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惩罚尿喷哭揉花蒂,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

发布时间:2020-08-25 08:35:03

喷在耳垂处:“老婆,我想吃你。”

林香红了脸,正想赶他,下一秒,张志明的手更不老实了。

 

“啊……”林香惊呼,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一双杏眼里充满了惶恐:“老公……不要在这里……”

 

张志明已经得手,一点都不顾及林香的感受。

 

林香抑制不住,脚踮起来,下意识的方便张志明,她太需要了。

 

张志明嘿嘿笑了两声,跟林香说:“老婆,还说不要,刚刚淘米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想我了?”

 

听他这么说,林香倒是放下了心事,哼哼着不应答。

 

他让林香趴在洗菜池上,厨房里,林香的声音不断传出来......

 

忽然间,林香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张志明看了一眼,不悦地说道:“陈叔是谁啊?”

 

“就是给他做护工,五十几岁的叔叔……啊……”林香的声音都打着尾音:“关……关静音……”

 

张志明没有听她的,却抬手接了电话,还把手机放在林香耳旁,压低声音道:“接。”

 

他们在那个,声音回荡在整个厨房,手机那头是陌生人,想想张志明都觉得刺激。

 

“喂,林香妹子啊。”老陈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林香狠狠剜了一眼张志明,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陈……陈叔~有什么,事情吗?”

 

张志明故意的,趁林香说话就逗她,林香闷哼一声。陈叔一愣,马上明白电话那头正在发生什么,他听着那声音,慢慢有了感觉。

 

“也……没啥,就是想问问你今儿收拾,把我那药膏放哪儿去了……我这找半天没找着。”老陈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了......

 

“就在……”林香呼吸急促道:“就在床头柜的,左边抽屉……”说完啪嗒一声,手机掉进洗手池。

 

林香被张志明掰过身子,然后……

 

第二天,林香去老陈家上班,正好碰上出门的陈杰,拦住她道:“林护工,今儿正好遇上,拜托你一件事儿,我要出差一个礼拜,麻烦你照顾我爸多费点儿心了。”

 

林香一愣,这么巧?她老公也要出差一个礼拜。

 

到家里,老陈已经吃过早饭了,林香只管收好碗筷,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她老期待着老陈对她做点什么,可老陈什么都没做,搞得她挺空虚的。

 

一晃眼,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老陈无比怀念昨天,却又担心太急进会把林香吓跑,这才奋力忍耐的。

 

第二天,林香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故意穿得很露,经常在老陈前面弯腰拖地,老陈肯定看到了,可他就是没动作,把林香给郁闷的。

 

 

4

 

第四章

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处了几天,直到星期六……

 

和往常没什么两样,林香做完卫生,提着菜篮子去买菜,没想到,回来却看到老陈摔在地板上痛苦地哀叫。

 

林香吓坏了,把菜篮子一丢,赶紧去服老陈。

 

“陈叔,您怎么样了?”林香到底力气小,用尽力气,也只是把老陈翻了个身,自己还因为重心不稳倒在了老陈身上。

 

温香软玉,女人的身上散发着醉人的香气,感觉到林香想起身,老陈急忙一把搂住林香,脸上还是一副痛苦的模样。

 

“哎哟,可疼死我了,我想伸手去拿个遥控器,结果就从轮椅上摔下来了……”老陈的手开始不老实了。

 

27岁的女人,皮肤白皙柔嫩,没有一丝赘肉,这在村子里可是见不着的。

 

老陈近乎贪婪地搂着她,林香不自然地扭动着,却一不小心碰到不该碰的。

 

林香感觉到了,心里十分难受,心想着,如果让他……

 

林香一个激灵,打断自己的想法,红着脸想从老陈身上下来。

 

老陈哪里舍得,摁住了林香:“香妹子,别动,别动,我的腰好像受伤了。”

 

林香吓了一跳,如果金主被她照顾地伤上加伤,那陈杰回来,别说开工资,之前的钱都拿不到了。

 

于是又坐了回去,却不曾想,这一坐,又惹事了......她身子一缩,反射性闷哼一声。

 

反应过来以后,林香猛一颤,慌乱地挪开身子:“陈……陈叔,这样不好……”她到底没克服传统思想的禁锢,虽然已经勇敢的迈出第一步。

 

老陈一阵惋惜懊恼,知道刚才是把她吓着了,要是慢慢来就好了。

 

经过一番努力,老陈坐上轮椅,回了自己房间。

 

厨房里,林香感觉到自己还很汹涌,不由得脸红,有些魂不守舍地做了中饭,去叫老陈,老陈却先她一步开口道:“香妹子,来,你过来。”

 

林香犹犹豫豫地上前,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紧张的把手放在膝上。

 

老陈惋惜的看一眼她下方,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红包,红包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里面有不少钱。

 

“来,拿着。”老陈催促,对林香笑道:“我知道你过几天要还房贷了,小杰给你发的工资我估摸着不太够,就给你包了个小红包。”

 

林香一愣,随即感动的一塌糊涂,眼眶都红了:“使不得,陈叔……”

 

“甭推辞了,叔是看你做事勤快……快来,拿着。”老陈朝她招了招手,拉着林香坐在自己旁边,一只手拍了拍林香的大腿,又没忍住。

 

林香一颤,本能地想避开,目光落在那一叠钱上,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老陈见林香没反抗,胆子更大了......

 

林香惊愕地望着老陈,脸颊泛起惊怒的红晕,一把抓住老陈那只手:“陈叔,我……我结婚了,你不能这样……”

 

到手的鸭子,老陈怎么可能放过,呼吸急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