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宝贝跪好我从后面进/难受吗自己挤出来樱桃

发布时间:2020-08-26 10:42:55

我强忍内心的羞意,想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那……那好吧,我再挤一点,好像还真的有很多呢!老师你放心,只要能帮的上忙的,我一定帮你!”

我说完,这次主动去拿到了刚刚的那个透明的玻璃杯,当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正准备侧向一边去挤的时候,陈寿突然叫住了我。

 

只见陈寿走到他们的卧室门口,确认门关紧之后,又把我拉进另一个房间,站在我身边,用有些哀求的语气说着:“楚楚,那个...我能直接吃吗?”

 

当陈寿突然这么一说,我听见了之后整个人顿时像懵住了一样,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听错了,于是我转过脸来看着他,不敢置信地问着:“陈老师,你刚刚说什么?”

 

这个时候,陈老师看着我的脸蛋,在那里有些尴尬的笑着,却又重复了一遍说着:“楚楚,我是说我能够像我儿子一样直接去吃吗?”

 

第5章

当这次陈寿这么大胆直白的说完了之后,我的脸蛋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了起来,此时我根本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慌张的手足无措。

 

他的这个要求不单单只是吃母乳了,还会和我有身体接触,而且那个部位除了自己老公,怎么可以让别的成年男人碰。

 

我羞涩的同时还带有些许愤怒,微微提高音量,怒声说:“陈老师,你瞎说什么呢!这绝对不行!”

 

此时陈寿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很快继续在那里哀求的说着:“楚楚,你就答应我一次,好吗?医生说了,直接吃和挤出来效果差的很大。老师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你是我的学生,连你都不帮我,我能怎么办?老师这也是没办法了啊!”

 

他的表情满是无奈,哀声请求的样子很可怜。

 

我相信了他的话,但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喃喃说道:“这不行……不行的……”

 

闻言,陈寿突然朝我跪了下来,眼泪直接出来了,哀声道:“楚楚,算老师求求你,我可以每月再给你加五千工资,你帮帮我?怎么样?”

 

看到他这副样子,我心软了,可是又怕对不起老公:“可是……可是被我老公知道,他会跟我离婚的……!”

 

陈寿急忙说道:“放心吧,楚楚,我发誓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况且我只是想去吃奶,又不会做别的什么的,你就放心吧!”

 

这时候,我的思绪继续动摇起来,陈寿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于是他继续在那里说着:“楚楚,你就答应我一次,好不好?五千块钱我可以立刻给你,你拿着钱可以给老公孩子买衣服吃的,我只是想吃你的奶,你绝对不会损失什么的。你就答应我一次,好吗?”

 

此时当我想到我老公为了一家奔波劳累的样子,他每个月工资还不到五千,如果只是让陈寿吃一次奶就能赚到五千块钱,老公一定会轻松很多吧?

 

“嗯……”

 

于是我把心一横,然后强忍羞意的点了点头,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应了下来。

 

陈寿表情惊喜万分,似乎也没想到我竟然真的会答应,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的窗帘已经拉的好好的,外面是没有人可以看见里面的,于是拉着我坐到了沙发边,然后慢慢的用手将我的上衣给掀了起来。

 

当他准备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我的胸口却跳动的十分厉害,我感觉我已经双颊绯红了,非常的害羞和紧张,愧疚感袭来,心里有很对不起老公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陈寿则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手中还在继续撩我的衣服。

 

此时我的双眼已经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我只敢看向别处,还不到一分钟,陈寿就将我的里衣给掀了起来,他就蹲在我面前,双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想去抚摸又舍不得的样子,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赞叹着:“楚楚,你真的是太美了”

 

他的夸赞我的脸蛋羞的更加通红了起来,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厉害了,羞涩的同时还有点点自豪。

 

认真欣赏片刻后,陈寿终于有了动作.......

