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在宿舍强奷两个清纯校花|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发布时间:2021-11-25 14:47:52

不论正妃侧妃他一概不要,就连暖床的妾室他都不要。

    他身上有股倔劲,很有自己的主意,再加上他优秀的履历,让老国王非常喜欢他。

    尤其是他从民间回来,从未结交过利国贵族与高吏的这份纯洁,是确保了他不会结党营私、比所有的王子都要干净的证明。

    老国王与他日日相处,将他带在身边,事无巨细地教导他、观察他。

    更是发现了他身上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耐性与毅力。

    他还有一颗不屈不挠、不卑不亢、不迎合不盲从的坚定的心。

    老国王将路知言当成了手心里的宝贝,谁都知道路知言回国后就是一路荣宠、盛宠不衰。

    除了路知言,余下几位王子皆摆出一副认了命的样子。

    对于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流浪兄弟,他们措手不及,母族苦心经营了多年的如意算盘,似乎也尽数打散!

    当路知言意外发现李萌琦的母亲感染了147,他耗费了不少心力,付出了一些代价,才将147的全部资料拿到手。

    可他没想到,陈绾绾居然不要这份资料!

    路知言生怕陈绾绾误会什么,尤其他曾经在妤树工作过,与她母亲、与她都有过接触。

    他很担心她会以为,147的毒是他对她们下的。

    路知言一直在找证据,却苦于初来乍到、人脉单薄,能查到的消息非常有限。好在老国王非常精明,他将早年丧子的王后给推了出来,将路知言记在王后名下,如今王后一族重新燃起斗志,纷纷力捧路知言,也算是让他在利国有了一个可靠的后台

    。

    终于,路知言要被立储了。

    金色的请柬飞向了世界各处。

    他,就要见到他心心念念的人了。

    路知言直接来到了王后的寝宫,与王后摊牌:“我只要陈绾绾。”王后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我的儿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陈绾绾是南英的储妃,还诞下过两个儿子,我们利国比南英不敢说强百倍,但十倍却是绰绰有余,断然没有去抢一个落魄国储妃的道理!再者,南英是宁都附属国,更是近亲!凌冽做太子的时候,曾经有莫邪国的皇子看上他的妻子,结果凌冽直接发动了战争,莫邪成了宁都的

    一个省!打狗也要看主人,宁都一向护短,不可能放任你胡作非为!你到时候皇位尚未坐稳,就作茧自缚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路知言望着王后。王后一族势力庞大,因为她亲生子幼年夭折、她也没有再生,所以没有可以辅佐的王子,这些年来,老国王反倒是宠她,因为不用担心她筹谋什么,她的母族也养精蓄锐

    ,势力越来越庞大。

    如今,路知言回来,成了她的孩子。

    老国王为了让王后一族尽心尽力辅佐这个孩子,就联合所有人,在路知言回来的时候,告诉他,他是王后当年生的,但是意外流落在外的。

    可……

    这场骗局骗的只有王后与她的族人罢了。因为当老国王将路知言带在身边教导的时候,就说了:“你母妃是个地位卑微的女子,意外有了你,你又被后宫妃子迫害,流出宫外。我之所以安排这场戏,告诉你,你生母是王后,其实全是做给王后一族看的。你要假装你不知道,他们又误以为你真的不知道,才会掏心掏肺、尽全力辅佐你,你初来乍到没有人脉,不妨就好好利用他们。

    你且记住,只要为了利国的江山得以永固,这世上没有人是不可以利用的。”

    路知言望着王后,每每见她都觉得她其实挺可悲。他面无表情道:“母后,您是儿的亲娘,儿此生只要她,别无所求。儿对利国的江山也不感兴趣,只要娘亲能劝说父王,让他出手帮我留住陈绾绾,只要我能得到她,以后

    即便我做了国王,我只想与她朝朝暮暮,那些国事我都可以交给外公与舅舅们处理,也可以交给母后处理。”

