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他把我摁在地上疯狂做 h/揉弄 一根手指 紧

发布时间:2020-08-27 16:43:09

有些顾忌,只是喉咙里闷哼着,并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老赵为了让她不那么拘谨,就忽然往中间一推,直接把那柔软握在了手里。

 

一时之间,苏清雅也是没有忍住,发出了高声的娇喘。

 

那刺激的酥麻感,就像是海浪一样,一层一层地向着她袭来。

 

苏清雅的身体也有些发热,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大口地喘着粗气,也开始叫了起来。

 

听着苏清雅的叫声,老赵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都在不停地发抖,恨不得现在就朝着她的身上扑过去。

 

老赵受到了她的刺激,手上的力气也是越来越大,完全让苏清雅控制不住自己的叫声。

 

见苏清雅已经被自己撩拨成这个样子了,老赵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就笑着问她说:“小雅,我看到你的底裤好像脏了,你要不要去换一条?”

 

苏清雅原本还沉浸在那种刺激的感觉之中,但是听老赵这么一说,她就瞬间变得清醒了过来。

 

苏清雅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就有些慌张地开口说:“不……不用换了……”

 

“我看全都脏了,要是不换的话,应该会很难受吧?”老赵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

 

听他这么一说,苏清雅更是难为情,就夹紧了自己的腿,便说:“赵师傅,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换一下。”

 

可是这个时候,老赵哪里肯让她走了,便对苏清雅说:“我刚刚帮你抹过精油,你现在不能站起来,不然的话,胸部可是会下垂的。”

 

“啊,真的吗?”

 

似乎是相信了老赵的话,苏清雅赶紧躺了回去,甚至就连动都不敢动了。

 

“那这可怎么办啊?”苏清雅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

 

老赵的眼珠一转,便对她说:“要不然这样吧,你躺着别动,我来帮你换。”

 

“这……不太好吧……”苏清雅有些为难地说。

 

老赵便板起了脸,有些不高兴地问:“小雅,你该不会是怀疑我有什么企图吧?”

 

“当然不是……”苏清雅也是长长地叹了口气,似乎是有些无奈,然后才说:“那赵师傅,就麻烦你了……”

 

苏清雅满脸通红,看着老赵的眼睛里,满是说不出的羞涩。

 

但老赵却已经激动地不行,伸出了颤抖的手,抓住她那白色的小裤裤,直接就准备褪下来……

感觉到老赵的双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摩擦,苏清雅的整个人,都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

 

所以苏清雅也是下意识地,把自己的两条腿紧紧地合拢在一起。

 

看她这幅样子,老赵也是笑了笑,就开口对她说:“小雅,你把腿夹得这么紧,我怎么帮你脱呀?”

 

“这……”苏清雅一脸的为难,但是她想着,反正底裤都已经被扒下来了,干脆就让他帮自己脱下来算了。

 

所以苏清雅也是咬了咬牙,这才慢吞吞地分开了自己的两条腿。

 

老赵也是深吸了一口凉气,定睛朝着那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看了过去。

 

可是他还没有看清楚,却见苏清雅有些紧张似的,用手挡住了那里,又不太好意地说:“对不起……我……我有点……”

 

虽然老赵的心里有点失落,但明面上还是笑着说:“呵呵,我理解的,我去给你拿一条新的底裤过来。”

 

老赵从床上站了起来,却忽然身体一晃,直接就朝着床上扑了过来。

 

他整个人都扑倒在苏清雅的身上,见她那柔软都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身下。

 

苏清雅也有些慌张,顿时就发出了一声惊呼,瞪大眼睛看着老赵,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老赵就赶紧对她解释说:“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坐得太久,腿有点麻了。”

 

他用手撑着想要站起来,可是一伸手,却直接按在了苏清雅的两腿之间。

 

这一下,就连苏清雅都有些懵了,脑子都变得一片空白。

 

除了她老公之外,她那里还没有被其他男人碰过,所以还算是非常敏感。

 

被老赵这么一碰,她瞬间就感觉有些酥痒,整个身体,都生出一种莫名的异样感。

 

老赵过了一把手瘾,但是表面上,他却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又重新在床边坐了下里,又喘了口气,说:“看来我真的是年纪大了,坐一会儿都能腿麻,看来过两年就要不行咯。”

 

听老赵说的这么沮丧,苏清雅也没有再计较刚才的事情,只好安慰他说:“赵师傅,我看你还健壮得很,不会有事的。”

 

老赵便扭头问:“小雅,你是哪看出我健壮的?”

