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变色龙》教学参考材料

发布时间:2020-03-26 07:16:58

一.作者介绍

契诃夫(1860—1904)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是十九世纪末俄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戏剧家和短篇小说艺术大师。生于一个杂货商人家里。其父破产后,他在艰难竭蹶(资财匮乏)中读了不少书,观察了社会生活,深感市侩习气、庸俗作风的可恶。1880年,他进莫斯科大学医学系学习,毕业后在当医生之余从事文学创作。在行医过程中,他扩大了眼界,丰富了知识,积累了创作素材。他的早期创作讽刺和揭露了俄国社会官场人物媚上欺下的丑恶面目,写得谐趣横生,发人深思。八十年代中期,他创作了既幽默又富于悲剧性的短篇小说,反映了社会底层人民的被侮辱被损害的不幸生活,具有深刻的思想意义。八十年代下半期,随着社会阶级斗争的日益尖锐,他的创作视野逐渐宽阔,题材愈加丰富,批判性也随之加强。1890年,他去库页岛旅行,进一步了解了沙皇专制政治的罪恶。1892年后定居莫斯科乡下,从事戏剧创作。契诃夫一生写了大量的中、短篇小说,其中名篇有《变色龙》、《苦恼》、《万卡》、《第六病室》、《套中人》、《新娘》等。剧本有《海鸥》、《万尼亚舅舅》、《三姊妹》、《樱桃园》等。契诃夫不仅是世界文学中短篇小说的艺术大师,而且是戏剧创作的革新家。

二.写作背景

本篇是契诃夫的早期作品,发表于1884年。作者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当时的俄国进入了最反动的时期,广大工农陷入了极度贫困和大量破产的悲惨境地,资产阶级自由派在沙皇的高压专制统治面前俯首听命,不敢违逆,一些小市民卑微麻木,苟且度日,沉沦于黑暗中……面对社会上诸多的弊端,作者一方面强烈不满,一方面又受世界的限制,不可能作出正确答案,甚至经常陷入深深的苦闷里。因此,在他的作品里,除了抨击反动统治,批判黑暗现实外,揭露小市民的庸俗和丑恶,以表现当时俄国在黑暗笼罩下的小市民生活,也是他小说创作的重要内容。

我们认为,契诃夫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作家,对于无产阶级和它的伟大历史使命缺乏清醒的认识,不可能开出疗救病态社会的药方,但他立足于现实,以他的优秀作品忠实地记录了那时的俄国社会生活,赫留金和观众形象正是当时社会生活中一般小市民的生动写照,富有深刻的认识价值和启迪意义。

作者采取批判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以犀利的笔锋直刺罪恶社会的同时,刻画了赫留金和观众形象,揭露他们猥琐庸俗、顺应时势的痼疾,不仅映衬了沙皇警官的专横和善变,而且展现了小市民的劣根性,促使人们正视严峻的现实,认识这种弊病蔓延发展的严重后果,客观上显示了这种劣根性不改造,社会就无法长进的思想意义。

三.重点词语

1沉静:本义指环境寂静或人内心安静,平静。课文指环境寂静。

2无精打采:形容不高兴,精神不振作。

3浆硬:指用粉浆或米汤浸纱、布使干后发硬发挺。不可写作“僵硬”。

4无缘无故:没有一点原因。缘,故,原因。

5魁梧:身体强壮高大,注意“魁”和“槐”的区别。

6异想天开:形容想入非非不切实际。异,奇异。天开,比喻凭空的,根本没有的事情。

7荒唐huāngtáng①思想、言行错误到使人觉得奇怪的程度。②行为放荡、没有节制。着重于极其荒谬,令人难于理解。

8洋溢yángyì:多指情绪、气氛充分流露,着重指从内向外流露出来。

9伶俐línglì:聪明,灵活。除了有脑筋灵活外,还有乖巧、机警、逗人爱的意思。

10恐吓(hè):以要挟的话或手段威胁人;吓唬。

11径自:副词,表示自己直接行动。自顾自,任意地。

四.解题

变色龙

这是个比喻性文题,以自然界中皮肤颜色会随周围物体颜色而变化的小动物变色龙来比喻在处理咬人狗过程中不断出尔反尔、自食其言的奥楚蔑洛夫,由此引起人们的深思,进一步使人认清其丑恶的面目、卑劣的本质。题目的幽默、辛辣、形象,体现了作者独有的语言风格。

