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乖 我要放冰块进去_三根手指探入花园

发布时间:2020-08-25 08:32:02

,我不行了。

两个人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要了何雪两次,她才软绵绵的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之前何雪睡衣没有全部脱下去。

 

我本来准备帮她把衣服拉好,然后再睡觉,结果我却看见,何雪的内裤,竟然是一条粉色的。

 

我整个人当时都僵住了,何雪出门的时候,明明是穿着的黑色蕾丝的内裤啊。

 

我强忍着心头的慌张,然后小声的问何雪,她回来之后洗澡了吗?

 

何雪迷迷糊糊的说:“怎么这么问啊,肯定洗澡了啊,早上被你那么折腾,我怎么会不洗澡。”

 

听到何雪这样说,我顿时就松了一大口气,洗澡了就对了,洗澡了才会换内裤。

 

我抽了根事后烟,觉得自己真的神经兮兮的,总是小题大做。

 

一觉睡到天亮,我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何雪已经坐在梳妆台前面化妆了,我从床上翻身起来,何雪就和我说:“老公,今天晚上我们也有同事聚会,到时候我就晚一点回来哦。”

 

我先愣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要是太晚的话,你给我打电话,我打车过来接你。

 

何雪笑嘻嘻的过来吻了一下我的唇,说她会自己打车回来的,让我放心。

 

今天何雪穿的又是一件带着白色蕾丝的衣服,白皙的胸口被遮挡在蕾丝下面,若隐若现的。

 

我心里面总是很不自在,感觉何雪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去上班的时候,我还是神不守舍的,张茜茜来找过我,说晚上想请我去她家里面,她下厨给我做饭,昨天她喝醉了,失态了。

 

我被吓了一跳,要去了张茜茜家里面,她肯定能直接脱`光了把我往床上拖,我哪儿敢去?

 

拒绝了张茜茜之后,我跑去厕所抽烟。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把电话拿起来一看,是我以前一个发小打过来的。

 

不过这个人吧,以前是个混子,之后跟着大哥混,在一个会所里面当上了经理,也算是混的人模狗样的。

 

只是会所那些地方,是个男人就知道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基本上不和他联系,因为怕何雪知道了之后,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接通了电话,我吐了口烟,接着问:“怎么了磊子,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干笑的声音,说:“同哥,你干什么呢?”

 

我说自己在上班,同时问他说到底有什么事情,我还得忙工作呢。

 

结果电话那边的声音就变得有些支支吾吾和不自然了,半晌之后磊子才说出来一句话,说:“同哥,嫂子是叫何雪对吧?”

 

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然后说:“是,怎么了?”

 

磊子苦笑了一声,说:“你也知道哥们儿我做的这点儿事情,这两天有几个客户包了我们会所,今天我偶然听到了何雪这个名字,听起来特别耳熟,偷偷猫着去看了一眼,越觉得像是嫂子,要不你过来一趟看看?”

 

听到磊子这么一说,我脑子里面当时就懵了。让磊子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

 

磊子叹了口气,说:“同哥,你非得逼我说,男人女人之间那档子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两天包场子的客户,玩儿的有点儿过,本来我是不想和你说的,可是想着不能让女人把你坑了不是?”

 

我却感觉到天旋地转,手机差点儿没有拿稳。

 

我告诉磊子,我马上就去他那边,让他等着我。说完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离开公司之后我就立刻打车。

 

磊子上班的会所,在市中心的位置,会所的门头还是那种镀金的大字,写着金夜会所四个大字。

 

车停在会所门口的时候,我就看见了在外面站着的磊子,他穿着一身西服,正在来回张望着。

 

磊子瘦高瘦高的,剪了个平头,颧骨高耸,面相就很刻薄,不过对我却是真的还不错。

 

下车之后,我快步的走到了磊子的身边,磊子给我打了招呼。

 

我现在身上都是发抖的,沙哑着声音说带我去,他们在什么地方!

