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浪妇真爽浪水多:公啊…啊好涨第一

发布时间:2021-11-26 08:55:36

对着杨伟东就是一阵怼。
  “杨老师,你在说什么?那位神秘人的成绩,国际近身搏击联合会可是认了的,您说他作弊,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不要到处造谣误人子弟!
  还有,这件事跟三殿下有什么关系?你针对他干嘛?即便你是大殿下的恩师,也用不着对三殿下敌意这么大。
  陛下早就说过,皇子之间要和睦相处,你今天这么做,我有理由怀疑,你在挑拨大殿下和三殿下的兄弟关系!”
  身为盛卓然的舅舅,云子洛当然不可能不向着他,可他也不愿意让盛亦凝因此受委屈。
  杨伟东听到他这番话,气的差点没昏过去。
  纵然对方是顶级家族云家千娇万宠的小少爷,他也忍不下这口气,当场就和云子洛对呛起来。
  “你………你放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师吗?我怎么说自然有我的道理,哪里轮得到你一个学生指责?”
  “你………”
  云子洛刚想说什么,却被盛亦凝拉住了。
  她不在意的笑了笑,从容不迫的站起身,原本温和的眸光陡然间寒气凛冽。
  “子洛,别生气,既然杨老师问的是我,那我回答就是了,没必要为这样的生气。”
  说完,她又转向杨伟东,淡定反问。
  “既然你说上皆搏击大赛的冠军作弊,那我就和你好好论论。首先,杨老师是觉得自己比国际上所有的专家评委都高明,他们都是瞎子,只有你一个人有眼睛吗?
  “蒙着脸,不透露姓名和国籍参加比赛,本身就不符合比赛的规定,如果不是组委会认可他的身份,你觉得大赛举办方会让他参赛吗?
  杨老师既然这么肯定,为什么不向世界近身搏击联合会举报?没有证据就敢胡言乱语,你难道不怕传出去对方告你诽谤?”
  “你!”
  杨伟东老脸涨的通红,嘴唇颤抖了半天,就蹦出一个“你”字。
  他刚想拿老师的身份压人,盛亦凝又转向教室里的学生,轻轻叹了口气。
  “各位同学,大家都看到了?就这样的老师,谎话张口就来,怎么配教我们?还要烦请大家别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免得那些不明真相的小人,还以为他是仗着我大皇兄和云家才如此嚣张,平白坏了大皇兄的名声。”
  “就是就是。”
  云子洛立刻笑着帮腔道,:“杨伟东,你以后可千万别说和大殿下个,云家有关,我们云家丢不起这个人!”
  “你………你们………你们等着!”
  杨伟东简直要抓狂,他说不过盛亦凝,又吵不过这么多人,气恼之下,居然直接扔下满教室的学生,快步走出了大门。
  不过,他这么做并没能平息学生的议论,教室反而吵闹的更厉害。

 文学

学生们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杨伟东的背景,实在没想到刚才那话是一个老师能说出来的。
  “我的天哪,我刚才没做梦吧?这就是高级军事学院的老师?简直比那些粗鲁没教养的混混都还不如,学校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来教我们?”
  “你没听错!就这种水平还能当大殿下的老师?幸亏三殿下心胸宽广,不和他计较,要不外人还以为,是大殿下授意他针对三殿下呢!”
  “话说这事闹得这么大,杨伟东会不会被停职啊?我看最好辞退了他,真是丢脸,和这样的人同在一个学校,我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盛亦凝任由着这些学生议论了一阵,然后才开口道,:“大家安静,先自习,其他的事下课再说。”
  学生们闻言,立马安静了下来,各自做各自的作业。
  …………
  与此同时,大皇子的官邸门口
  许涟从盛卓然的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别墅,眼底闪过几丝复杂的情绪。
  盛卓然站在一旁,脸色依旧冷冷的,看起来难以接近。
  他一边带着许涟往里面走,一边道,:“我送淼淼去上奥数课了,他中午才能回来,你先在我这里等一会。”
  “什么?奥数课?”
  许涟立马不满起来,:“他不是才五岁吗?正在上幼儿园,你让他上什么奥数课?”
  见她反应这么大,盛卓然一愣,下意识的解释道:“就是幼升小的课程,我主要是是让他去静静心,整天在家里看那些男女抱在一起,没得耽误了他。”
  “你这是………”
  许涟气急,她在淼淼两岁多的时候,就把他送到盛亦凝身边教导过一段时间,这些浅显的知识,她儿子早就会了,难道对方不知道吗?
  思及此,她试探性的问了句,:“大殿下,淼淼难道没跟你说过,他已经自学到了初中课程?”
  “有这回事?孩子的话不能全信,他还跟我说过,他长大要当个性学家,这也能行?”盛卓然不以为然的开口。
  许涟:“…………”
  她刚准备继续辩解,忽然有佣人来报,说许家家主来了。
  盛卓然看了许涟一眼,还是让人把他放进来了。
  没过几分钟,许涟就听到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
  “孽女!你还知道回来呀?当年你做出那种事,把许家的脸都丢尽了,我要是你,就一辈子躲在国外,永远不见人!
  你倒好,不仅跟三殿下暗通款曲,还恬不知耻的回来认亲,借着小皇孙控制大殿下,你是要上天不成?”
  盛卓然和许涟听到这话,纷纷皱起眉头。
  尤其是许涟,尽管已经过了三年多,但当初父亲毫不留情的将她赶出家门的事情,她依旧没有忘记。
  在她心里,这人早就不是自己父亲了,她当然也不会给他什么面子。
  于是,等许家家主许杉一过来,许涟就毫不客气的讥讽道,:“你这人是不是有大病?我当初都和你断绝关系了,你还来闹什么?莫不是想借机攀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