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揪扯 揉捏 啃咬 奶头:巨物卡在宫口

发布时间:2020-06-01 17:22:45

 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一抬头他就愣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美妙。

 

谢晓桃身上只剩下了那件小衣服,原本套在身上的那件小短裙被杜建国慌乱之中给拉了下来,只剩下了粉色的底裤,试图遮挡着那美妙风景。

 

这一幕太美了,两条大长腿严丝合缝,如同世间最美妙的事物,尤其是那隐藏的美妙风景,半遮半掩下,更添了几分朦胧之色。

 

“杜,杜叔,我先走了!”谢晓桃脸色绯红无比,她没有察觉到杜建国那如同要吃人的眼神,满脸羞红的提着衣服,逃也似地冲出了门卫室。

 

直到谢晓桃走了半晌后,杜建国方才甩了甩头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心里却不由自主的幻想着,要是能摸一下那该多好啊!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杜建国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儿巡着学校。

 

自从今天跟谢晓桃发生了那些误会之后,他的心里就痒痒的不行,谢晓桃那双美腿总是浮现在杜建国的眼前,怎么赶都赶不走。

 

杜建国抽着烟卷,摸着黑来到了宿舍区,还没等他走近就看到了最靠前的房间里亮着电灯。

 

“小桃老师在这里干什么?”杜建国挑了挑眉头,他白天来过谢晓桃的宿舍,不是这个房间。

 

一边想着,杜建国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猫着腰蹲在窗户前,慢慢的伸出头往里看了一眼,他的脑海轰的一声,仿佛有惊雷炸响,整个人都呆住了。

 

杜建国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谢晓桃竟然在里面洗澡!

 

这个空宿舍,竟然被谢晓桃改造成了洗澡的地方,透过玻璃窗能看到,里面放着一个大铁盆,里面装满了冒着白烟的热水,谢晓桃正背对着窗户,舀起一碗热水顺着白皙粉嫩的脖子浇在了身上。

 

“太,太美了!”杜建国在内心想着,忍不住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体内一阵火热,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将这世间少见的美妙抱在怀里。

 

想到这里,杜建国环顾了下四周,整个宿舍区静悄悄的,就只有他跟谢晓桃两个人,要是这个时候冲进去,也不会被别人看到……

 

正当他内心纠结,想进去又不敢的时候,谢晓桃忽然做了一个让杜建国近乎疯狂的动作,她背对着窗户,侧身弯腰,伸手拿起了放在地上的香皂。

 

她这一弯腰,那屁股立刻就对准了杜建国,而随着她弯腰伸手,身前的风景立刻便在空中展现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这个动作太美了,杜建国本就把持不住了,现在看到谢晓桃这个动作,哪里还受得了,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5

 

第5章:突破

正当杜建国迈步往门口走去时,屋子里亮着的电灯忽然啪的一声灭了,紧接着周围便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啊!!!”谢晓桃尖叫了起来,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给吓到了。

 

杜建国也被吓了一跳,体内的火热迅速消散,而他清醒了过来,想到刚刚差点就推门进去了,后背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听着里面的尖叫,杜建国深吸了口气,他眼珠子骨碌一转,往后退了几步,装出疑惑的声音问道:“谁,谁在里面?”

 

“啊!谁在外面?!”原本谢晓桃就被吓得不轻,现在一听外面有人,连忙惊慌失措的问道。

 

“嗯?小桃老师?是你在里面吗?”杜建国干咳了一声,装作不知情的语气开口继续问了一句。

 

听到杜建国的话,谢晓桃愣了一下,随即也想起了这声音有些耳熟,于是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杜叔吗?”

