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胡同文化》导学

发布时间:2019-12-17 15:18:42

【新课导学】

《胡同文化》虽然是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为摄影艺术集《胡同之没》作的序言,但实质上是一篇含有浓厚文化意蕴的文化散文。

在文中,作者用富有地方特色的语言对胡同文化的内涵、成因作了深刻的分析。学习本文的首要目标是认识城市居民的居住环境、居住方式对市民文化的塑造。其次,学会通过抓中心句概括文章各部分内容的方法。本课融说明、记叙、议论于一体,记叙、议论的语言往往是所在段落的关键句,利用段落的关键词语或句子的含义,先概括段落的要点,然后梳理段落间的关系,体味作者的思想感情,再概括全文主旨。

【课文助读】

一、胡同和文化的关系。

胡同:北京方言称“胡同”,南方称“弄堂”,开始自元大都,经历明、清、民国,一直到今日,构成了北京的一大地方特色。

文化:文中的“文化”更多的是指生活在某一特定区域里的群体所具有的生活习惯、兴趣爱好、性格特点以及思想观念,是一个大文化概念。

胡同是北京特有的建筑。一本《建筑与文化》的书中说到:“建筑是一首诗,它无声地传达着各种思想,走进一座座建筑,你会陡然觉得这空间依然存在着先人们的灵魂和他们鲜明的个性。”胡同的形成、变迁和发展,体现了时代的精神和人们的价值取向,从形成之日起,便开始蕴藏它的文化内涵;它目睹了社会的变革、历史的变迁、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而这些都是最具文化气息的。胡同在不同的时代都会带有那个时代的印记,因此它是北京人的思想、情感和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谈北京胡同便是谈北京市民文化,用课文中的话说就是“胡同、四合院,是北京市民的居住方式,也是北京市民的文化形态”。

作为北京市民居住方式的胡同、四合院,它是一种封闭的格局,这种封闭必然深刻地影响了北京市民的生活,也影响了北京市民的思想,并形成了封闭的胡同文化。由于胡同的安静闭塞,使胡同里的人们大都“安土重迁”,也就有了老舍笔下祁老爷的那句话:“咱们关起门来过咱们的日子。”用课文第七小节最后一句来说就是“个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很少与外界接触,不了解外界的信息,不能接受一些新的思想,形成了他们封闭守旧、安于现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过安逸日”的小农意识;而胡同的方正特点又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方式,进而影响到思想意识。他们封建正统思想较为严重,不思反抗,安分守己,逆来顺受,甘做顺民。

二、对“思”的看法。

“忍”,心字头上一把刀,但这刀一直被北京人封存着。我们知道北京作为历代古都,正统思想极其浓厚,以至北京城、四合院都是方方正正的,北京胡同也是正南正北,正东正西。这种方正的观念,不仅影响了他们的生活,也影响了他们的思想。成天生活在皇城之中、天子脚下,北京人能不安分守己?能不逆来顺受?封闭的胡同文化所期望的是一种低水平低层次的心理满足,当这种期望的水平或层次被人为地不断压低,不断受到威胁时,满足就变得愈来愈不容易。风云变幻,世事沧桑,使北京人学会了忍耐,学会了明哲保身,学会了得过且过,也学会了世故通达。“忍”使北京人得以生存,因此“忍”就成了维持这种文化不可或缺的心理基础,正是“忍”在支撑着胡同文化。

汪曾祺在他的书中说到:“中国人有一种哲学,叫做‘忍’。我小时候听到‘百忍堂’的故事,就非常讨厌。现在一些名胜古迹,卖碑帖的文物商店卖的书法拓本最多的有两个,一是郑板桥的‘难得糊涂’,二是一个大字‘忍’。这是一种非常庸俗的人生哲学。”从中可以看出:一方面作者对这种文化性格表示同情、尊重;另一方面也对北京人这种疏于交往,逆来顺受,缺乏进取的处世态度表示了批判。

北京的胡同在衰败,没落。“西风残照,衰草离披,满目荒凉,毫无生气”,作者面对没落的胡同流露出的情感是复杂的,胡同是他生活的家园,胡同是滋长他文化积淀的土壤,他对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有着深厚的感情。现在胡同没落了,他能不伤感吗?另一方面,封闭保守的胡同文化并不适应开放进取的现代社会,它的消亡是历史的必然。怀旧也好,伤感也好,都不能阻挡这一趋势。作者只能是“无可奈何”。他在《日子就这么过来了》中说:“过去的总归要过去,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无可奈何之中,更有新的希望在生长。”这里“新的希望”我们可以理解为“北京在发展,北京在前进,胡同文化中的精髓也将以新的方式出现”。最后作者饱含深情地喊出了一句:“再见吧,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