 

磊子的表情很不自然,他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同哥,他们刚才一群人从会所又开车走了,好像是换地方玩儿了。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嫂子,你先别太着急。

 

我眼睛都红了,说我能不急么?然后我就追问磊子,说他们会所有没有监控什么的,让我看一下。

 

第四章 出轨

磊子面色露出为难,然后咬了咬牙,说他为了兄弟也豁出去了,接着他就带着我去了会所看监控的地方。

 

我在出入会所的监控视频里面,果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一张躺在我身边几年的脸。

 

何雪从会所里面进来的时候,就穿着早上离开家里面时候穿着的衣服。

 

之后磊子给我调到了她离开的时段,她不是一个人从会所出去的,而是在一个年纪明显不小的中年男人怀中,两个人特别亲昵的走出去的,甚至那个中年男人的手,还在何雪的腰部一直轻轻拍打。

 

他们身边还有些男女,都在笑着说什么话。

 

我整个人都觉得天旋地转,磊子劝我别太着急,回去和嫂子好好聊聊。

 

我没有说话,只是告诉磊子今天的事情谢谢他了。然后我就回了家。

 

到家里面之后,我一直等到深夜,何雪才回家。

 

我一直坐在客厅里面抽烟,何雪进屋之后,一边换拖鞋,一边疑惑的说:“老公,你怎么还没睡呢?我不是和你说了今天和同事有聚会么,你不用等我啊。”

 

我看着何雪,心里面却很凉,然后沙哑的声音,让她老实和我说,她今天到底去什么地方了?

 

何雪换上了拖鞋,然后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来之后她过来抱我的胳膊,声音发腻的说:“老公,你不相信我么?我真的和同事聚会去了啊,我这里还有聚会的照片呢,你要不要看?”

 

可听着何雪的这番话,我心里面却更加的难受了,如果何雪只是一时犯错,她和我坦白,和我解释,我都一定会相信,可是她却想把我当成傻子一样,给我带了绿帽子,还要把我蒙在鼓里面。

 

我强忍着一触即发的怒火,拉开何雪,与她分开一段距离。何雪却是扑了过来,勾着我的脖子,手也在解着我衣服扣子,声音甜的发腻的同我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她一直爱着我,心一直在我身上,从我们相遇到现在,她对我的心从来没有变过。

 

换做平时,我早就把她压在身下了。

 

可我脑袋里总是冒出监控录像里的画面,我所有的欲望就全被浇灭了。

 

我明明看到了啊,已经在监控录像里看到了何雪同别的男人亲密的举动了。我要不要将我看到这录像的事情同何雪说,让她跟我好好坦白呢。

 

我还什么都没说,她就满脸委屈的说:“老公,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这两天的确有老板想打我的主意,有的场合我也不得不去,可是我爱的是你啊,我们都结婚了,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呢?”

 

说话之间,何雪的双眼都是泪水了。

 

我愣了下,看着何雪,忽然松了一口气,觉得何雪并没有背叛我。

 

甚至我一时间觉得有点对不起何雪。我什么都没问,就给何雪扣上了出轨的帽子。她和我在一起那么多年,我经常应酬到深夜,她也没有怀疑过我。

 

或许监控摄像头里的场景是有什么误会呢,这样想着,我就相信了何雪说的话。

 

就在这个时候,何雪突然抱着我的脖子,轻轻的吻上了我的唇。

 

我呼吸加重了几分,随即熟练回应她的吻,最后两个人的呼吸都开始加重。

 

我要了她几次后,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我转了个身,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旁边空荡荡的。

 

一边从床上坐了起来,唤了声老婆,没人应答。

 

我却听到一些动静,是从厕所那边传来的,好像是有人再打电话声音。

 

何雪在同谁打电话?

