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主人请用鞭子惩罚我bl/用你上面嘴服侍我

发布时间:2020-08-25 08:15:24

第一时间就暴躁了。

他甚至有种想要将脑袋凑上去,闻闻李琳那里是种什么味儿的冲动。

 

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因为他怕闻完之后忍不住,毕竟李琳现在的销魂姿势太适合进入了。

 

屏住呼吸,强行压制住心头的暴躁渴望,老张伸手抹上药膏,然后轻轻触碰在了李琳翘臀的被抓伤处。只是纵然有药膏的清凉,那白皙的娇嫩肌肤也让老张心头火热。

 

触碰到抓伤位置后,老张强忍着不看,尽可能快的帮李琳涂抹着,但并不敷衍。

 

而这时候李琳那双裹在透明丝袜内的玉腿也轻轻磨蹭着,仿佛在磨蹭着某处的渴望……

 

很诱人,不过老张终究还是凭借高强的忍耐力,没有作出任何不合规矩的事情。

 

在涂抹完药膏后,老张赶紧来到卫生间,洗手指上的药膏还是其次,洗脸冷静下才是主要的。

 

足足洗了近三分钟的脸,他这才消下了心头火焰,重新来到客厅内。

 

这个时候李琳正在穿着裙子,裹在丝袜里的玉足轻轻抬起,优雅的穿过,最终裙子套在身上,精致的玉足也探进了高跟鞋内,整个过程都抒发着一种无言的魅惑。

 

感受到心头火焰的再度躁动,老张赶紧开口送客,表示送李琳离开,或者让她丈夫来接也行。

 

但是李琳却表示,她丈夫出差了,没有人可以来接她。

 

“而且老师你护送我的话,万一那个流氓有同伙,一个缠住你、一个欺负我,那怎么办?”

 

李琳问的还挺有道理,让老张一时语塞,不过随后他又提议报警。

 

李琳当时就羞急到不行,“不能报警,如果被别人知道我被流氓猥亵,那羞死个人了!”

 

老张实在无奈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该怎样?

 

李琳羞赧的小声给出了答案,“老师,我今晚可不可以在这过夜……”

 

老张当然不愿意李琳在这过夜,他怕被这只妖精把自己给活活撩死。

 

可是又没办法,李琳这么个柔弱娇媚的女人,真把她撵出去送到流氓手中,老张于心不忍。

 

所以不置可否的,这个话题也就暂时先撂下了。

 

随后的时间里,老张给李琳倒了杯水,然后俩人就隔着桌子坐下,互相沉默着。

 

不过看起来,李琳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而且脸蛋儿憋的通红,应该是很纠结。

 

那种纠结直看的老张都难受,于是忍不住说道:“有什么话想说,你就说吧!”

 

反正他心里是打定主意了,想要和我上床,门都没有,我不受你的诱惑!

 

而李琳随后说的话,还的的确确是跟上床有关,不过却跟老张想的不太一样。

 

“老师,其实我不是故意诱惑你的,我也不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我之所以像是先前那样的行为,主要是因为那份研究成果,因为我丈夫……不行。”

 

在说到这些的时候,李琳好羞,不自禁的捂住了滚烫的脸颊。

 

之后她还羞声表示,从来没有体验过女人的嗨潮是种什么滋味,每次丈夫都超不过一分钟。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她甚至还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将两夫妻之间的私房话播放出来。

 

似乎这已经充分证明,李琳说的都是实情。

 

但是老张鉴于之前被李琳套路过‘胸前肿块’的问题,他不太相信。

 

毕竟语音消息谁都能发,找个男人说几句就能充当她丈夫,所以老张不会轻易相信她的。

 

见老张不说话,李琳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也就导致房间中再度陷入沉默。

 

只是,就在沉默了近十分钟后,老张突然感受到了身下有异样。

 

低头一看,随即就看到有只裹在透明丝袜里的性感玉足,正在轻轻撩弄着他的身下。

 

那一下一下的来回蹭动撩弄,顿时勾起了老张心头的暴躁火焰,更是剧烈反馈在身下。

 

同一时间,李琳通过玉足也感受到了那种强硬的暴躁,于是美眸中透露出旖旎的本能渴望。

 

粉嫩香舌轻轻舔了下上唇,紧接着李琳就羞声说道:“老师,我可以试试吗?”

 

“我不干别的,我就想知道那么大的……那个,握在手中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4

 

第4章

李琳的央求,配合她那只丝袜玉足在身下的撩动,让老张心里噌噌的冒火。

 

像李琳这种娇滴滴的大美人,那绝对是别人跪在地上求都求不来的,所以老张也很冲动。

 

只不过想想李琳所图谋的研究成果,老张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摇头。

 

那是老婆的精力跟心血,他可不想就这样随随便便交出去。

 

要知道李琳如果拿到这些东西,完全可以自己申请专利、申请医疗成就之类的。

 

虽然老婆已经变成亡妻了,可她的精力跟心血绝对不能被冠注上别人的名字!

 

抱着这种心思,无论李琳怎么央求,老张就是铁了心的不同意。

 

甚至还把凳子挪后,让李琳那只性感的丝袜小脚丫再也撩不到他那里。

 

老张以为自己已经做的够绝了,但没成想李琳做的更绝——

 

她将小脚丫穿回高跟鞋后,直接站起身来,将身上的乳白色雪纺衫给脱掉了。

 

下一瞬,那两蓬裹在黑色胸杯内的豪景就再度跃然而出,甚至因为李琳动作太剧烈的缘故,导致它们还在身前颤颤巍巍的摇曳着,让那种魅惑的味道更加浓郁。

 

尽管吸引力很足、诱惑性很大,但老张还是咬牙忍住了,绝不接受任何色诱。

 

但这事……似乎他说了不算。

 

因为随后李琳就红着脸说道:“我不管,老师你刚才摸我胸了,这不公平,我要摸回来。”

 

老张当时就急了,“是你说那里有肿块让我救你的,你……”

 

都不等他说完的,李琳就继续说道:“如果你不让我摸你那里的话,我就报警,反正我里衣上面有你的指纹,你就是耍无赖不承认也没用!”