五.重点语句解析“

1商店和饭馆的门无精打采地敞着,面对着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就跟许多饥饿的嘴巴一样”。

解析:“门无精打采地敞着”是用拟人的修辞手法描写环境,反映了当时市面萧条。“跟许多饥饿的嘴吧一样”是用比喻的修辞手法,暗示了俄国人民饥饿贫困的生活,整个社会死气沉沉,作者用寥寥几笔,交代了故事发生的环境。

2“我要揭你的皮,坏蛋”

解析:夸张的修辞手法,写小市民赫留金要借狗咬手指头捞一把赔偿金的心态。

3“就”连那手指头也像是一面胜利的旗帜。”

解析:比喻的修辞手法,写小市民赫留金把被咬的手指头当作物证向人炫耀,以图捞一把赔偿金。

4“这个案子的‘罪犯’呢……它那含泪的眼睛流露出悲苦和恐怖的神情”

解析:用拟人手法写小狗,把它作为具有“狗性”的人的辉映。

5“他老人家是明白人,看得出来到底谁胡说,谁像当着上帝的面一样凭良心说话。”

解析:用比喻的手法,写赫留金在警官面前的逢迎拍马,表现他既是一个庸俗的小市民,又是一个有所恳求的“小人物”

6“你呢,赫留金,受了害,我们绝不能不管。”

解析:双重否定的修辞手法,写奥楚蔑洛夫在未知狗的主人时,摆出一副“扶弱抑强”的架式,与后面得知狗主人可能是将军时的态度变化形成强烈对比,造成绝妙讽刺的效果。

六.人物形象分析

(一)奥楚蔑洛夫:

1专横跋扈,看风使舵的走狗形象

《变色龙》是契诃夫早期创作的一篇讽刺小说。在这篇著名的小说里,他以精湛的艺术手法,塑造了一个专横跋扈、欺下媚上、看风使舵的沙皇专制制度走狗的典型形象,具有广泛的艺术概括性。小说的名字起得十分巧妙。变色龙本是一种蜥蜴类的四脚爬虫,能够根据四周物体的颜色改变自己的肤色,以防其它动物的侵害。作者在这里是只取其“变色”的特性,用以概括社会上的一种人。

小说的内容富有喜剧性。一只小狗咬了金银匠的手指,巡官走来断案。在断案过程中,他根据狗是或不是将军家的这一基点而不断改变自己的面孔。作者通过这样一个猾稽的故事,把讽刺的利刃对准沙皇专制制度,有力地揭露了反动政权爪牙们的无耻和丑恶。

2寡廉鲜耻的典型形象

在短篇小说《变色龙》中,契诃夫通过一个富于戏剧性的街头场面,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寡廉鲜耻、欺下媚上的“变色龙”的典型形象,对沙皇政权的爪牙们的专横霸道、欺压人民、阿谀权贵、看风使舵的丑恶行径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揭露,同时也对小市民们的逆来顺受、安分守己、“顺应”现实的庸俗生活态度加以批判。

变色龙奥楚蔑洛夫是一个高度概括的典型形象,有着深刻的社会意义。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沙皇俄国,在反动势力猖獗横行,社会上一片消沉死寂的恐怖气氛下,过去那些自诩进步的资产阶级自由派,都急于去“适应”现实,拼命宣扬“规规矩矩”的生活哲学,而民粹派也已抛弃了过去的革命传统,他们实际上是妥协了。至于广大的小市民,更是软弱消极、猥琐鄙陋,满足于“和平恬静”、“奉公守法”的庸俗生活。当时社会上见风使舵、迎合现实、背叛变节之风盛行,这种痼疾是反动的社会政治条件的产物。契诃夫在短篇小说《变色龙》里,通过奥楚洛夫这个典型人物,有力地批判了这种丑恶的行为。