 

“您,您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学校。”谢晓桃脸颊有些微红,她没想到外面的是杜建国,一想到自己的衣服还在外面,她就忍不住脸颊发烫。

 

杜建国定了定神,为了不引起谢晓桃的怀疑,他连忙说道:“没事,今天来亲戚了,家里住不开,我来宿舍凑合一晚上。”

 

“哎,小桃老师,我记得这里好像不是你的房间吧,这么晚了你在这干什么呢?”杜建国不敢让谢晓桃知道实情,只能厚着脸皮装下去。

 

“没,没什么……”里面沉默了片刻,谢晓桃扭扭捏捏的声音这才传了出来:“杜叔,那个,那个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嗯?什么事,你说就是。”杜建国愣了一下,随即心里便活络了起来,难道谢晓桃是怕黑所以让自己进去陪她?

 

“那个,您能不能帮我找根……啊!!!”谢晓桃的脸颊红的要命,内心羞涩的要命,可还没等给她的话说完,忽然脚底下窜过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她立刻尖叫了起来。

 

杜建国正疑惑谢晓桃到底要他帮什么忙,这尖叫声突然传来,把他吓了一跳,连忙拉开门冲了进去。

 

杜建国摸着黑冲了进去,还没等他开口,就感觉到一阵香风扑鼻而来,他心中一震,下意识的抱住了怀里的人儿,问道:“怎么了?”

 

“老鼠,有老鼠!”谢晓桃都快被吓哭了,声音微微轻颤着说道。

 

“没事了,没事了!”听到谢晓桃的话,杜建国松了口气,原来是只老鼠。

 

刚刚他听到谢晓桃的尖叫声,这才焦急的冲了进来,此刻松了口气的同时,他内心也是一震,感受着怀里的人儿,心头顿时火热无比。

 

呼……

 

杜建国呼出了一口热气,感受着怀里人儿的温度,还有那不时发生的触碰,他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手竟不听使唤的放在了谢晓桃的身上。

 

轰!一瞬间,杜建国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感觉整个人都不听使唤了。

 

手掌间传来的舒适触觉,使得他立刻就猜到自己的手摸到了什么,顿时呼吸急促起来,而这个时候躲在他怀里快要哭了的谢晓桃,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通红起来。

 

尤其是杜建国的手,竟不安分的放在了那里,真是让她害羞不已,可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紧咬着下唇,任由杜建国放肆。

 

或许是察觉到了谢晓桃没有反抗的意思,杜建国误以为谢晓桃是默许了自己的的动作,顿时心跳加速,那里也有了反应。

 

原本两个人就靠的很近,一不小心他就贴到了谢晓桃身上,两人之间那点狭小的缝隙根本就无法容纳杜建国的雄风,于是……便不听使唤的向下延伸......

 

谢晓桃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脸色通红,她本就是城里人,没有乡下那么保守,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还是了解一些的,此刻感受到杜建国的雄风,立刻就被震惊了。

 

“这……这也太大了,还是人吗?!”

 

尤其是想那贴在自己身上的那处,竟然比自己买的玩具还要吓人,她心里竟不由自主的想到,要是能试试,那......是什么滋味?

 

“呸呸呸!”谢晓桃脸颊绯红无比,她低着头心中害羞的暗骂了自己一句,双腿不自然的用了夹紧了几分。

 

杜建国正享受着谢晓桃带给他的美妙,忽然谢晓桃双腿一用力,那种美妙的感觉立刻就如同被放大了数倍一般,他直接就沦陷了进去。

 

 

6

 

第6章:发展

“啊……”谢晓桃正沉浸在自己的害羞之中,浑然忘记了杜建国的手还放在自己身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杜建国的手已经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一阵阵如同触电般的感觉不断从身上传来,使得谢晓桃竟忍不住发出声音。

 

杜建国本来就沦陷了,听到谢晓桃发出的声音,他哪里还把持的住,仅存的一丝理智也烟消云散,不自由住的吻了上去。

 

一股充满了男人味的热气扑面而来,还没等谢晓桃反抗,就已经印在了她的双唇上。

 

“杜叔,不要……不……唔。”

 

谢晓桃双手紧紧的抓着杜建国的胳膊,想要把他推开,可以她哪里有杜建国的力气大,只能做着无力的反抗。

 

