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憋不住跟相亲男睡了:小浪妇,奶真大,水真多

发布时间:2021-11-25 15:13:26

停下脚步还远离了他一步,天残好奇道,“我是好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小护士茫然摇头,“您是赵氏饮食集团唐总送来的,想出院,您和唐总商量?”

    天残思索一番,也不急着说出院了,而是开口道,“你看我这个人怎么样?”

    小护士更无语了,“我对你一点也不了解啊。”

    天残笑了,“那你做我女人怎么样?我给你一百万。”

    小护士凌乱到爆,胸膛都剧烈起伏起来,足足沉默了几十秒,她才试探着开口,“你说真的?”

    这位容先生长得不帅气,面相还有点凶,但也是一个很干净利落的成年男人,她对对方没多少好感,只知道送来时,唐牛吩咐医院对他特别关照一下……

    他被送进医院的原因还是被雷劈了!

    好吧,不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了,一百万?真的是好多钱!她动摇了。

    天残乐了,“当然是真的,你愿意么?”

    小护士红着脸又沉默一阵子,才点头。

    天·容先生·残也沉默了,过了一分钟,他走向床头柜拉开抽屉,取出了一万块递给小护士,“刚才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如果这个玩笑冒犯到了你,这一万块就是我的赔偿。”

    小护士再次凌乱到爆,气哼哼抓着一万块跑了。

    天残则坐在床边摸着下巴思索起来,真的这么容易?如果说云萝公主有95分颜值,小蛮七十分左右,这个小护士也在七十以上啊,他爱云萝爱了足足七百多年……

    哪怕这七百多年里他绝大部分时间一直在沉睡,并没有思考和行动能力,但云萝的颜,真是他沉睡前遇到的最顶级的,令他痴恋的,他不可能说随便遇到小护士就移情。

    但住院那一晚,两个鬼佬过来请教他,随随便便就送给他110万港币,这让他感觉到了钱有多好赚!

    而在唐牛或厉池等人口中,这个年代男人只要有钱,把妹很容易?一直在劝他不要死盯着云萝,非吊死在一棵树上?

    这随便的一个小尝试,貌似收获可以啊。

    那自己,还要沉迷云萝不可自拔么?他倒是想,可赵博士压力在这里,自己不听话已经挨了好几次雷劈了!

    天残还在思索,一阵敲门声又响了,等他喊了声进,就见给他送过钱的几个鬼佬罗伯特、艾米、莎拉走了进来,这三位还是一个穿医生服饰,两个穿护士装。

    进门后罗伯特满脸都是灿笑,“容,再见到你真的太好了,你痊愈了?恭喜。”

    天残漫不经心道,“有什么事直接说。”

    罗伯特笑容更灿烂了,“是这样的,上次你给了我们不少指点,但真正的能修炼的武功秘籍,这不是没有么……我们基础不行,远没有达到你的要求。”

    “还是想求一两份武功秘籍,尝试修炼下。”

    天残静静看着对方不说话。

    罗伯特果断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支票,“这里有三百万,任何一份秘籍都行。你是从内地来的,这样的财富应该也不少了。”

    天残的身份是在内地混成了特异功能大师啊,跟着团来港岛考察的。

    一个内地来的,上次送110万交流愉快,这次从300万?也够了吧。

    他们MI6尝试接触其他大师了,可接触结果并不愉快,其他大师们,要么是像周星祖那样,以前某个时间段莫名其妙一场大病,就有了特殊的能力。

    要么是没病没痛,稀里糊涂就觉醒了什么。

    那些家伙的特异功能,和天残还是没法比啊。

    天残淡定看了眼支票,“不够。”

    罗伯特也果断,“那再加两百万。”

    说话里他就拿出了第二张支票。

    天残笑着接下支票走回床头柜,拿出来几张纸,“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来索要武功秘籍,区区一点钱财,我的天残脚肯定不可能卖给你们,但普通的功法还是可以的,这套峨眉功也不差……”

    罗伯特接下来翻阅,“吞为虎猫卧伏吐如蛇猿出洞封似千臂观音化拟轻烟一缕贴似炎日骄阳眼似闪电身多变手如利爪腿似钻吞也发力吐也发力……”

    一大串没有标点符号,还是从上到下,从右到左的书写方式,看的罗伯特当场头晕。

    强忍着看到最后,后面是行功需逆腹式呼吸。

    昏呼呼长吸一口气,罗伯特哭笑不得的开口,“容,没有标点符号么?”

