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上课带着震动蛋讲课,你们轮了我

发布时间:2020-08-29 16:45:37

 而是在她家附近徘徊了一阵,见左右无人,一个闪身溜进了院子,顺势还把院门给关上了。

   关门的声音惊动了张喜儿,她跑出来一看,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王大哥,你下面那么大,没想到胆儿却这么小,有啥好害怕的?”

 

   “你单着我也单着,咱俩走到一块儿,就算有人看见也没啥好担心的。”

 

   老王转过身来,嘿嘿一笑,“话是这么说的,可这流言蜚语总的来说还是不好听,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听到这话,张喜儿娇笑一声,“使得万年船?难不成王大哥还想和妹子划上一辈子的船?”

 

   “妹子,瞧你这话说的,我有桨你有浪,划上一辈子船难道不好嘛。”

 

   说完,老王搓了搓手,两眼放光的盯着张喜儿,向她走去,就准备来一个饿虎扑食。

 

   见状,张喜儿冲他抛了个媚眼儿,“瞧你这猴急的模样,至于这么心急嘛。”

 

   老王可不管这么多,一把将她抱住,张嘴就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一阵乱啃乱舔,同时粗糙的大手上下齐摸。

 

   “妹子,你可想死哥哥了!”

 

   老王的呼吸有些急促,因为情绪激动,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微微泛红。

 

   一手搂着张喜儿的细腰,另一只手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来回揉捏搓弄,却从来没有放开过,因为那种软绵的触感简直令他爱不释手。

 

   搂着细腰的手也不安分,一路下滑,盖在两瓣浑圆的肥臀上,又抓又捏。

 

在老王这一波强有力的攻势下,张喜儿立马被弄得娇喘连连,俏脸绯红。

 

   身子更是软的惊人,要不是被老王抱着,准得瘫倒在地上。

 

   就在老王打算抱着张喜儿进屋,把她扔在炕上来一场干柴遇烈火的盘肠大战时,却被她一把推开。

 

   “妹子,你这是……”

 

   “王大哥,这么着急干啥?屋里还有些闷热,而且我不想在屋里做,要不……咱们玩点刺激的?”

 

   看着媚态百出的张喜儿,老王心里简直是百爪挠心,痒得厉害,就想立马将她就地正法,可一听要玩刺激的,顿时也来了兴趣。

 

   这骚寡妇真是够骚的,都一把年纪了还想玩点刺激的,老子喜欢!

 

   于是就问,“咋玩?难不成在院子里做?”

 

   “院子里做有啥好刺激的?和在屋里做没啥区别,要不咱们找一个敞亮点的,没人的地方?”

 

   听到这话,老王眼珠一转,敞亮点的,而且还没人的地方?这骚娘们难不成是想在山上做?

 

   想到这里,老王嘿嘿一笑,“要不去你家后山,我记得那里有一个窑洞,咋样?”

 

   张喜儿稍微想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下来,于是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后山。

 

   窑洞四周没有什么花草,光秃秃一大片。

 

   但这里地势较高,再加上周围有树木花草遮挡,所以还算得上是比较隐蔽。

 

   老王刚上来就见张喜儿已经站在窑洞口等着他,那凹凸有致的娇躯,挺拔的双峰,再加上一张姣好的俏脸,看得他浑身燥热,心里发痒。

 

   “妹子,这里没人,咱们开始吧!”

 

   说完,老王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张喜儿,张嘴就印在她红润的小嘴上。

 

   几乎没费多少力气就撬开了贝齿,顺利的钻进口腔,追逐着那条粉嫩的小舌。

 

   “唔……”

 

   张喜儿嘤咛一声,顺势抱住老王的粗腰,任由他肆意妄为。

 

   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在张喜儿的翘臀上来回抓捏,另一只攀到胸前,不断把玩着那沉甸甸的柔软。

 

   同时屁股缓慢的前后挺动起来,使得那已经高高顶起的大鼓包,在张喜儿两腿之间来回磨蹭。

 

   虽然两人都隔着衣服,但那火热的感觉依旧无法阻挡,烫的张喜儿浑身发软,俏脸发红。

 

   察觉到那强有力的大棍,她心中不由一荡。

 

   这家伙,可真大呀!

 

   没想到这老汉看起来瘦瘦弱弱,没几两肉,下面却长了这么一根大宝贝,要是被他玩过的女人,估计都离不开他了。

 

   想到这里,张喜儿只觉下面一热,隐隐有一股暖流淌了出来。

 

   刚好这时老王的大手来到她两腿之间,三指并拢,在鼓囊囊的小坟包上用力一摸。

 

   嘿!这骚娘们,竟然没穿内裤!

 

   嗯?咋湿乎乎的?难道她流了?

 

   好家伙,真是够骚的,就弄了这么一两下便流水了,真不愧是饥渴的寡妇,老子喜欢!

 

   就在老王念头刚升起,却被张喜儿一把推开。

 

   此时只见张喜儿俏脸涨红一片,媚眼如丝,微微张合的红润小嘴儿,还挂着一丝透明的液体,那是她和老王的口水。

 

   “王大哥,你也太心急了,妹子都快被你亲的喘不过气了,讨厌。”

 

   说着,娇嗔一声,举起粉拳在老王的胸膛上轻轻捶打了一下。

 

   这种如同小女人似的撒娇媚态太模样,看得老王下面再次一硬,就差没将裤子顶破。

 

   于是故意挺了挺腰,使得那处更显硕大,“妹子,你看看,哥哥我都急成啥样了,咱也别耽误时间了,快点开始吧!”

 

   听到这话,张喜儿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急啥呢,时间还早着呢。”

 

   话虽如此,双手却抓住裙摆,慢慢向上撩起。

 

   顿时,一截儿白生生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同时也暴露在老王的视线中。

 

   因为经常下地干活,张喜儿浑身没有啥赘肉,两条美腿很是笔直匀称,再加上穿的都是长衣服,所以腿很白。

 

   看着这跟莲藕似的美腿,老王几乎移不开眼,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慢慢弯下腰,同时有些颤抖得伸出一双粗糙的大手,来回磨蹭抚摸。

 

   张喜儿娇躯顿时一颤,那布满老茧火热的大手虽然粗糙,但却将她摸的很爽。

 

   粗糙与嫩肉的碰撞,产生了一股难以言语的快感,让她全身发酥,双腿发软,几乎无法保持站立,浑身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随着双手逐渐上移,老王呼吸越发急促,整个人已经彻底蹲下。

 

   从他这个角度向上看去,张喜儿裙底的风光一览无遗。

 

   因为里面是真空,所以一切老王都看着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