 

第6章

就在陈寿正准备张开大嘴要伸过来吃的时候,突然他们家客厅有了响动,顿时让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赶紧将衣服给放下,而陈寿也显的非常失望。

 

他恋恋不舍的把手从我胸上收回去,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就先出去了,我连忙收拾了一下稍显凌乱的衣服,也出了这个房间。

 

过了没一会儿,陈寿的老婆张玉萍从主卧里出来。陈寿脸上立即挤出了一丝笑容跟他老婆打了个招呼。

 

我假装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边,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她有点心虚,老老实实的问候了一句:“张姐好!”

 

张玉萍看了看我说:“楚楚,今天怎么样?安安吃奶乖不乖呀?”

 

我微微的笑着说:“恩,乖,挺乖的,你看他吃饱了之后现在睡的可香呢!”

 

此时陈寿给张玉萍倒了杯热牛奶,用的是那个我给他挤奶的杯子,一副老公疼老婆的样子。张玉萍笑呵呵的接过,一口喝下,然后朝着安安这边走了过来,当她走了过来看见此时躺在睡床里面的安安睡的正香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无比幸福的笑容。

 

这个时候,我才轻松的呼出了一口气,想想要是刚才陈寿趴在我胸上的场景被张玉萍看见了,之后会发生什么,想想都觉得心惊胆战,后背凉凉的。

 

今天连番偷看到陈寿夫妻俩做那事,又被陈寿要求吃奶,两件事都很让人难堪,我有点坐不住,没过多久,我就和张玉萍告辞了,准备回家。

 

张玉萍也是个热心的女人,想留我在她们家吃饭的,我找了个要回家跟老公一起吃的理由拒绝了,所以她也就没有强留我。

 

当我回到家之后,老公也早就从工地下班了,他将我之前准备好了的饭菜端了出来,吃饭的时候,看了看我,笑呵呵道:“老婆,怎么样?还习惯吧?”

 

我避开他的眼神,轻轻说:“恩,挺习惯的,陈老师和张姐他们对我都挺好的!”

 

老公听了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阵憨厚的傻笑,笑的非常的灿烂,但是我看了看老公那粗糙的手以及被晒的很黑很黑的肌肤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想到陈寿许诺给我的五千块钱。

 

晚饭之后,当我准备去洗碗的时候,老公竟然突然直接从我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我,一双手忍不住直接在我身上活动开了。

 

我红着脸问老公:“你干嘛呀?”

 

老公将他的脑袋紧紧的贴在了我后背,然后坏坏的笑着说着:“老婆,老公想你呗!”说完了之后,然后竟然开始去解他的皮带。

 

我害羞的说着:“你看,我们两个都还没有洗澡呢,身上都还是汗味!”

 

可是老公此时却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一样在那里央求道:“不,老婆,老公现在很想你嘛!”

 

老公说完了之后,就开始双手伸到了我的裤子那里,三下五除二竟然就将我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第7章

这一晚,老公在我身上翻雨覆雨,等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明显感觉有些不适,走起路来都不太利索。

 

但洗漱完毕后,我还是坚持去上班,只不过路上非常纠结。

 

一方面看到老公那么劳累,实在不忍心,想要减轻他的压力。另一方面如果通过出卖身体这种方式得到金钱,又觉得非常对不起老公。

 

陈寿要是再次提出那种请求,我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心情忐忑的到了陈寿家里,我压抑着各种纷乱的情绪,开始给安安喂奶。

 

安安被我搂在怀里吃奶,陈寿的大女儿陈笑笑今天礼拜天没去上学,在客厅里写作业。张玉萍则不知道在房间里面忙碌着什么。

 

而此时坐在远处看报纸的陈寿,则时不时偷偷的朝我这边瞟了过来,每当他这样看一眼,我的心就咯噔咯噔的狠命的跳一下,总觉得他目光里蕴含着什么。

 

可能是我真的太担心,我怕陈寿看见他的儿子吃的那么香,他也一下子控制不住,要对我干些什么,那我该怎么办?