奥楚蔑洛夫的形象具有广泛的概括性。他是一个专横的沙皇警犬,但同时也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变色龙。作为一个沙皇政权的走狗,他具有专制、蛮横、欺凌百姓等特点。但这只是他性格的一个方面。他同时还具有趋炎附势、对弱者耀武扬威、欺下媚上、随风转舵等特点。因此他也是一个厚颜无耻的两面派。这两方面的特点构成了他的完整的性格——“变色龙”。不过,这个形象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奥楚蔑洛夫这一类沙皇警犬这一特定的范围。在当时,这一形象塑造,无疑也揭露和批判了在反动政治条件下迎合现实、转向变节的妥协派和投降派。

(二)赫留金:在这篇小说里,作者的讽刺和揭露的锋芒,主要是对着奥楚蔑洛夫的,但是对小市民赫留金也指出了他身上的许多弱点。他粗鄙庸俗,想借小狗咬了手指头,趁机捞一把。为了这个卑鄙的目的,同时也是由于小市民的软弱本性,他对沙皇的警官毕恭毕敬,甚至曲意奉承(“他老人家是个明白人,看得出来到底谁在胡说……”),还打出了“兄弟当宪兵”这张牌。可是随着“形势”的发展,他发现力量不在他一边,便缩了回去。甚至当奥楚蔑洛夫骂他“猪猡”、“混蛋”时,他也不曾吭一声。他身上的奴性是很明显的。

(三)观众:作家在小说里也含蓄地点出了“观众”的局限。他们也是一些庸俗的小市民,具有愚昧、软弱、迎合强者,随风倒的特点。

七.语言特色:

1用人物自己的话讽刺自己

小说《变色龙》用奥楚蔑洛夫的话讽刺奥楚蔑洛夫自己。在不知道是谁的狗的时候,奥楚蔑洛夫说:“这多半是条疯狗”;有人说是将军家的狗的时候,奥楚蔑洛夫说:“说不定这是条名贵的狗”。当厨师说不是将军家的狗时,奥楚蔑洛夫说:“这是条野狗”;厨师证实是将军哥哥的狗时,他又说:“呜呜……呜呜……这坏蛋生气了……好一条小狗……”。厨师说不是将军家的狗时,奥楚蔑洛夫说:“弄死它算了”;巡警说说不定这就是将军家的狗时,他说:“高兴得很……把它带走吧。这小狗还不赖”。巡警说这不是将军家的狗时,奥楚蔑洛夫说:“将军家里都是些名贵的、纯种的狗;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毛色既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个下贱胚子”;巡警又说说不定这就是将军家的狗时,他说:“你把这条狗带到将军家里去,问问清楚。就说这狗是我找着,派人送去的……狗是娇贵的动物”。

不仅如此,作者还为奥楚蔑洛夫精心设计了美化自己、炫耀自己的语言来嘲讽、奚落奥楚蔑洛夫自己。

在故事的开始,奥楚蔑洛夫挤进人群,大声嚷嚷道:“这儿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在这儿干什么?你究竟为什么举着那个手指头?……谁在嚷?”一个小小的警官,摆出大官的架势,好不令人发笑!

《变色龙》一文中的细节描写对刻画人物有什么作用?

细节描写,就是指某些细小生动而又能很好地表现人物思想性格的环节和情节。写人物,除了要写他们所经历的重大事件的重要行动外,对于那些反映人物精神品质的生动的生活细节,如能成功地加以描写,可以使人物形象更丰满、更鲜明,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变色龙》的开头,写奥楚蔑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当他听说狗是将军家的,吓得浑身冒汗,于是借口天热,脱了军大衣,表现他畏惧权贵的卑下心理。此后,他断定狗不是将军的,而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说是将军家的,他心慌意乱,为掩饰自己的窘态,又穿上了大衣。最后,他丑态出尽,威风扫地,于是裹紧大衣“径自走了”。同一件大衣,由“穿”到“脱”,又由“脱”到“穿”,最后“裹紧”,惟妙惟肖地绘出了“变色龙”的本质,前后照应,结构严谨。

如上所述,细节描写对刻画人物性格、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突出作品的主题都有一定的作用。不过,动用细节描写要注意两点:一、细节描写必须真实典型。一切繁琐、虚假的细节,都会损坏人物的性格,损伤作品的主题。二、细节描写要同环境描写、人物描写密切结合,不能截然分开。