    天残一脸鄙夷,“人家峨眉传承久远,哪一代不是这样子练的?你看不懂就好好精研道术。”

    “太平经就讲的很多,先以安形,始为之,守一不退……算了,看在你们有诚心的份上,我给你们写下来。”

    走回去抓出笔和新的纸张,天残唰唰唰就写了起来,还是从上到下、从右到左的书写方式,写着写着,罗伯特大感头晕,因为听天残讲。

    他还能听出来,先以安形、始为之,守一不退这里有断句,应该加标点的。

    但是书写?

    “无一不知所求皆得端坐致之子欲养志守一为早平床坐卧与一相保……”

    “夫人天且使其知调气必先食气食炁者神明达入室始少食久久食气……”

    ………………

    眼花缭乱的看天残一口气写了一张纸,抓住递给他,罗伯特崩溃道,“容,能不能帮我们详细讲述下?”

    天残一脸孤傲,“少来,秘籍都卖给你们了,还想什么?反正按我之前的指点,你们多读书,就懂了,除了太平经、还有抱朴子、周易等等。”

    “都是学习修炼这一套峨眉功的良好辅助典籍,懂得自然懂,不懂我说再多也是浪费口水。”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罗伯特三人面面相觑,不过下一刻,罗伯特好奇道,“那您能不能给我们演示一下这套峨眉功的能力?”

    天残思索一下,直接在病房里站定身子,一吸提起身躯内的天残真气,双手犹如两只利爪,身躯闪动间唰唰唰,就到了病房墙壁处,双手如刀切豆腐一样,在水泥混凝土墙壁上留下了一串爪印。

    他的双手真的犹如龙爪手一样,一次次刺入墙体好几厘米深。

    那是水泥钢筋混凝土啊!

    罗伯特三个看的亡魂皆冒,这爪子要是抓在人身上,那还不是随手就是一个血窟窿?

    峨眉功,好强!

    天残再次收功,淡定道,“好了,没其他事赶紧走,别打扰我思考!”

    罗伯特和艾米、莎拉再次面面相觑一阵子,才依依不舍的拿着几张写满了功法的纸退走了。

    就算他们三个,都懂普通话以及粤语,也看得懂繁体字、简体字,但那只局限于日常啊,读书看报和人聊天没问题。

    看着纸上那令人头疼的书写方式、没有标点停顿的规格,罗伯特想哭。

    这特么怎么学啊!

    你峨眉功就峨眉功,学一个这还需要读通太平经、抱朴子、周易等书??

    见鬼的是,这几天他们收集了不少道家典籍,而很多道家典籍……也特么没有标点符号!

    他们可以找人帮忙标注?或者寻找有标点的版本?

    可以。

    他们找人了,招来的不少古汉语大师什么的,好几个大师对于哪里该标点,标什么,表示各有各的见解,互相都说服不了彼此,甚至为了说服对方差点打起来。

    还有带标点版本,也特么分好多种不同标点断句的!

    实力劝退!

    初接触罗伯特几个人都快学废了,更不知道哪个版本是真理。

    走在走廊里一头雾水时,混血妹艾米突然道,“sir,我觉得可以请教那位容先生,他这两次审视我的时候,眼里有光……我可不可以回去试试?”

    看你的时候,眼里有光?

    罗伯特精神一振,是的哦,他们除了送钱买还可以施展美人计的,用钱买就是一锤子买卖交易,不带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美人计若是用好了,那是能迷惑对方的。

    MI6的美人水平?想想007身边经常出现的邦女郎?