 

不过我的担心明显多余了,陈寿毕竟为人师表这么多年,这点自控能力还是有的,只是在悄悄偷看我,一直没什么可疑动作。

 

安安吃饱了之后,便很乖的开始东瞻西望了起来,一双小眼睛盯着我开始在那里傻傻的笑。

 

之后我将安安放进了那个睡床里面,这时张玉萍看见我喂完奶了之后,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了,原来她在里面忙着做面膜,脸上贴着好多块的黄瓜,薄薄的,一片一片盖满了整张脸。

 

跟张玉萍道别了之后,然后我又跟陈寿道别,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打了个招呼:“陈老师,那我先回去了哦,再见!”

 

陈寿淡淡的微笑着看了看我说:“我送送你吧!”

 

听到他突然说要送送我,我的心一下子砰砰乱跳起来,连连摆手说着:“哦,陈老师,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的!”

 

而此时,陈寿好像没听懂我的拒绝一样,已经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了,他挥着手说:“我就把你送到电梯门口那里!走吧!”他说完了之后直接挥手示意我往那边走去,根本容不得我多说一句话。

 

他这样,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往门外走去。

 

来到电梯口等电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在等待电梯的时候,陈寿特意走了过来,靠我靠的很近,我微微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有些不敢去看他,我隐约能感觉到,他一直在观察我。

 

过了半晌,陈寿的手突然伸了过来,直接在我一头柔顺长发上面抚摸了起来,当他做出这种亲密举动的同时,我的心就开始砰砰的跳的更加的厉害,慌慌张张的把头扬了一下,想要躲避。

 

谁知道,下一刻他竟然捏起了我的下巴,示意我看着他的眼睛。

 

“楚楚,还记得昨天答应我的事吗?”

 

第8章

“什……什么事?”我结结巴巴的回了一句,下意识开始装糊涂。

 

可是陈寿的眼神是那么的深邃,然后在我的耳朵旁边轻轻的说着:“楚楚,老师想吃你的奶,钱我都准备好了!”

 

还没有等到我反应过来,陈寿的手突然直接伸了过来,开始用力的按了起来。

 

我顿时被陈寿这个举动给吓坏了,这里可是电梯外面的走廊,要是被其他人看见的话,那就完全说不清了。

 

瞬间,我的脸蛋便羞的通红了,双手忙不迭的也伸了过来,想要将陈寿的手推开。

 

不过陈寿的胆子很大,他显然没有挪开的意思,强行把手放在我的敏感部位不停揉弄,语气淡定的说着:“放心吧,这里不会有其他人来的!”

 

我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力气也没他大,只能被动承受着。

 

幸好,电梯上来的很快,门一打开我就猛地把他推开:“陈老师,电梯来了,我先走了!”

 

说着我便钻进了电梯,而当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令我惊恐不安的是,陈寿竟然也跟着我一起进入了电梯,他刚一进来,电梯门瞬间关死。

 

我顿时被吓得有些手足无措,整个人缩在角落里。可是陈寿明显不打算放过我,整个人贴了过来把我按在电梯的墙壁上面,他口中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我脖颈上,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陈……陈老师,你要干什么?”我紧张的问道。

 

“干什么?当然是履行咱们之前的约定了!”

 

陈寿撂下一句话,一只手开始忍不住直接将我的衣服掀了起来,紧接着就要去掀我的里衣。

 

我扭动着身子,不想让他得手,但是我的反抗似乎让陈寿的情绪更加亢奋了,嘿嘿笑着,两手同时动作,三下五除二,就被他得逞了。

 

见到这一幕,陈寿的眼睛都直了,我感觉到一阵阵羞耻,想要用手挡住露出的地方,却被他一把扯开。

 

他单手控制着我的手,脸朝下贴近我的胸脯,一双眼睛大睁着细细打量,还在啧啧感叹着:“哇,太美了,简直太美了!”

 

我哪里经受过这种阵仗,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强烈的羞耻感让我微微颤抖,忍不住闭上眼睛。

 

“老师,不要,不要啊……”

 

“楚楚,这么美的事物用里衣束缚住简直太可惜了,老师来帮你……”

 

陈寿说着,眼神如狼似虎的狠狠盯着我,他的眼神像是有光,刺激的我一阵酥麻。我竟然有了反应......