    王后呆了一呆。

    她怔怔地望着路知言。

    他目光澄亮、神色恳切,一副赤子之心的模样。

    王后没想到皇族里竟然出了一个痴情种。

    这小子本就不是自己亲生,他现在还不知道罢了,倘若将来他真的知道……

    所以,若能早早地将他架空成为一个傀儡,为她母族所用,那也是一个巨大的惊喜了。

    路知言观察她神色松动,不由又道:“母后,您成全儿吧!”他扑腾一下跪下了,眼眶红红地说着:“我实话与您说了吧,我之所以跑去宁都都是为了她!可我找到她之后,她却成了南英的太子妃!我想留在她手下工作,可是父王把

    我找了回来,我现在每天都在想她,我想逃出去!”

    “不!”王后吓了一跳,起身将他扶起来:“你不能逃,我好不容易才有了你这个儿子,你不能逃,你还有储君之位要继承,你父王最多还能活两年,你必须继位!”

    路知言快哭了,一副伤心欲绝、急的要崩溃的样子:“那我怎么办啊!”

    王后察言观色,小心问:“你……真的愿意将来让你外公舅舅们帮你处理国事?”

    “愿意!”路知言道:“我只要陈绾绾!”

    王后深吸一口气,左想右想:“好!母后帮你!”

    路知言眼中的光华如小火苗般窜了一下,紧跟着就努力隐去,抬头望着她:“如何帮?”王后眨眨眼,拉着他在桌边坐下:“你想要彻底征服一个女人,必须得到她的心。她的心在倪暮川身上,你即便抢了她来也是无用的。不过你不要担心,母后令你大舅去帮

    忙寻忘情蛊,这种蛊一旦种下,她就会忘记之前深爱的人。”

    路知言不放心:“我不要她受伤害。”

    王后:“只是让她忘记一些事,母后保证,对她身体没有任何影响,你父王当年就是……”

    一时情急,她差点说出王室密辛,急忙话锋一转:“她忘了倪暮川,你才有机会,不是吗?”

    路知言:“那父王那里……”

    想要留下陈绾绾,老国王不出手,光凭他们是不行的。

    王后也深知这个道理。

    于是,当天下午,在王后的指导下,玄天监最高级官员请求面圣。

    玄天监向来是利国的一大机密机要。

    他们专门为皇室挂算凶吉、合看风水、趋吉避凶。

    因为曾经精准预言过三次老国王被刺杀的案件,而使老国王提前有所准备、躲过一劫,深受老国王的厚爱与重视。

    如今,玄天监的官员递上两份文件。

    一份是古老的天象学文献以及引经据典配的古籍故事。

    一份是这两日夜晚星宿的变化。

    官员:“陛下,凤星出现了。”

    老国王眯起眼:“什么?”官员:“凤星是天命所归、吉星高照、所向披靡,且能带给当地无止境的顺遂与吉祥的星星,它千年才能出现一次。这几日,我们观测星象,发现了它。可是,经过我们联

    合天文部官员一起讨论研究后,发现它的运动轨迹是从东南方而来……”

    老国王凝眉:“说下去。”

    官员:“据我们推测,这颗凤星应该是南英的太子妃,陈绾绾。”

    老国王万分不解:“南英的太子妃?倪暮川的那个……为了她废黜三宫六院还修改了国家婚姻法的,那个女子?”

    官员:“是。”

    老国王不说话了。官员安静了一会儿,又道:“陛下,宁都二十年前还远不如我们,如今却已经在国防与医疗上超越了我们,如果他们还有凤星的话……怕是从此要逢凶化吉、更上一层楼了

    。”

    老国王沉吟了片刻,道:“你不说,我倒是不觉得。你一说,我反倒想起来了,知言就喜欢她,还为了她追到了宁都去。”