    再看看原本MI6政治部一枝花龙九……喔,龙九现在辞职了,听说被赵博士劝过几次后,就跳槽了,但艾米不差啊,满分100的话,艾米也是个八十分以上的妹子。

    放在全港,艾米肯定平平无奇,但若只是把她放在一个学校,或者一个公司,那至少是校花或职场之花。

    罗伯特重重点头,“去吧,我支持你。”

    ………………

    九州大厦办公室。

    敲门声响起后,小秘书施洁跑去开门,见来的是唐牛,施洁都笑道,“唐总,什么事还要你亲自来?”

    唐牛表情有些诡异,不过还是客气道,“我谈的事需要保密,不如你和梅姐先出去一下?”

    此刻大办公室里就阮梅、施洁两女在忙碌,伴随他的话,阮梅都好奇了,但没多问,很快就离去了。

    赵博士放下一个文件笑道,“什么事这么机密?”

    唐牛快速走来坐下,一脸神秘道,“还是有关天残的事,那扑街好惊奇,又卖了一本秘籍500万,这个不重要,峨眉功虽然不错,但我们少林也不差。”

    “但是,MI6主动送女去勾搭他,动静太大,医院那边都把抗议电话打到我这里了……”

    赵博士,“……”

    他是说过天残不差,收拾一下努力赚钱,未必没有大好前程,但这也有点太效率了。

    唐牛继续开口,“我去了一趟,那扑街竟然还会船中术,怪不得医院都要清理转移那一层楼的病人了。”

    “一个元代的邪派第一高手,大蒙古帝国时代的第一高手……会点那什么奇葩开船术很合理吧?但我总觉得事情怪怪的,我去的时候,那个MI6妹子已经昏迷了。”

    赵博士表情更加无语,“有什么层次的效果?”

    唐牛表情诡异道,“天残的原话,可以让那妹子前半辈子积累的各种暗伤、外伤基本都抹消掉,也可以让她身体素质逐渐变得强大。”

    赵学延,“……”

    好吧,天残就算最强的天残脚,练了几十年都打不过开挂的李华,对上他更是随手几道天雷就劈废了,那什么术价值也就那样。

    但这种事的确听起来怪怪的。

    唐牛压低了声音,“赵总,我在少林也没学过这方面的,要不把功法拿来,给您一份?”

    赵博士摆手,“免了,我没兴趣。”

    他12倍体质体能要啥船中术啊,各种进化改造里,早就非人类了。

    下一刻他也怪异的揉了下额头,“

    那家伙刚复活不久,直追云萝杀来港岛,话说对这个世界也没造成多少影响和波澜,也没太看清世界呢……突然搞一下这个,MI6一定会惊为天人?

    他是坐看呢,还是订点什么规矩?可这方面的事也不合适定规矩吧?

    这家伙一旦展露某方面的能力,怕不是会轻而易举走上人生巅峰……但话说回来,人家在元代的时候本就站在了一个巅峰啊,大蒙古帝国的邪派第一高手!

    这还不够巅峰?

    想到这里,赵博士又回忆起来,云萝也不差啊,轻功能轻松飞跃边境封锁线就罢了,隔着电视屏幕都能迷魂掉天残。

    “算了,你先安排人多盯着,咱们多看看再说。”

    这乱七八糟的情报,太奇葩了。

    ……………………

    时间一晃而过。

    夜幕降临时,艾米从昏睡中清醒,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身躯前所未有的清爽、利落。

    等她抬起身子看向左右,这还是天残的病房,男人已经不见了,等她穿好收拾一下,去问医院,才得知天残出院了……

    “三奥夫碧池,白睡老娘一次,还想着多打听学习什么,这就走了?”

    骂咧咧……好吧,回想起某些过程,哪怕艾米私生活也不检点,可那个才一米七的男人给她的回忆,还是前所未有的强大。

    总而言之,这一波她没亏!