 

我疑惑着下了床,轻手轻脚的走到厕所那边,听到了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是男人的声音,另一个是何雪喘息的声音。

 

我心中一紧,想着何雪不可能在家里面藏着男人。即便我这样想着,我的身心也忍不住的颤抖。我深吸一口气,轻手轻脚的将厕所门拉开一条缝,探着脑袋朝里头看去。

 

里头光线很暗,换句话说是光线暧昧,何雪坐在马桶上,衣着暴露,手机放在马桶的冲水按钮前,同一个男人视频。

 

看到这一刻的瞬间,我几乎是崩溃的,我强忍着要冲进去的冲动。我看不见那男人的样子,但我却是能听见那男用口述的方式,教何雪一些姿势,何雪不仅一一照做。

 

第五章,自相矛盾

我僵硬着身子将门轻轻拉上,强忍着要杀人的冲动,转身离开。

 

我想给何雪留点面子,毕竟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我要是立即冲进去,一切都会变得糟糕起来。

 

回到床上后,我摸了摸旁侧何雪睡的位置,何雪并不在,我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想着在一起那么久了,我还是不想同何雪分开,一定是有人勾引何雪,何雪才会迫不得已那样做的。

 

我得找到是谁勾引何雪,得找那人说清楚,何雪是我的女人,要警告下那人,不要再打何雪的主意才行。

 

这样想着,我就睡着了,再一次醒来是第二天清晨,睁开眼的时候,何雪已经坐在梳妆台前面化妆了,我从床上翻身起来,何雪抱着我的腰,抬头冲着笑着,同我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出门去了。

 

何雪今天穿着带蕾丝的露肩装,在配上超短裤,打扮的花枝招展,十分靓丽。我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事情,面色很是难堪的拿起手机,打通了张茜茜的电话。

 

张茜茜是何雪的闺蜜,同何雪结婚后,张茜茜就将她电话给我了,一直以来为了何雪,我都没有打过张茜茜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我的手有些颤抖,电话那头传来张茜茜调侃的声音,说我给她打电话还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说完就问我打电话给她有什么事情。

 

我的声音欲言又止,我能感觉得到我的声音在颤抖,我问她最近同何雪怎样。

 

电话那头说还挺好的,关系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好。

 

我咽了口唾沫,反倒是自己做了亏心事一样,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她,何雪最近有没有同别的男的走的特别近,又或者,何雪最近身边有没有别的男人。

 

电话那头沉默了,我立即焦急了起来,我能感受得到我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我想这是在害怕。

 

在我耐不住,要催促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声音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种事情要你去问的吧,我虽然和何雪玩的好啊,但这方面的事情……”

 

“拜托你了,这方面我也不太好问,我知道这样不好,我也不该怀疑何雪,但何雪最近太奇怪了,我……”我眼珠不断地在眼眶里头打转,身后冷汗直冒,紧握着手机的手不断地颤抖,就在我要说不下去的时候,电话那头,张茜茜叹了一口气,抢了我的话头,同我说她会试探性的帮我问问,会帮我注意一下的。

 

我连忙对张茜茜说着谢谢后,挂断了电话,可我的心里并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随后,我又打了个电话给公司那边,说是身体不舒服,请一天的假。

 

公司那边准假之后,我就坐在了沙发上,身子紧绷着,死死地揣着手机,盯着手机屏幕,等着张茜茜的电话。

 

等待的过程无疑是煎熬的,我很清楚感受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中越发的焦急,脑袋里尽是同何雪相处的日子,想着我们从相识相知到如今,明明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为什么会变成如今的样子,何雪为什么会背着我去外面找人,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以至于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这样想着,我又觉得可笑,我想着何雪同我说的那些情话,心里有些期盼的认为事情并不是这样,或许待会张茜茜打电话过来,会同我说一切只是我多心了,其实什么都没有的。

 

但,如果真是这样,那昨天晚上,何雪又是在同谁视频,又为什么做出那样的动作,发出那样的声音。

 

我自我反驳着,不安且又焦急的等待着,心中无比的矛盾,脑袋一片混乱。

 

等了许久,我依旧没有等到张茜茜的电话,我心中多少有些焦急,但身体上的不适在这一刻迅速蔓延。

 

我只得起身,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我不由的顿住了脚步,脑袋里不自觉的想起了昨天晚上,何雪背着我干的那些事情,我的心就绞痛着。

 

我甩了甩脑袋,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后,推门进去。

 