“他哥哥来啦?是乌拉吉米尔·伊凡尼奇吗?”“哎呀,天!我还不知道呢!他是上这儿来住一阵就走吗?”垂涎欲滴,极力抬高自己的身价,仿佛他与将军是至亲好友一般,不然他怎么对将军、将军的哥哥这般清楚呢?其实,那个将军知道奥楚蔑洛夫是老几。在将军的眼里,他恐怕连那个小猎狗也不如啊!听着奥楚蔑洛夫不知羞耻的这些话,我们会从鼻孔里发出笑声来。

2.生动的对话

“言者心之声”。按着生活逻辑,把对话写的符合各样人物的阶级地位和性格特征,这是刻划人物,展示他们内心世界的重要手段。契诃夫是中外闻名的文学语言大师。他的《变色龙》不在人物外貌的描绘和景物的铺陈上见长,而主要是以人物对话的生动取胜的。作家的独到之处,是能深入到人物的内心;而内心世界的显示,又决不依仗作家的声明,却是用人物对话,让他自己去表露。我们试看这几句话:“你把这条狗带到将军家里去,问问清楚。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派人送上的……”这里警官的言外之意,无须多加发明,不是就能猜想得到的吗?!契诃夫只用三言两语,就使一个内心世界卑鄙肮脏,奴气十足的走狗形象,跃然呈现在我们眼前。请再看,警官在厨师证实小狗是将军哥哥的时候,又是这样说:“哎呀,天……他是惦记他的兄弟了……可我还不知道呢!这么说,这是他老人家的狗?高兴得很……”对话是这样平平常常,却又显得多么生动、犀利。它不是入木三分地把一个善于自我解嘲,善用甜言蜜语、善作拍马奉承的走狗形象,活脱脱地表现出来了吗?!

3以语言表现人物的个性

以语言描写表现人物的个性是本文写作上的显著特点。最突出的是奥楚蔑洛夫这一人物,从他对下属、对百姓的语言中表现他的专横跋扈、作威作福;从他与达官贵人有关的人,甚至狗的语言中暴露他的阿谀奉承、卑劣无耻;从他污秽的谩骂随口喷出来揭开他貌若威严公正里面的粗俗无聊。同时,作者故意很少写他的外貌神态,令人可以想象:此人在说出这一连串令人难以启齿的语言时,竟然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常态,由此更突出了这一人物丑恶的嘴脸、卑劣的灵魂。

4.个性化的语言

个性化的语言是表现人物性格的重要手段。《变色龙》中的人物语言是高度个性化的。“变色龙”奥楚蔑洛夫是个沙皇警犬,因此他的语言具有骄横和谄上欺下的特点。他对老百姓大逞威风,专横跋扈,对大官僚则奴颜婢膝、趋炎附势。在这两种特点的统一中表现出他的厚颜无耻。赫留金的语言也是个性化的。他既是一个庸俗的小市民,又是一个有所恳求的“小人物”。他的语言完全符合他的性格。他向巡官申诉的那一段著名的话,是相当出色的,形象地反映出他的粗俗鄙陋、虚荣夸张、逢迎官长和想趁机捞一把的特点,这一段申诉和下面一段辩词(骂“独眼鬼”那一段),把这个小市民的性格活龙活现地表现出来了。

八.细节描写对于刻画人物的作用

小说曾四次写奥楚蔑洛夫身上的那件军大衣,这些细节描写深刻地揭露了人物的性格特征,鲜明地表现了主题。

小说一开始,作者就把这件具有象征意义的道具和它的主人一下子推到读者面前。新的军大衣是沙皇警犬的特殊标志,也是他装腔作势,用以吓人的工具。作者以“军大衣”这一服装,交代了奥楚蔑洛夫的身分。

第二次写军大衣是在奥楚蔑洛夫听到有人说“这好象是席加洛夫将军家的狗”以后“把大衣脱下来”,他脱大衣不是因为天气热,而是“判”错了狗,急得他浑身冒汗。脱大衣的动作,既揭示了他猛吃一惊,浑身燥热的胆怯心理,也表现了他借此为自己变色争取时间以便转风使舵的狡猾。这一“脱”,形象地勾勒出了这个狐假虎威,欺下媚上的沙皇走卒的丑恶心灵。