    开着轿车离开医院时,艾米突然听到了雷声,这才秀眉一皱,有点不爽的看了看天,她不喜欢下雨天,因为身为一个MI6里的行动组成员,艾米才29岁,身上已经累积了五处枪伤、十多处刀伤。

    那些刀伤有的是被人砍得,但也有手术刀口……

    一到阴雨天,空气潮湿、伤口局部血液循环不畅,就会引发伤口处的疼痛,这些,她还年轻力壮可以忍住,但她知道,一些老特工,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一到下雨天哪怕是再精英,也会被各种伤口折磨的狼狈不堪。

    听说好多前辈都是靠各种药物抗的。

    皱着眉继续开车,还在九龙一带,雨就落下了……艾米开着车开着车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身上一个个伤口,开始有感觉了,疼,但是,但是她可以肯定,这种疼痛比以前发作时,还缓解了一半还多!

    什么鬼??

    刀伤枪伤下雨天疼的你各种嗨翻天,这绝对是战斗前线的人们最顽固的记忆。

    莫名其妙缓解一大半?

    “我也没开始学什么神奇的东方武功啊?”

    想到这里,艾米又认真思索了片刻,果断拿出了大哥大打给了天残,这是她离开的时候,医院护士送给她的,说是天残留给她的。

    等电话打通,艾米先是骚骚的和天残腻歪了几句,才问对方在哪,然后她要去……

    ………………

    又是新的一天来临。

    艾米从宽敞的酒店豪华套房里醒来,看着外面依旧是风雨不断的天气,感受着身体内,十多处伤口,几乎都没有了疼痛感,几乎察觉不到异常了。

    她整个人都震撼的懵掉,傻掉了。

    真有这种邪门……不对,是神奇的船中术?昨晚开船时,她好奇的问了,天残也就随意讲了些,船中术,一般往往是那些强女犯、通缉犯才会苦修的。

    有的是采补异性,能把人直接采死,才能壮大自己的内力真气,有的则是双赢……

    艾米有点不信,但她切身体会到的,足以让她发狂。

    那些伴随她多年的各种伤痛,竟然在船中赢翻天的过程里,赢的几乎没了?这消息……是赢麻了赢傻了!

    若她把这些事汇报上去,MI6的一个个上级会不会乐傻掉?激动的疯掉?但天残却没有传授他们这种武功……先别说你能不能学会学懂,关键是昨晚对方就说了,不教,不外传。

    她哪知道,天残原本的意思是不介意拿各种武功外传的,身为大蒙古邪派第一高手,他看过或掌握的各种乱七八糟东西,太多了,而且船中术在他那个年代,很常见,种类很多的。

    但唐牛在白天找到他的时候,叮嘱他,物以稀为贵,你想轻松赚更多钱,那有的东西可以无所谓,随便卖,有的最好不出售。

    天·容先生·残觉得唐总的话有一定道理。

    物以稀为贵,他怎么会不懂呢……

    想想元代时一块镜子值多少钱?那透明度还很差呢,但是在目前的港岛社会,镜子?玻璃?这算个鬼啊。

    他暂时还不懂垄断的暴利,却也在快速适应这个时代。

    ……………………

    洛城。

    夜幕降落后,大亨凯尔·罗森走在自己的庄园别墅里,越走越有点心灵不安,“东莞仔失踪了?没找到痕迹……”

    “废物,全是废物!”

    “那一群混蛋全部离开洛城,分散开前往不同地点,我还以为可以安稳过几天轻松日子,怎么就失踪了一个?”

    在保镖战战兢兢的惶恐姿态里,凯尔气得身子哆嗦,自从派出了女巫安娜·黛德丽和掌握神奇遥控器的吉米·皮尔斯后,喇叭一群混蛋纷纷离开洛城,远去。

    他以为这是一波良好的反击战。

    洛城没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恶棍,他也可以不用天天住地下了,虽说防核地堡下面,也很宽敞华丽,有很舒适的布局,但是住在地下20多米深的空间里,压抑感是怎么都没法摸消的。