杜建国努力的索取着,他从未想过自己能跟谢晓桃发生些什么,毕竟谢晓桃是城里来的,模样又甜美可爱,学校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觊觎,他杜建国不过是个看大门的,凭什么去接触谢晓桃。

 

可是现在,自己心目中日思夜想的美人,就在自己身下,一切都顾不上了,过了这村,可就没了这店。

 

感受着身前的人儿,杜建国如同着魔了一般,手指缓缓的滑过谢晓桃的腰肢,攀附上了胸口。

 

一股前所未有的愉悦从身前袭来,不断的挑战着谢晓桃的理智,她感受到这难以忍受的愉悦,身体立刻绷紧了,手下意识的想要将那只手拨落下去。

 

呼!可还没等她的手靠近,一只粗糙的手掌便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腕,粗暴的将她的手腕按在了桌子上。

 

“小桃老师,我喜欢你好久了,我,我要你!”杜建国喘着粗气,语无伦次的对着谢晓桃说道。

 

“不要,杜叔,不要……”谢晓桃的声音轻若蚊蝇,语气种带着些许无助。

 

可这并没能唤醒杜建国的理智,反倒像是在鼓励他一样,使得他更加卖力起来,谢晓桃本就柔弱的反抗,立刻就被杜建国的热情给冲散了。

 

“不要!不要,求求你,杜叔……嗯……”谢晓桃颤声说道,可还没等她的话出口,身体上的反应就强行改变了她的腔调。

 

“啊!!!”触电般的感觉再次出现,这次是从某个点上爆发的,谢晓桃再也忍不住了,大声的叫了出来。

 

谢晓桃虽然对男女之事不陌生,可实际上却没什么实战经验,在杜建国这种经验丰富的老江湖面前,很快就被带动起来。

 

谢晓桃仅存的一丝理智正在被慢慢瓦解,她嘴里开始不自觉的发出微弱的声音,身体更是越加火热起来,很快就被弄得香汗淋漓,秀发紧紧贴在额头的皮肤上。

 

杜建国虽然没见过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但是他毕竟这么大岁数了,对这种事情经验自然比谢晓桃丰富的多,他立刻就判断出,眼前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已经进入状态了!

 

“这小妮,原来这么敏感啊!”杜建国臆想着,那原本放肆的手缓缓滑过谢晓桃的小腹,向下伸去......

 

随着杜建国的手指划过小腹,谢晓桃身体颤抖的更剧烈了,她紧紧的夹着双腿,紧咬着下唇带着哭腔说道:“求求你了杜叔,不要,不要……”

 

听到谢晓桃的话,杜建国心中一横,不顾谢晓桃的哭求,蛮横的闯了进去,按在了那日思夜想的美妙之上。

 

“啊!!!”谢晓桃发出一声惊呼,这声音种带着愉悦,她之前积压下的所有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她再也忍受不住,仅存的理智彻底沦陷。

 

杜建国正打算更进一步的时候,忽然怀里的娇躯一阵颤抖,随即便感觉到两只温热的小手竟顺着自己的后背游走到胸膛,徐徐往下。

 

一手扯下了他的裤头,另一只手,握住了他的……

 

 

 

呼……

 

感受着那温热小手,杜建国愉悦的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浑身都剧烈颤抖起来,那刺激的感觉使得他彻底陷入了疯狂之中,他喘着粗气把谢晓桃抱起,放到了桌子上。

 

可就在他正要进行这最后一步时,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道咒骂声:“妈的,怎么会停电呢,真他娘的倒霉催的!”

 

听到这声音,杜建国面色一变,眼中的疯狂立刻烟消云散,而他怀里的谢晓桃也清醒了过来,察觉到两个人的姿势,以及自己手里握着的玩意,她脸色一下子通红起来,低着头羞涩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尤其是现在被杜建国抱在怀里,竟然有一种异样的刺激感,不过她也听到了外面的咒骂声,于是连忙小声嘘道:“嘘,杜,杜叔,是主任。”

 

“嗯?”杜建国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现在仔细想来,那声音可不就是教导主任的声音?他登时后背出了一层冷汗:“大半夜的,他来这里干什么?”

