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趁我睡着偷偷进到身体里了|靠男闺蜜身上睡觉

发布时间:2020-11-26 08:32:23


 

陈枫没有失败,但那是在他遇见刘雪莹之前。这一次,陈枫没有在感动的赵清面前把握住自己。

 

这是一种奇怪而激动人心的感觉,有点像犯罪,但非常激动人心。陈枫盯着湿漉漉的、湿透了的、湿透了的、越来越快的手指,开始觉得他的龙柱在里面进进出出。

 

赵青咬着嘴唇,手指越来越快地移动,他的脸因嘲弄而发红,他的身体慢慢弓起。

 

“陈枫,小枫,”赵清歇斯底里地又叫了一遍陈枫的名字,阵阵喜悦涌上她的心头,她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

 

赵青歇斯底里地瘫倒在床上,叫着陈寿亭·冯的名字。当她的身体剧烈颤抖时,有一种收缩。一条银色的吃水线喷出来,烧得满床都是。

 

陈枫看着现场目瞪口呆,赵青早就有传说中的潮水了。厨师,如果你让你自己去做,那就不酷了。去死吧。

 

赵清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他的眼睛渐渐恢复了一点清澈,但随即又有点模糊。

 

赵青知道陈枫是他未来的叔叔。这样做对他来说是不道德的,但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幽幽叹了口气,收拾了一下身体,赵清穿好衣服走出卧室,却见陈枫倚在房间的一角,仰着脖子后一脸享受的样子,不禁轻呼一声。

 

陈枫看着床上无保护的尸体,看着粉红色的嫩肉,看着随着赵青手指抽动而升起的水花,越来越好,闭着眼睛开始想象自己进出赵青的身体。他的手移动得更快。

 

正当陈枫完全沉浸在那种美妙的感觉中时,赵青的声音在陈枫的耳边如雷般响起。

 

“妈妈……”只见赵清脸色变得苍白的站在他面前,张大嘴巴,陈枫紧张起来,祝隆剧烈的颤抖着,竟然朝着赵清开枪。摆脱罪恶的子弹。

 

 

 

 

r化身的邪恶,白色和彩色在空中画出优美的抛物线,落在赵青身上,几根线挂在她的头发上,丝,几根线钻入她的衣领,另外两根线直接挂在她的嘴唇和鼻子上。

 

这时,陈枫像闪电一样呆在那里。他想反抗,但忍不住。子弹继续开火,击中了赵青。

 

赵清目瞪口呆地看着陈枫,俏生生生地说道。他的脸涨得通红,他本想严厉斥责陈枫,但当他的目光落在陈枫没有停下来的龙柱上时,赵青忍不住闷哼一声,牢牢夹住双腿,狠狠地瞪了陈枫一眼,然后回到房间。

 

陈枫有点奇怪。赵清为什么让自己走了,但赵清并没有生气,反而还让陈枫长长舒了一口气,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支烟。

 

“陈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片刻后,赵青走出卧室,在陈枫身边坐下。

 

赵青的身体已经清理干净了,但是脸上的红潮还在。她看起来很迷人,但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那暧昧而邪恶的一幕。

 

看着赵青红白皙的脸,陈枫突然想起赵青口中挂着rǔ,白色、彩色的液体和身体,这才又难以起身。

 

家短裤夹在赵青的两腿之间,在那里画了一个特殊的鼓。中间可以看到一条浅沟。陈枫似乎闻到了一丝淡淡的抓痕。

 

想到赵清热情掩饰的态度,陈枫的心像被猫抓了一样,很养大,那种感觉很奇怪,陈枫觉得不应该总是盯着赵清山谷,而是忍不住。

 

"陈峰,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情."赵清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你和薛颖,晚上……你能小声点吗?”

 

“妈妈……”陈枫用一张奇怪的脸看着赵清。

 

“算了,你多大了?你为什么不好意思?”赵清看到陈枫娜娜有些无语,眼角的余光扫了扫陈枫裤子上凸出的部分,眼中闪过一抹不同的颜色,站起身来,似乎要离开。

 

但也不知道是高朝身体虚弱之后,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赵清突然嘀咕了一句,软绵绵的。软绵绵的落到陈枫的怀里。

 

“妈,你怎么了”陈枫心里很惊讶,想关心赵清,但他的手却落在了赵清的屁上。

 

虽然隔着一层短裤,陈枫还是感觉到了那里的弹性。

 

这是与赵青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以前,陈枫只能盯着赵青的寺庙做梦。

 

就在这时,陈枫感觉到赵清似乎轻轻扭动了一下身体,连忙移开了手。

 

“一天下来我突然觉得有点晕。休息一会儿我会好起来的。”赵青轻声回答,但声音中有一丝诱惑。

 

陈枫发现赵青躺在他的腿上。这双又大又壮的鞋不仅给他柔软又有弹性的刺激,而且他的嘴唇直接贴在裤子上的大袋子上。

 

“它太大了。”赵清水汪汪的大眼睛闪烁着一抹迷离,喃喃自语了一句。

 

“妈妈,你说什么?”陈枫有些不听实,连忙自语一句。

 

“我说得好多了。”赵清连忙坐了起来,只是看着陈枫几乎要裂开的衣服露出狰狞,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哦……”陈枫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晚饭后,看了一会电视,陈枫直接进了卧室。不一会儿,刘雪莹也进来了。

 

刘雪莹似乎很累,直接到床上躺了一躺,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香味,陈枫觉得这种香味特别撩人。

 

尤其是当刘雪莹背对着自己,打开面前裹着紧身短裤的翘起的太阳穴时,陈枫突然想起了赵清的屁。股票美妙的触感温暖了他的心。

 

强迫刘雪莹趴过来,陈枫抓着刘雪莹嚼着,手也有些粗糙的伸进刘雪莹睡衣,软软的抱着白兔妮姬。

 

“你稍微表现一下,妈妈还在隔壁。”刘雪莹提醒了陈枫,但他的身体放松了。

 

陈枫没有回应刘雪莹,而是轻轻吻了吻刘雪莹,慢慢地,刘雪莹开始不安地蠕动,嘴里也发出了若有若无的毒药声。

 

“不,它很脏。”陈枫感觉越来越好,但是当他试图到达刘雪莹山谷时,刘雪莹覆盖了茂密的森林。

 

陈枫从来没有亲吻刘雪莹的习惯。像刘雪莹一样,他觉得那里很脏,但今天不同了。陈峰在看到云团上的露珠后,突然想起了赵清云团上露珠的样子。

 

有些粗暴的拉了拉刘雪莹的手,陈枫的头凑了过去,那是一种鱼腥味,带着一丝绿色的狱警味道,陈枫不知道,味道跟赵清一样。

 

一种巨大的喜悦刺激了刘雪莹。刘雪莹的身体拱起,双手抓住床单。

 

刘雪莹的腿收紧了,陈枫觉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但是刘雪莹的反应,刘雪莹的呼吸,让外面的陈枫着迷。

 

“据说我女儿跟着她妈妈。我想知道当我吻赵青时,她是否会有同样的反应。”陈枫突然在脑海里想出了这个主意,祝隆痛了起来。

 

感觉肺部的空气不够,陈枫抬起头,却发现门下有一道闪光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