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将军含了一夜的奶头:被三个男人捏奶头着玩

发布时间:2021-11-25 15:24:56

她几乎可以看清他的每一根睫毛,还在沉睡。

    肖冬忆这种浓颜系的五官,分明立体,是非常古典大气的长相,轮廓也是大开大合,这么近,颜值的暴击,就像是直直撞进了她的心里。

    本就喜欢他,肖冬忆的模样自然也是很戳她的。

    昨晚,

    她不是跟自己的小秦老公一起睡的吗?

    为什么会变成肖冬忆?

    而且这是自己房间啊。

    周小楼内心有无数个小人在抓狂,哐哐撞大墙,他昨晚没走?

    为什么进她房间?故意的?

    大脑一片空白,她几乎是本能地又掀开被子,看了眼自己的衣服。

    衣服都在!

    所以他昨晚爬床什么都没做?

    搞什么?

    周小楼深吸几口气,不断调整着呼吸,就连呼吸吞吐都不敢太大声,生怕惊动了身侧的人,小心翼翼,脑海中始终绷着一根弦,好似一点刺激,就能崩断。

    接着,她轻手轻脚得,做贼一般,试图将肖冬忆横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抬起。

    只是刚挪动一下,腰上的手骤然收紧——

    周小楼的后背瞬间撞到他的怀里。

    原本两人之间还存在一丝间隙。

    如今,

    紧密相贴,毫无缝隙。

    她的身体被他从后侧包裹着。

    周小楼的心跳骤停半拍,又忽得剧烈跳动起来……

    噗通、噗通——

    急促而剧烈地撞击着她的胸腔。

    所有感官在这个瞬间被无限放大,从他唇上溢出的呼吸,几乎贴到了她的耳朵,他的耳尖贴着她的后颈处。

    皮肤贴着,温热的触感,却烫得人心慌慌。

    周小楼能清晰感觉到自己浑身宛若火烧。

    呼吸心跳,已完全不受控。

    时间分秒而逝,身后的人却毫无动静,应该还没醒吧,深吸一口气,当她再度准备将他横在腰上的手臂挪开时。

    身后,传来了他嘶哑低沉的声音:

    “小楼?”

    “……”

    周小楼傻了,僵着脖子,不敢乱动。

    肖冬忆脑子还是混沌的,鼻子无法呼吸,脑袋也昏昏沉沉,他手臂刚挪了下,周小楼逮着机会就蹭得从床上坐起来。

    而肖冬忆也双手撑着,缓缓坐起。

    目光相遇,

    这一刻,世界都好像安静了。

    肖冬忆头发乱糟糟的,眼皮耷拉着,睫毛覆盖着,轻轻颤动,“我怎么在这儿?”

    “你在做梦!”

    “做梦?”

    周小楼觉得,他俩都在做梦!

    “对!你就是在做梦。”

    其实她很清醒,就是用语言在麻痹自己而已。

    怎么就莫名其妙躺在一张床上了?

    肖冬忆偏头,探究得打量她,周小楼垂着头,不敢去看他,许是屋内暖气太足,亦或者是被窝太热,她的耳尖红得滴血。

    肉眼之下,肖冬忆清晰看到那抹红晕从她耳尖蔓延……

    染红了脸,鼻尖也泛着一丝浅粉。

    就连唇色都被烧得好似涂了层胭脂般。

    诱惑着他。

    做梦吗?

    肖冬忆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在做梦。

    若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躺在同一张床上。

    在梦里,

    是不是就能为所欲为了?

    他单手撑着床,就缓缓朝她靠了过去,周小楼余光瞧见他越靠越近,扭头看过去——

    她的鼻尖,擦过肖冬忆的下颚。

    轻轻一蹭,本能抬头,猝不及防,两人目光就撞到了一起。

    他的眼神,就好似他的呼吸一般。

    是滚烫的。

    他……想干嘛?

    在这一刻,周小楼反应是迟钝的,因为她可以清晰感觉到他的呼吸,轻轻拂到她的唇边,她几乎是本能地咬紧了唇。

    嘴唇被她咬得更红。

    那抹红,落在他眼底,化为更烫的热意。

    “小楼——”

    被感冒侵袭得嗓子,低沉得掠夺人心。

    “嗯?”她瓮声应了声。

    “我能吻你吗?”

    “……”

    周小楼觉得他疯了。

    什么鬼?

    她只觉得身上暴热,害羞得连脚趾都忍不住蜷曲起来。

    要命了——

    一大早的,你想干嘛啊?

    肖冬忆没等到回答,心底想着,如果是在做梦的话,大抵也不需要这么绅士,心底这么想着,人便凑了上去。

    周小楼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懵了,都没回过神,就感觉到两人的鼻尖轻触到一起。

    厮磨着,然后……

    他的唇贴上了自己的。

    软的。

    干燥,却是热烫的。

    “嘭——”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她脑中炸开。

    整个人都好似飘飘欲仙,熏熏然,手心全是汗,脑中更是一团浆糊,倒是心跳声越发狂乱急促。

    呼吸热了,就连周遭的空气都被灼上热意。

    似有火星般。

    心脏跳得太过剧烈,甚至让她一度产生了供血不足,缺氧窒息的错觉。

    轻触即离,两人额头相抵,呼吸纠缠,皆是紊乱而热切,暧昧得气息,正在挑动着周小楼的每一寸神经。

    他伸手,动作很慢,指尖拂过她的脸。

    相比他的手指,周小楼的脸更烫。

    指尖勾住她脸颊的一丝乱发,将其别到她耳后。

    “你的脸……很烫。”
 

 文学

    周小楼呼吸停住。

    耳边似有什么声音在嗡嗡响着,觉得被他触碰过的地方,热度似乎加了倍,再次灼烧起来。

    她家肖爸爸是怎么了?<


    忽然就这么会撩了?

    “小楼……”

    他的手指还停留在她耳边。

    嘶哑的声音,沉得勾人。

    “你不要喜欢秦纵,他不是什么好人,打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逃课翻墙掏鸟窝,什么坏事儿都干过。”

    “……”

    什么?

    辱我偶像?

    周小楼已举起四十米大刀,而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彻底放下了屠刀:

    “我比他好多了,我又喜欢你,所以……”

    “你还是来喜欢我吧!”

    放下屠刀,周小楼觉得自己已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