 

“我……”苏清雅正要说话,却扭头看到老赵的裤裆,已经高挺得吓人了。

 

看着那高挺的伟岸,苏清雅也不由咽了咽口水。

 

她的身体本来就有些感觉,现在看到了这个,那就反应就更加强烈了。

 

因为她的老公实在不行,不止时间短,而且那里也很小,根本没法让苏清雅感觉到快乐。

 

而老赵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阳刚之气,竟然莫名有些吸引她,让她的脑子里,忍不住蹦出那种羞耻的念头来。

 

所以苏清雅也只能低着头,对他说:“赵师傅,你先去浴室帮我把底裤拿过来吧。”

 

老赵便呵呵笑着说:“那正好,我也得过去解决一下。”

 

“嗯?”苏清雅看着他,显得有些疑惑。

 

老赵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便对她解释说:“小雅,你年轻貌美,我虽然年纪大了,但也是个男人,就算心里没想法,身体也会控制不住有感觉的,你不会怪我吧?”

 

“没……没事。”苏清雅小声应了一句。

 

老赵又说:“我待会儿还等帮你化妆,这样太不礼貌了,我还是去浴室里面解决一下吧。”

 

想到老赵要做那样的事情,苏清雅的脸上,也略微有些发烫。

 

不过见他要站起来离开,苏清雅却又忽然叫住他说:“赵师傅,我中午还有活,化完妆就得赶紧走了。”

 

“这……”老赵也皱了皱眉,便说,“我倒是无所谓,你要是不介意,我直接这样帮你化妆。”

 

老赵的裤裆鼓鼓囊囊的,光是从轮廓来看,就大得吓人,简直就是太扎眼了。

 

苏清雅也是咬了咬嘴唇,就小声说:“要不然……我来帮你解决吧,这样比较快……”

 

听她这么一说,老赵也是瞬间就激动了起来,便喘着气说:“这样不太好吧……”

 

但苏清雅还是说:“没事的,赵师傅免费帮我化妆,还帮我做精油保养,我帮你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老赵瞄向她那白嫩的身体,微微咽了咽口水,这才点头说:“行,那我尽量快一点。”

 

“赵师傅,你也躺下吧。”

 

苏清雅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留出了一些空位来。

 

等老赵躺好之后,苏清雅这才坐在旁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解开了他的裤腰带。

 

老赵抬起头,只见苏清雅俏脸羞红,胸前的柔软,都还在轻轻晃动着,显得无比诱人,所以他也是身体发热。

 

“赵师傅,我要开始了。”

 

苏清雅说着,就把脑袋凑了过去...

 

紧接着,老赵便感觉自己被一股湿润柔软的感觉包裹,好像要攀上云端...

这个时候,老赵已经浑身滚烫,等苏清雅的红杏小嘴轻轻触碰到那里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但他也不敢表现得太过激动,只能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反应,享受着苏清雅为他服务。

 

这种感觉,是他十几年来都久违的。

 

此刻老赵甚至有种忍不住想立刻将她推倒的念头。

 

可是苏清雅才刚刚没来多久,还没有来得及动,外面忽然传来了“砰砰砰砰”的敲门声,而且还显得非常急促。

 

听见这声音,两人瞬间就是被吓了一跳。

 

苏清雅更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整个人都往后面一缩,脸上也是火辣辣的发烫。

 

她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会这样意乱情迷,跟老赵一起做这样的事情。

 

而且苏清雅这才刚刚结婚,就做出这种事情来,她顿时就感觉有些负罪感,总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公。

 

而老赵这时候,却是气得不行。

 

如果不是这门外突然的敲门声,他早就已经成事了。

 

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苏清雅答应帮自己弄,没想到现在全都泡汤了。

 

苏清雅有些着急,赶紧把衣服穿了起来,又对老赵说:“赵师傅,你在房间里别出去。”

 

老赵也皱眉问:“小雅,你不是说你老公出差了吗?”