    官员不敢说话。老国王:“她一回来,就给南英添了一对双胞胎,还都是男丁。南英的发展越来越好,屡次有皇室成员中了147都转危为安,她母亲也中了,现在都快痊愈了。她自己在L国随便租了一片农田建厂,建着建着就挖出了地下可燃资源。现在南英又被宁都收了,L国出面好多次,宁都的军队直接杀进了L国,将陈绾绾租下的那片农田层层封锁,这件事昨天还闹上了联合国,但是没几个人愿意站出来陪同L国一起讨伐宁都。她嫁到南英后,南英的宝尊公主还成为了诺贝尔奖得主,居然研发出了H酶,诸如此类的例子

    ,烦不胜举。”

    官员大喜,看来,王后教他的一些,都不用他全说出来。

    因为老国王自己就能说出这么多了。

    官员:“这正是凤星临世带来的好运啊,她现在还只是储妃而已,要是成了国母,那国家还不是国运昌隆,做什么都像是开了挂一样?陛下,我们、我们……”

    老国王嘴角勾了勾:“知言什么女人都不要,八成心里还是想着她。在过几次她就要来参加知言的加冕仪式了,唔,我想想吧。”

    对他来说,掳一个已婚女人不算什么。

    反正一个男人一生可以有无数的女人。

    但是牵扯到宁都,如何才能将事情办的神不知鬼不觉,让洛杰布这暴躁的老头子跟凌冽那狠戾的小子找不到证据、挑不出错来,这才是下手的前提。

    一如他对路知言所说的那般:只要对利国的江山社稷好,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是不能利用的,没有什么事是不能做的。

    南英皇宫一片和谐静谧。

    而睿王府却一片喜气洋洋,大家卯足了劲儿准备操办暮寒与柔柔的订婚仪式。

 文学


    暮寒扒开梅园地上的雪,自己抡起锄头挖,好一会儿才挖到一坛子梨花酒。他珍惜地捧出来,拍开上面的泥土,欢喜地笑着:“爷爷奶奶走之前,在我院子里埋下了十坛梨花酒、十坛桃花酒,说是留着等以后家里的大日子,再拿出来喝,就好像他

    们陪着我们一样。”

    管家笑:“我也想念老爷跟夫人了。”

    暮寒也想,眼眶都红了。

    他抱着酒坛子又道:“这坛子拿走,我明天订婚宴跟家里人喝这个,放在小包间里。大哥大嫂吃完明天这顿,就要启程去利国了。”管家犹豫;“殿下,咱们要不要换一坛子桃花酒?梨花酒虽好,但是,梨……用在喜庆的日子里,似乎不吉利。梨花与桃花,一红一白,就如同人世间的红白喜事,我想着

    老爷跟夫人当年各酿了十坛,也是有寓意的。”

    暮寒琢磨了一下:“你说的对,我给它再埋进去,换桃花的。”

    管家不敢动。

    那块地方,暮寒谁也不让动,要是毁了一坛酒,暮寒能跟人拼命,所以每次到了挖酒的时候,大家就眼睁睁看着他一个人忙活。

    换好了酒,暮寒浑身是汗。

    管家这才上前帮忙抱着酒坛子,暮寒回主殿去洗澡换衣裳。

    泡在浴缸里,他给暮川打电话,说他取了一坛子爷爷奶奶酿的酒,等着明日他过来一起喝。

    通话结束,暮川眉眼柔和了几分,看向季修璟跟沈流素:“嗯?你们刚刚说什么?”

    季修璟:“我测了一卦不太妙,殿下还是不要去利国了。”

    沈流素:“国师来找我看卦,我便也测了一卦,确实是大凶。”

    季修璟看了沈流素一眼:“……”

    他只会说不太妙,不会说主子大凶,毕竟不是好消息。

    可是沈流素还是挺直白的,这一点,柔柔跟她很像,谈事的时候不会拐弯抹角。

    暮川温声道:“其实不用测,我也觉得不太妙。路知言对绾绾用情很深,听说那边给他安排的女人,他一个都没收。”沈流素目光婉转,道:“我建议太子妃不要去了,让烨陪你去。烨是魔,可以瞬息万变,变成太子妃的样子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