    这出来转了多久?喇叭、司徒浩南、文森特、约翰·威克甚至包括水晶湖那个混蛋的踪迹,都在FBI或其他人手的掌控下。

    都知道他们目前在哪,全都距离洛城很远。

    但东莞仔就……他怎么就从拉斯维加斯失踪了?毫无痕迹和线索可查,这特老姆的,拉斯维加斯距离洛城也不远啊,万一悄咪咪杀回来,搞他一个突袭,凯尔·罗森自问可扛不住。

    看来今晚又该睡地下了。

    就在氛围逐渐凝重中,一阵大哥大铃声响了,保镖抓出来接听了一下,才快速道,“是本少爷的电话。”

    本·罗森,就是当中间人,找出女巫安娜·黛德丽,指挥她去做事的人。

    凯尔·罗森接了大哥大,“我是凯尔。”

    对面也快速响起了一道情绪微妙的话音,“叔叔,那个女巫安娜,还是要坚持向我们要十亿刀,才会杀掉赵学延……不过我得来的其他消息,赵学延本人就在九州大厦办公……根本没落入安娜和那个吉米手里。”

    凯尔·罗森当场气乐了,“王德发克,那两个小混混这不只是欺骗我,还想要勒索敲诈不成?”

    他是能源大亨啊,小人物遇到狗屎运,崛起了,他花钱雇佣一下,已经是给对方腾飞机会,结果好嘛,你嘴上说着我抓住了赵学延,可以杀,但你先给我十亿刀……我才动手?

    凯尔在白天第一次听到这消息时,就气乐了,当场指示本回绝安娜。

    没想到你还又打电话来了。

    而罗森家族都能发动能量,得知港岛的赵博士并没有失踪……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这不是摆明了欺骗、敲诈么?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那么好糊弄?这不是在蹂躏他的智商么?

    在他大骂中,本·罗森压抑道,“安娜还说,若我们不支付尾款,她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向我们讨要!”

    凯尔·罗森更气了,“什么方式?操控那个邪灵来我的庄园闹事??”

    他还真的不怕安娜,毕竟资料里那个小女巫……操控邪灵能力很独特,但本身也挺脆弱,隔着远远的,随便一把狙击枪爆头就能搞定。

    若非FBI是惜才,想彻底掌控她,甚至想安排更多人学习巫术,安娜早就被杀死了。

    追捕她几年的时间里,FBI至少有几十次机会可以绝杀安娜,就是没下手行动。也短时间抓住她几次,但又被那个小女巫靠着其他巫术,溜掉了。

    这种人敢威胁他?那不是找死么?

    大不了不惜才,一枪干掉。

    又对着电话大骂几句,凯尔·罗森挂了电话,在他气哼哼摔大哥大发泄里,某保镖倒是略惊悚道,“boss,万一,万一那个女巫和东莞仔这种邪门的人勾连在一起,那麻烦就大了……”

    凯尔动作一滞,还是平稳道,“没事,我们罗森家也不是没一点依仗的,普通邪灵,还是有办法对付的,否则水晶湖那个渣滓和喇叭等人一起做事,早就抓住我了。”

    可不是么,凯尔·罗森是比亚伦·福克斯更强势的人,超凡侧的东西宝物,他还是有一两件的。

    一个小小的邪灵骑士,根本翻不了天。

    就说他的防核地堡内,就长住两位牧师呢。

    东莞仔只要开不了地堡大门,什么手段都使不出来,而一些可能会穿墙入室的邪灵……碰到了牧师也是被镇压的份。

    “还有其他重要消息汇总过来么?”

    保镖在这话下,立刻弯腰道,“是有件事挺奇怪的,福克斯家族目前的掌控者,说有人通过网络尝试转移某些公款,但被制止了……那应该是亚伦或马特阁下?他们没死?”

    “不过那些操作,都是在白象国出现的。”

    福克斯家族掌门人和长子马特都被绑走了,那两位还知道很多东西,比如集团公款账户密码什么的,福克斯家族当然会应对,不让那两位随意转账什么的。

    这边会有相应的反制机智。

    凯尔·罗森也有点懵,“赵的手已经伸进白象了?CIA去了没?”