 

苏清雅先是皱了皱眉,然后才开口说:“可能是别人吧,我们孤男寡女的,被看到总不好,你就在房间里等一下吧。”

 

“唉,好吧。”老赵也是叹了口气,有些为难地看着苏清雅。

 

只见苏清雅起了床,就急急忙忙出去开门。

 

不过她因为太匆忙了,连门都没有关严实,所以老赵也是猫着腰走了过去,从门缝里偷偷地看了出去。

 

只见苏清雅打开门,便有些惊讶地问:“晓雯,你怎么来了?”

 

老赵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只见外面走进来的,竟然是一个大美女。

 

她穿着包臀短裙,上身是一件短袖,胸围简直就是大得吓人,这样的身材,比苏清雅还要性感许多。

 

她看起来比苏清雅大了几岁,要显得更加成熟一些,不过在她的身上,更有一种成熟的少妇气息,倒是有些吸引老赵。

 

徐晓雯走了进来,便笑着问苏清雅说:“小雅,你怎么现在才来开门啊,你该不会是在家里藏了男人吧?”

 

“怎……怎么会呢,没有……”苏清雅有些慌张地解释着。

 

徐晓雯却好像是根本不相信,又笑着说:“我才不信,我要进去看看。”

 

她说着,就转身朝着房间里过来,见她来了,老赵也不由屏住了呼吸。

 

不过苏清雅却没有让她进来,忽然跑过来,就从后面伸手抱住她,在她的胸口上用力地捏了一下。

 

“晓雯,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又变大了?”

 

苏清雅调笑着,手上一用力,就把那团柔软捏得变形。

 

她们离得不远,所以老赵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就连鼻血都差点喷出来了,真恨不得自己也上去摸一下。

 

“你还说我,我看你也不小呢!”

 

徐晓雯忽然就转过身去,伸手扯着苏清雅的衣服,就想要把她的衣服给扯开。

 

两个女人打打闹闹着,都在扯着对方的肩带,掀开对方的裙子。

 

所以这也让老赵大饱眼福,死死地盯着外面的两个女人,不停地沿着唾沫。

 

两人打闹了一阵,徐晓雯才问她说:“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准备好,我们都得迟到了。”

 

苏清雅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就赶紧对她说:“晓雯,要不你先过去吧,我化完妆就过去。”

 

徐晓雯也是叹了口气,这才说:“真拿你没办法,那你可得早点过来。”

 

等到徐晓雯走了之后,苏清雅这才匆忙走进来,便对老赵解释道:“赵师傅,那是我朋友,跟我一起做模特的。”

 

老赵也是呵呵一笑,这才说:“你很着急吧,那我先来给你化妆。”

 

他让苏清雅在桌边坐好,这才给她上妆。

 

等忙完这一切,苏清雅又换好了衣服,便对老赵说:“赵师傅,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改天请你吃饭。”

 

老赵笑了笑,不过心里却多少都有些失望,跟苏清雅分开之后,便先回了自己的婚庆会所。

 

但他回去之后,满脑子却还都是苏清雅和徐晓雯的样子,真恨不得把这对姐妹给拿下。

 

眼看天都黑了,会所里也没有生意,老赵没事可干,就拿了瓶啤酒之后,坐在了门边的沙发上休息。

 

正在他有些犯困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喊了一句:“爷爷,我能借浴室用一下吗?”

 

听见这悦耳的声音,老赵顿时就抬起了头,只见跑进来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穿着一条短裙,雪白的大腿都明晃晃的,刺着老赵的眼睛。

 

见她要来借浴室,老赵也瞬间就激动了起来,急忙站了起来,连连点头说:“浴室在里面,我带你过去……”

等到老赵把这个小姑娘带到浴室之后,他便柔声对小姑娘说道:“这就是浴室了,你赶紧进去洗澡吧。”

 

小姑娘低着头害羞的说道:“谢谢爷爷。”随即便钻进了浴室。

 

老赵头则是嘿嘿一笑,赶紧跑进了办公室,开始偷看起这个小姑娘洗澡来。

 

“没有文胸托着都那么挺,这要是抓在手里,还不得舒服死?”

