着我,手上的手机亮着光。

 

我不想理他掉头就走,他却突然冲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往洗手间里拖。

 

我用力掰他的手:“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胥教练把我抱了个满怀挤进格子间,把门堵了,一边拿嘴拱我脖子,一边笑着打开手机给我看。

 

里面的我身着性感V领连衣短裙半瞌着眼睛躺着,八号轻轻抚摸着我的腿,手指灵活勾到我的小裤裤里……

 

我吓了一跳,后背冷汗涔涔:“你……你偷拍我?”

 

“哈哈哈,许雅,都录视频了,你还装,看你整天端着像个贞洁烈妇,转头就跑到牛郎店里来,那么想要找我呀,何必花这冤枉钱?”他边说边用嘴拱我的脸。

 

“唔,不要,我不是来找牛郎的!”我拧着身子躲开他的狼吻。

 

他不高兴威胁:“到这里了还想骗我?信不信我点发送,放到网上去让大家都来看看你这的真面目!”

 

啊……我摊在墙上一动也不敢动!

 

他得意地笑了,伸手穿过我的腰抚摸着我的胸部,还吭哧吭哧地含住我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