在用马桶的时候,我眼睛不自觉的盯着那冲水按钮那里,脑袋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何雪同人视频的时候,一边做着对方说的动作,一边发出愉悦的声音,用来视频的那手机,就放在这冲水按钮这。

 

我感觉我的呼吸要停止了,愤怒不断地撕扯着我的心脏。我暗自咬牙,匆匆的解决完,狼狈的要出去的时候,却是瞧见垃圾桶里头有个小瓶子,那明显是药瓶。

 

第六章:避孕药

一股不好的预感在我心头蔓延开来,我一边疑惑着这里为什么会有药瓶,一边探过手去,将药瓶拿起来,上面的字,触目惊心。

 

避孕药,这瓶是避孕药。

 

我身子僵住,紧握住药瓶的手爆出青筋,脑袋里尽是这些天,何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门,还有何雪脖子上的吻痕,那条粉红色的内裤,摄像头里何雪同那男人亲密的举动,以及昨晚何雪在洗手间做的那些事。

 

每次,我同何雪行房事的之前,我都会事先做好安全措施,从来不会让何雪吃药的。何雪也说吃这种药对身体不好,以后怀不上孩子。

 

所以,按理说,家里应该没有这种药才对。那么这个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何雪为什么要用这种药。

 

一个不好的猜测在我脑中浮现,何雪出轨了,她同别的男人行了房事之后,怕怀上孩子,所以背着我偷偷的吃了避孕药。

 

这药又不单卖,而这个瓶子里明明显示空的。也就是说,眼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何雪将里面的药装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另一种是她将药全都吃完了。

 

但就目前情况来看,除了‘何雪出轨’的猜测,我想不出别的。但正是因为这个猜测,我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紧握着药瓶的手直爆着青筋,身子僵住在一处。

 

我想起何雪昨天同我说的情话,她说她深爱着我,不会对我撒谎,但现在这瓶药又是什么,先前脖子上的吻痕真的只是她抓出来的吗,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心的,是开始化妆那会儿,还是化妆之前。

 

越想这事,我心中就越发的难受,感觉就要崩溃似的。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我僵硬地拿出手机,打来电话的是张茜茜。我紧握着手中的药瓶,接了电话,身子已然紧绷起来,背后冷汗直冒,声音有些颤抖的发出,我明白,我这是在害怕。

 

在我喂了一声之后,电话那头,张依开头就叫我冷静点,别冲动。

 

不好的预感在我心中蔓延开来,我强忍着即将崩溃的咆哮,哽咽的声音里带着颤抖的问张茜茜怎么了。

 

这时,我还渴求着张茜茜能指责我多想了,可张茜茜却是叹了一口气,同我说道:“最近,何雪和她上司好上了,但何雪还想和你好好在一起,所以……”

 

张茜茜没把后边的话说出来,但我却隐约的知道了后话。

 

我没有说话,心里越发的难受了,如果何雪同我我坦白,同我说清楚,我一定不会怪她。但她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给我带了绿帽子还试图将我蒙在鼓里,如果不是磊子,如果不是张茜茜,我就会一直被她骗下去。

 

电话那头再次传来声音,欲言又止的同我说道:“那个,何雪不知道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了,你可不要乱来啊,好好的和何雪谈谈。”

 

我谈过啊,每次我找她好好谈的时候,她都有各种理由将我糊弄过去。

 

我心里头这般喊着,嘴里却没有说出来,毕竟这是家丑,也不好太过外扬,再加上张茜茜是何雪的闺蜜,于是我只能同张茜茜说着了声谢谢后,又说我会找个机会和何雪谈的。

 

张茜茜似乎是不放心,声音有些焦急的说道:“那你一定不要把我暴露出来,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何雪百分百是爱你的,你要相信何雪,不要乱来啊。”

 

我的心脏在这一刻如同被万刀凌迟一般,紧握着药瓶的手爆出青筋,我已然气红了眼,可我却是隐忍着一怒即发的怒火,对张茜茜说着好。

 

张茜茜这边电话还没挂断,我手机再度响起,我看了下,是磊子打过来的。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