 

通过电脑屏幕看着浴室里的监控画面,老赵眼睛都充了血,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此时,小姑娘已经拿起香皂在身前涂抹,雪白的美好上挂满了泡沫,一双白皙小手开始在身前用力搓弄着。

 

明明没有多少灰,可那双小手就是一个劲儿的玩命抚摸,精致的脸蛋儿上泛起了异样红润,雪白的牙齿也轻轻咬住下唇。

 

老赵觉得看这小姑娘洗澡的感觉跟看苏清雅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跟苏清雅相比,这小姑娘的肌肤就要白皙紧绷很多,胸虽然没有秦雪的大,但是要比苏清雅的更加的坚挺与娇嫩,小腹也十分的的平坦,没有一丝赘肉,一双雪白笔直的大腿在水流的衬托下也显得异常的美丽动人。

 

老赵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眼睛里满是欲望的火花。

 

见小姑娘已经冲洗完身上的泡沫,准备出来之际,老赵连忙起身从柜子拿出毛巾,然后站在浴室门口等待着。

 

不一会,就从浴室门口传来了小姑娘的呼喊:“爷爷,爷爷,你在吗?”

 

老赵也等了一会,才出声回应道:“在呢,小姑娘,是不是缺毛巾呀,我这帮你带过来了,你打开门接一下吧。”

 

小姑娘轻轻嗯了一声,随后便推开门,一只白皙的小手伴随着一阵雾气便伸了出来。

 

老赵见此,眼珠子一转,便打算故技重施,直接哎呦一声假意摔倒,一把便拉开了浴室的大门。

 

顿时大量的雾气的喷涌而出,小姑娘白皙娇嫩的身子就出现在了雾气的正中央,显得异常的妩媚,趴在地上的老赵顿时就看呆了。

 

而小姑娘见老钱摔倒,完全没有当时苏清雅的娇羞,直接快步过来蹲在老赵的身边问道:“爷爷,爷爷,你没事吧?”

 

小姑娘这一蹲下,两腿之间的神秘之处顿时就若隐若现的展现在了老赵的眼前,老钱看的那叫一个热血澎湃,下面的家伙也早已挺胸抬头。

 

小姑娘见老赵没有什么回应,还以为老赵这一摔摔出了什么事情来,便焦急的摇着老赵说:“爷爷,爷爷,你到底怎么了?”

 

老赵被小姑娘这一摇,神志才稍微有些清醒,连忙回应道:“没事,没事,就是地上滑不小心摔了一觉。”

 

“那那那没摔坏吧爷爷?”小姑娘紧张的问道。

 

“没有没有,就是腿有点疼,你先把我扶起来吧。”老赵假装虚弱的说道。

 

于是小姑娘便把老李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有些吃力的把老赵扶了起来。

 

被小姑娘这样一扶,老赵就直接接触到小姑娘白嫩的肌肤,特别是被搭在肩膀上的那只手,指尖更是在小姑娘的坚挺之上,老赵忍不住的动了动手指,顿时一股丰满柔软的感觉就从指尖上传来,让老赵有些沉迷。

 

在被小姑娘抬起来后,老赵便对小姑娘说道:“哎呦,刚在我可能压着腿,现在腿麻了,还麻烦你扶我回一下卧室。”

 

小姑娘搀扶着老赵娇声回道:“好的,爷爷,都怪我,不应该让你帮我拿毛巾的。”

 

老赵则咳嗦一身,说道:“没事没事,那个,你先把衣服穿上再扶我过去。”

 

听老赵这么一说小姑娘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穿衣服,连忙啊的一声,顿时就松开了扶住老赵的手,挡住了自己的身子。

 

老赵本来刚被扶起来还没站稳,结果这小姑娘的突然一松手,老赵整个人的身子就开始往前倒。

 

小姑娘见此,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接住了老赵,于是老赵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倒进了小姑娘的怀里,双手也好巧不巧的按在了小姑娘的两座高峰之上。

 

顿时一股极度柔软的感觉从老钱的掌心传递到老赵的全身,让老赵的欲望程度再次上涨了一个程度。

 

但老赵此时理智还在,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他赶紧站稳身子,把手从小姑娘的高峰上收了回来,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小姑娘则是等老赵彻底站稳之后,才收回自己的手,然后转过身去有些害羞的说道:“没事爷爷,都是我不好,害您摔跤了。”

 

老赵则是也赶紧转过身去,说道:“你赶紧把衣服换上吧。”

 

不一会,小姑娘就换好了衣服,搀扶着老赵从浴室出来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呀?”再被扶去卧室的路上,老赵开始打听起小姑娘的情况了。