当他训了赫留金一顿,忽听巡警说不是将军家的狗时,又立刻抖起威风。可又有人说:“没错儿,将军家的!”这时他大惊失色:“……给我穿上大衣吧,……挺冷……”这是第三次写他的军大衣。这里穿大衣则是心冷胆寒的表现,以遮掩他刚才辱骂了将军而心中更深一层的胆怯,并进而为再次变色作准备罢了。这里的一“脱”一“穿”,热而又冷,把奥楚蔑洛夫凌弱畏强的丑态暴露无遗。

结尾,他训了一通赫留金后,“裹紧大衣……径自走了。”这里第四次写军大衣。既形象而又逼真的刻画这条变色龙出尽洋相之后,又恢复了他奴才兼走狗的常态,继续去耀武扬威,逞凶霸道去了。

总之,作品通过对奥楚蔑洛夫军大衣穿而又脱,脱而又穿,这四个细节的描绘,淋漓尽致地勾画出变色过程中的丑态,以及他卑劣的心理活动。

(湖北教育出版社1984年版)

九、课堂教学建议

(一)教法建议

1.特级教师于漪在《变色龙》教学中怎样“激疑”?

教学中的程式化、满堂灌,是束缚学生思维的桎梏。知识是在积极的思维活动中获取的。课要上得生动活泼,使学生学有所得,教师要善于“激疑”。“激疑”要“激”在关键处。从前北方卖皮袄店家有句顺口溜,叫做“提领而顿,百毛皆顺”。这个比方也适应于“激疑”。因为课堂提问,抓住了文章的要“领”,学生就会思路开阔,触类旁通,就能吃透文章的精髓。

比如《变色龙》一文,学生在课本发下来时就看了,觉得好玩,并不真正理解。针对这一点,于漪讲课中就抓住课文中的关键——“变”,特别注意一些表现力很强的动词和人对狗称呼的一次次变化。在边争论边思考中,学生既认真阅读了课文,又很快熟悉了故事的情节,并很好地掌握主人公趋炎附势、欺压百姓的丑恶灵魂。

——徐金海、金正扬《中学语文教学探索》

(上海教育出版社1981年版)

2.精心选择“突破口”

我在教学实践中体会到,贵在“处理”教材,选择较佳的“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应当因文而宜,能尽可能地激发学生兴趣,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启发学生展开思维,并能牵一发动全身,对于理解全文思想内容,领会作品主题和写作特色起关键作用的,或作品结构,或中心情节,或某一场面,甚至某一句话,某一个词。

如讲读契诃夫小说《变色龙》我设计的第一个问题是首饰匠赫留金的手指究竟是怎么破的?学生带着这个问题仔细阅读课文,发言热烈,但始终找不到一致的明确的答案。我说,这不是因为同学们水平差或者读书不仔细,而是作者的高明之处。虽然奥楚蔑洛夫一到广场就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最终没有真正弄清案件真相,却反复围绕“这到底是谁家的狗”的问题一步步发展情节,直至篇末,这更激起学生的兴趣和思维。奥楚蔑洛夫的语言、动作、神态、对赫留金的处置全是随着狗主人的变化而变化,一个趋炎附势、媚上欺下的沙俄统治阶级的走狗的典型形象在学生中十分清晰,“变色龙”的题意毋需赘言,一点即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明)”与“这到底是谁家的狗”“(将军的哥哥)”这两句话对应板书,本文的讽刺意义学生也就不难理解了。

以上例子,是否真切实可行,我不敢妄加断语。但我总感到致力于这样做,是有利于调动学生兴趣,集中学生的注意的,是有利于思维能力的培养的,是有利于突出重点,避免面面俱到的,也有可能使精讲落到实处的。

——孙承安《精心选择“突破口”——教学〈变色龙〉〈一件小事〉〈死海不死〉札记》《教学月刊》中学文科版。1988年第4期)

3.运用好“朗读”教学法

在课堂上教师有意识地引导学生进行有表情的朗读训练,是促使学生充分理解课文的又一关键。运用朗读手段,可以使学生领会人物个性化语言的奥妙。若把学生分成不同的组,依照课文中不同身份,去化装朗读,效果会更好。如《变色龙》中第二十五节,于漪教师的一个学生在读“整个脸上洋溢着含笑的温情”时,拉长了语调,绘声绘色,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在笑声中,既增强了同学们对“变色龙”的印象,又活跃了课堂气氛,收到良好的教学效果。

——徐金海金正扬《中学语文教学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