 

话音刚落下,杜建国就看向了谢晓桃,整个宿舍区就她一个人住,主任除了来找她,还能有什么事……

 

“我,我,杜叔不是你想的那样!”谢晓桃有些委屈的摇了摇头,刚要继续解释时,忽然胳膊不知碰到了什么,只听到哐当一声,有东西摔在了地上。

 

这声音在夜里非常的清晰,两个人皆是心中一惊,可还没等他们有所反应,外面便传来了教导主任疑惑的声音:“谁,谁在里面?!”

 

一边说着,门外便传来了教导主任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刺目的白光便透过门缝映了进来。

 

“快,快躲起来!”看到门外的白光,谢晓桃一下子慌了神,要是让教导主任看到自己跟杜建国在这里,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将杜建国推进了她身后的破床下,然后用浴巾裹着上身,站在床前挡住了床下的缝隙,这才松了口气,紧咬着下唇说道:“主,主任,是我!”

 

谢晓桃的声音有些微颤,她也没想到教导主任竟然会大半夜的找到这里来,再加上刚刚跟杜建国的事情,此刻她心乱如麻,只能强装镇定。

 

而这时候,杜建国蹲在床底下,借着门外手电筒的光芒,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的大长腿,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这该死的教导主任什么时候来不行,非得这时候来,打扰了自己的好事!

 

这时候,门外的脚步声戛然而止,随即便传来了教导主任略带兴奋的声音:“小桃老师?你大晚上跑这里干什么来了?”

 

一边说着,教导主任就要推门进来,但就在这时候,谢晓桃忽然喊道:“主,主任,您别进来!我,我……我在洗澡。”

 

说完,谢晓桃的脸色唰的一下通红起来,一想到刚刚的事情,她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也不知怎么的,一想到杜建国就在床底下,她忽然心安了不少,面对门外的教导主任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其实她挺害怕崔主任的,主要是崔主任经常来找她,有时候还会找到宿舍里来,所以平时谢晓桃都是躲着崔主任,但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崔主任今天竟然大晚上的找了上来。

 

“嘿嘿,小桃老师你,你在洗澡?!”正当谢晓桃想着这些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崔主任略带惊喜的话语,她心中咯噔一声,不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崔主任就直接推门走了进来:“小桃老师,停电了黑灯瞎火的,你一定很害怕吧,嘿嘿!”

 

“别害怕,崔哥用手电筒给你照明!”话音还未落下,门已经被崔主任推开了,他双眼冒光的看着只裹着一条浴巾的谢晓桃,阴阳怪气的走了进来。

 

“啊!!!”谢晓桃尖叫了一声,连忙用手捂住了浴巾,双腿严丝合缝,有些害怕的说道:“主,主任,不用了!”

 

然而这个时候,崔主任哪里还能听得进去她半点话语,他直直的盯着谢晓桃,眼睛冒着绿光,在谢晓桃妙曼的身体上扫来扫去,其内的贪婪丝毫不加掩饰。

 

崔主任一身酒气,手里的手电筒发出刺目的光芒,但是他整个人却如同魔怔了一般,死死的盯着谢晓桃,这让谢晓桃心中不禁生出了些许厌烦。

 

“主任,请你,请你出去!”这次,谢晓桃是真的生气了,她本来就对崔主任的死缠烂打很是厌烦,不过对方毕竟是自己的领导,她也不敢说话太过火。

 

“嘿嘿,小桃老师,你一个人洗肯定很不方便吧,要不……要不崔哥帮你洗?”崔主任坏笑了一声,顺手关上了身后的木门,摇摇晃晃的朝谢晓桃这里走了过来。

 

躲在床底下的杜建国心中一震,他听到了崔主任的话,也看到了对方正朝这边走过来,心里不禁暗骂了一声畜生,心里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股无名火,他俨然已经将谢晓桃当成自己的女人了,此刻看到崔主任想要染指谢晓桃,恨不得立刻就冲出去将崔主任暴打一顿!