 

 

“你在干什么!”我失声说。

 

“别怕,老师只是不想错过这么美好的风景,拍几张照片记录一下而已。”陈寿嘿嘿笑着说。

 

“不准拍,住手!”我再傻也不可能让别人保留这种照片,就想阻止他。

 

陈寿根本不理会,又拍了几张照片,才好整以暇的把手机揣进裤兜,紧接着伸过来一只手......

 

我属于那种敏感体质,他这样一弄,我的身体也开始有了些反应,我又气又羞,暗骂自己不争气。

 

就在他正要低头,张开嘴凑上我那里的时候,电梯门突然“叮”的一声打开了,外面一阵强光照了进来,陈寿立刻住手。

 

我趁机赶紧收拾了一下衣服,逃也似地往电梯外面跑。

 

陈寿微微的笑着站在原地,并没有阻止,只是在我离去的时候,在耳旁轻轻的说了一句:“楚楚,晚上有时间,我去找你玩哦!”

 

我满怀心事的回到家里,心情特别的复杂,陈寿这个曾经我最信任的老师,今天的表现让他在我心中形象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非但半强迫的对我做出那种事,还拍了照片,这种所作所为,简直让我不敢相信他是那个和蔼可亲,对我照顾有加的好老师,是值得尊敬的长辈。

 

一想到他手机里保存的那些照片,我就惶恐不安,尤其是分别前他说出的那句话,更是让我连饭都吃不下。

 

老公还特意问了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没敢把事实真相告诉他,一方面担心老公知道以后,会有冲动行为,另一方面担心陈寿会把照片公布到网上去。如果那样,我就没法活了。

 

晚上,我带着重重心事入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阵铃声把我吵醒,找到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上写的是‘陈老师’,我直接就吓住了,我本来以为陈寿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竟然胆子这么大,真的来找我了。

 

就在这时,睡在旁边的老公同样被吵醒,翻了个身搂住我迷迷糊糊的问道:“谁啊?”

 

我吓得呼吸差点停止,直接把电话挂断,掖到枕头下面,结结巴巴的说:“没,就一骚扰电话。”

 

“哦。”

 

老公应了一声,搂着我又睡了过去,等了大约五分钟后,我才敢把手机拿出来,微信上有一条未读信息,是一处酒店地址还有房间号。

 

我浑身一颤,看了睡着的老公一眼,迅速回复:你想干什么?

 

陈老师:我就在酒店房间内等你,一个小时内过来!

 

这条信息后,陈寿又接连发来五六张照片,全是他在电梯里拍的,照片很暴露,能非常清晰的认出来是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发信息质问陈寿到底想干嘛,但他完全不回了。

 

我看了看老公,又看了看睡在婴儿床上还不满一岁的儿子,一股委屈涌上心头,偷偷哭了一会儿后,我坚定起来,不管怎样,那些照片不能传出去,不然我的这个小家,可能就要散了。

 

在床上煎熬的躺了十几分钟,等确认老公睡熟以后,我悄悄起床穿衣服出门,下了楼之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把微信中的地址给司机看。

 

出租车开的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地方,当我进入宾馆的时候,那个宾馆保安看见我有些紧张的神色的时候,他问我:“姑娘,你去哪个房间?”

 

我脸上一红,然后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308房间!”

 

当我说完了之后,那个保安顿时变得异常热情了起来,然后对微笑着说:“你好,小姐,这边请!”说着还主动帮我带到了电梯门口那里去了。

 

我自己一个人坐着电梯来到了三楼之后,找到房间,门没关,里面有个人穿着浴袍在看电视,好像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人就是陈寿!

 

陈寿听到动静后,见到来人是我,脸上露出笑容,热情的说:“楚楚,你来了,快来坐。”说完,还拍了拍他身下铺着白色床单的软床。

 

我深吸口气,走了进去,没有把门关死,距离床两步远的位置站定,愤怒的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把照片给我销毁!”

 

陈寿笑眯眯的说:“楚楚啊,咋这么大火气,有事好商量嘛,只要你肯给我,我不但把照片毁了,我还再给你一笔钱,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