 

“我叫江思思。”江思思清脆的回答道。

 

“哦,那思思啊,你怎么不回家洗澡,找到我这么偏的地方借浴室呀。”老赵疑惑的问道。

 

“因为……”江思思在这里有点欲言又止。

 

老赵见她不愿意说,便也不强迫,笑呵呵的说道:“没事没事,你要是真没地方去,就到我这先住下,我姓赵,你以后就叫我赵爷爷吧。”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一改自己低落的情绪,高兴的抱着老赵的手臂摇着说:“谢谢赵爷爷。”

 

由于江思思此时穿的还是她刚来的那件单薄的体恤,那丰满柔软的感觉顿时通过老赵的手臂传递到了他的大脑里,顿时老赵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又被江思思给撩拨的燥热了起来。

 

于是他赶紧对江思思说道:“前面就是卧室了,人老了就是不行,这摔了一觉这腿脚就不行了。”

 

听到老赵这么说,江思思则赶紧停下自己剧烈的动作,柔声说道:“对不起爷爷,都怪我,待会我给你揉揉腿吧。”

进了卧室,江思思把老赵扶在床上坐下,便开始准备为老赵揉腿。

 

“思思,真是麻烦你了,都怪我这双腿不争气,摔了一觉就不能动了……”

 

“但是我自己按摩不方便,所以只能麻烦你,希望你别介意……”

 

老赵有点歉意的说道

 

江思思赶忙说道:“赵爷爷,这是我应该做的,刚才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摔跤的。”

 

说着,江思思稍稍提了下裙摆,蹲在床边。

 

由于是大夏天,老赵下就穿着大裤衩,整个小腿都露了出来。

 

江思思在老赵的指点下,双手附在了他的小腿上,开始慢慢揉动起来。

 

感受着那双温润的小手在腿上摩挲,老赵又忍不住的开始亢奋了。

 

尤其是想到刚才那双小手还爱抚在江思思身前那两簇饱满上,他更加兴起,情不自禁的将目光投向江思思身前。

 

透过宽松的衣领,老赵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曼妙风光。

 

近距离的观看,那地方似乎更大了,视觉效果惊人,仿佛要把他魂儿给吞进去似的!

 

他那里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就跟注射了膨大剂似的,瞬间撑的老高,几乎把裤扣都给崩开。

 

江思思这时候依旧在埋头帮他按摩小腿,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不行啊,老摸小腿有什么意思,得摸摸我大腿,顺便让你见识下我的本钱!

 

“那什么,思思啊,主动脉是恢复的关键,主动脉在大腿上,得多按按。”

 

老赵这时候起了龌龊心思,但嘴上却说的一本正经。

 

江思思正专心致志的按摩小腿,生性淳朴的她听到这话也没多想,开始往上面按。

 

结果双手刚触碰到老赵的大腿,她就看到老赵的裤子被撑的老高老高,好像就要破了似的。

 

江思思当时就羞到不行,脸上火辣辣的,赶紧低下了头。

 

她明白,老赵肯定是因为两人有了身体接触才会这样儿。

 

但是那种巨大的视觉冲击实在让她心里有些发慌,脑袋里更是一片糨糊。

 

她什么也不敢想,眼下只想着赶紧帮老赵把腿按摩完,好逃离这种尴尬的处境。

 

见江思思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只是羞红着脸低下头继续按摩,老赵心中大喜。

 

看来江思思并不反感他那里,甚至还有可能对他那里馋得慌。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老赵更躁了。

 

他觉得,跟江思思弄一弄的希望更大了,他要加把劲儿!

 

在江思思羞红着脸蛋儿给他按摩腿的时候,他又泛起了花花心思。

 

江思思完全不知道老赵早就盯上她了,她强忍着不去看老赵那里,低着脑袋,心思杂乱的按摩了十分钟。

 

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毕竟眼下处境太过尴尬。

 

她正想问问老赵是不是可以了,却突然听见一阵‘砰砰’的捶打声在面前响起。

 

她有点不明白老赵捶打床干什么,可又不敢抬头看,惟恐看到那暴躁的物件儿。

 

于是江思思闷着头问道:“赵爷爷,你怎么了?”

 

但是在她询问完后半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捶打床的声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