    保镖点头,“福克斯家族已经联系上CIA,让他们尝试营救了。”

    凯尔若有所思,若CIA能救出人来,是个好消息啊,毕竟他就是喇叭等混蛋下一个抓捕目标,他被抓了,轨迹会和亚伦、马特以及德州大亨麦考利·斯通一样么?

    这几位若被救,就代表他即便被抓,也有机会解脱!

    ……………………

    孟买。

    某片繁华的街区,两个身材高大的白人跨步进入一个网络公司,忙碌一通后又走了出来,看着街头来往的人群身影,保罗·汤普森一脸凝重,“通过ip追踪,当初尝试在网上调动福克斯银行账户的操作,就是在这个网络公司进行的……”

    “但,人呢?”

    “当初做这件事的人,怎么就失踪了?”

    保罗的搭档杰克皱眉道,“赵学延的人做的?找警察试试?”

    他们两个本身就是CIA驻孟买的情报人员,在这里呆了好几年了,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执法权,表面身份,一个是富商,一个是大学教授。

    得到指令来看看能否找到亚伦·福克斯或马特·福克斯,到了地点,当初做事的人已经失踪了……网络公司内部,本身也不清楚那个家伙去哪了。

    报警……

    借助白象官方的力量查一查?不是不行,但按常理来想,即便亚伦或马特在这里,也有赵学延的人看着他?控制着对方?

 文学



    这若是赵博士的人在事后杀人灭口,那报警用处估计也很小。

    保罗·汤普森耸了下肩头,“试试吧,若是有用,能找得出来……这是大功一件啊!”

    那是亚伦·福克斯啊,加州财团重要家族掌门,数得着银行、保险、金融大亨!

    若能把他从魔窟里救出来,这不就是保罗两人飞黄腾达,抱上黄金大腿的机会?

    即便他们两个,已经很少有亲自行动做事的次数了,更多还是下面的人在做事,他们还是最快时间赶来了。

    保罗感慨后抓起了电话,他以富商身份在孟买经商几年,认识了不少孟买的大人物,全是高种姓,也不缺警察体系里的大人物。

    花点钱,对方一定会愿意做事的。

    电话还没拨打出去,就见一道衣衫褴褛的身影,突然从路边冲出来,跑到两人身前,张口就是叽里呱啦……

    保罗懵逼,茫然。

    你说的啥?

    杰克也听不懂,但还是试探道,“印地语?这应该是印地语,看他的肤色、体味,应该是个第五种姓。”

    话语下,他们身后的两个大厦保安,包着红头巾的家伙,快速冲来,抽出橡胶警棍就对着第五种姓男子一顿乱打,打的对方惨叫连连,不得不狼狈逃掉。

    赶走了这个肮脏的第五种姓,两个红头巾里,一人立刻露出卑微灿烂的笑容,用英文道,“两位高贵的先生请放心,我们不会让那些下贱的家伙脏了你们的视线的。”

    保罗耸肩,继续打电话。

    他习惯了……不在这个国度生活一阵子,你是不知道,他们内部的歧视有多么恐怖,即便是阿妹境内的白>黑,和这里的种姓制度对比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毕竟是20世纪八十年代,阿妹还需要对外营造各种籽油皿煮的外衣,还培养出了一些自己的圣母婊……

    在他继续拨号中。

    已经被驱赶到街边排水沟附近的某第五种姓老人,哭着捂着被抽打的地方,连连喊疼,他就是亚伦·福克斯!!

    造孽啊,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白象人不说,还被送回了白象……完全遗忘了所有英文,只懂印地语,无师自通就像是天生一样,对各种第五种姓数千年形成的习俗、习惯,就像是刻在了骨子里。

    他都能感觉出来,自己刚才尝试接触两个白人,想表明自己身份时,两个白人都没怎么惊讶、也没其他姿态,只是在好奇疑惑,但两个大厦保安??

    太特么造孽了啊!

    亚伦·福克斯崩溃的想哭时,某红头三哥已经看着他龇牙咧嘴,又抓着橡胶警棍,在空中挥舞起来,似乎,他再不走,就会继续追来噼里啪啦一顿乱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