 

李琳这话,直把老张给冤枉坏了,“李琳,咱俩到底是谁耍无赖,你这不是套路我呢吗?”

 

“明明是你说的那里有肿块求我帮你揉,不然就萎缩了,怎么现在反倒冤枉起我来了?”

 

李琳红润着小脸儿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随后还是说道:“那你掐死我毁尸灭迹吧,不然我就报警,我就跟警察说你强迫我,你看看警察信谁。”

 

警察当然不会相信老张,换谁谁相信李琳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会色诱个花甲老头子?

 

老张好懊悔,先前他真不该心怀善良帮助李琳,这就是活生生的农夫与蛇呀……

 

实在没招了,老张当然不能掐死李琳毁尸灭迹,所以只好来到李琳近前。

 

而下一瞬,娇息急促看起来有些紧张的李琳,就伸出白皙小手,褪下了老张的裤子。

 

当裤子脱离身体的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直接抽打在了李琳那只白皙小手上。

 

好痛,还好烫,相当的有力度。

 

要不是亲眼看到是那种狰狞,李琳这辈子都不敢相信,原来真正的男人是这样儿的……

 

望着老张那里,李琳那双美眸中泛现出了迷离的色彩,仿佛被眼前的狰狞给冲击到心神。而随后暴露出的本能渴望,更是充分证明她确实没有接触过这么暴躁的存在。

 

白皙的小手伸出,哆哆嗦嗦的,仿佛要去火中取栗一样。

 

这时候的老张,也被近在眼前的、李琳身前那两蓬傲娇的豪景给诱惑到不行不行的。

 

在诱惑的冲击下,在欲望的焚烧下,老张成功为自己找到了借口——

 

允许你胁迫我强行摸我这,就允许我报复你狠狠抓你那!

 

于是在紧随其后的下一瞬,两人同时在渴望火焰的灼烧下,向彼此伸出了手掌。

 

 

5

 

第5章

一把将李琳身前抓在手中,老张放肆地揉弄着。

 

那种温软,那种弹性,让老张整个人都暴躁了,哪怕隔着黑色里衣,依旧感觉到过瘾。

 

而在老张的揉弄撩动下,李琳也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媚魂嘤咛声。

 

虽然有些痛,可是真的好狂野,真的好刺激。

 

以至于让原本还有些羞涩的李琳,迅速将老张那儿给握在手中,疯狂感受着。

 

那种传进在手中的感觉,可是她从未感受过的,直将她整个人都点燃了。

 

疯狂爱抚中,李琳情到极尽处,不自觉的低下小脑袋。

 

“老师,我好爱这个,好爱好爱的,我想亲亲它……”

 

李琳可不只是说说而已,紧接着她就凑上了红润的双唇。

 

那一瞬间,老张直感觉那里好像盛满汽油的汽油桶,偏偏还被丢进去根火柴,当时就到达了爆炸的临界点,急需爱的宣泄,不然他真会被活活憋死的。

 

就这,李琳还魅红着脸蛋儿羞声问道:“老师,我亲你那儿,你舒服吗?”

 

这话问的,直让老张想要抓耳挠腮。

 

这哪是舒服的问题,这简直是让他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于是下一刻,情绪躁动的老张再也忍不住了,都不用言语回答李琳,直接用行动作出回答。

 

猛地搂住李琳后脑勺,随即老张就强行将身下暴躁凑了上去。

 

在被来回了十多下后,李琳终于脱离了老张的束缚,赶紧跑向卫生间。

 

紧随其后的,就有干呕的声音从卫生间内传来。

 

而这时候的老张,忍不住的伸出手放在鼻前轻嗅一口。

 

真香,就是李琳胸前那种娇媚的味道,不光闻着过瘾,刚才玩的也特别过瘾。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老张都忍不住都想追进卫生间!

 

只是真要付诸于实际行动时,老张还是忍住了。

 

先前光是摸胸还不算什么,如果老张真把李琳给睡了,那李琳完全可以报警。

 

那到时候自己的处境就尴尬了,要么把亡妻的研究成果交给她,要么自己蹲大牢。

 

这两者老张都不想选,所以他强行压制住那种暴躁的冲动,赶紧回到了自己卧室。

 

把房门反锁后,老张躺在床上,呼吸相当的粗重。

 

被李琳这样的美艳妖精给诱惑,真的是一件特别刺激撩人的事情。

 

老张为什么要反锁房门,就是担心再次面对李琳时,会把持不住,把李琳给弄了。

 

刚才所谓的报复,其实都是色心在作怪,他是被李琳给成功撩出火来了。

 

所以他不敢再面对李琳了,真的不敢了,至于今晚李琳睡哪屋……爱睡哪屋睡哪屋吧!

 

可偏偏之后李琳还是敲响了他的卧室房门,“老师你出来嘛,我还想摸摸,人家喜欢你那里。”

 

那旖旎的话音如同一株狗尾草,在老张的心底使劲撩弄着,撩的他魂不守舍的。

 

他抗拒不了这个,更抗拒不了李琳那具娇媚的身子,因而他随后就捂住了耳朵,不想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