 

不过最终杜建国还是忍住了,他想看看谢晓桃是什么想法,再说他现在要是冲出去,恐怕以后也就别想在这学校里呆下去了。

 

“主任,你,你……你别过来,你别,啊!!!”谢晓桃看着摇摇晃晃的崔主任,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不想身后就是床,一下子失去平衡坐在了床上。

 

而这时候崔主任也走了过来,看到谢晓桃坐在了床上,惊慌失措的样子,他哪里还忍得住,猴急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谢晓桃。

 

崔主任一身的酒气,一看就是喝多了,他一只手搂着谢晓桃那细腻的腰肢,另一只手不顾谢晓桃的挣扎,强硬的朝浴巾里面探去,谢晓桃根本就拦不住他,只能大叫道:“崔主任你别这样,你再这样我叫人了!”

 

“嘿嘿,你叫啊,这宿舍区就你一个人住,你今天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崔主任轻哼了一声,打了个酒嗝,怪笑着拽住了谢晓桃身上的浴巾,用力往下一拽!

 

“救命啊!”谢晓桃见崔主任离自己越来越近,自己已经没地方可以躲了,真的大喊了一声。

 

崔主任的手一边往谢晓桃那白嫩的美腿上摸去,一边坏笑道:“真好听,继续叫,叫的越大声,我越喜欢。”

 

可就在这时,崔主任突然觉得自己的后脑勺遭受到了重击,回头一看,是杜建国!

 

可崔主任指着杜建国一句话都还没说得出来,就捂着后脑勺晕过去了。

 

杜建国将手里的木棍扔掉,啐了一口:“老色坯子,我呸!”

 

原来就在刚才,杜建国从床底下摸到了一根不知道是装修留下的,还是之前的老师用来防身的木棍,听到谢晓桃的呼救之后,来不及多想,直接从床底摸了出来。

 

谢晓桃厌恶的推开了昏迷的崔主任,红着脸道:“杜,杜叔,谢谢你。”

 

“没事,你好好休息吧,我把他处理一下。”

 

“杜叔,你,你打了崔主任,会不会有事?”谢晓桃心地善良,她有些担心崔主任会报复杜建国。

 

“放心吧,这老色鬼还不敢怎么样,好了,你先休息吧,我先走了。”

 

杜建国随口安慰了两句,扛着昏迷的崔主任离开了。

 

谢晓桃看着杜建国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些说不清的感觉,杜叔可真是个好人,为了自己,竟然连崔主任都给打了。

 

其实谢晓桃做好了杜建国也许不会出来的准备,因为在她看来,杜建国只是一个门卫,又怎么敢和崔主任作对呢,可谢晓桃没想到的是,杜建国真的出来救她了,甚至不惜得罪崔主任……

 

越看,谢晓桃越觉得杜建国的背影很强壮。

 

杜建国却是不知道谢晓桃心里想的是什么,他真的没有一点担心么,那肯定不是的,崔主任在学校里出了名的小心眼,自己今天不但破坏了他的好事,还把他给打了,崔主任肯定会报复自己的。

 

但杜建国却是不后悔,如果真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谢晓桃被崔主任侮辱,那才会让他后悔一辈子。

 

杜建国随手将崔主任扔在了学校的花坛边,他也是存了个心眼想让崔主任出丑,谁让他竟然敢打谢晓桃的注意呢。

 

杜建国回到家之后,满脑子都是和谢晓桃在宿舍时的画面,一时竟然有些睡不着了。

 

那美丽的容貌和火辣的身材,都让杜建国难以忘怀,一夜好梦。

 

清早起床,杜建国发现自己竟然需要换内裤,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一边回想着梦里的内容,一边换着衣服,杜建国笑出了声。

 

今天杜建国还特意把头发梳了梳,换了一件熨烫的笔挺的衬衣,这衬衣还是当初女儿给买的,花了好几百,只不过杜建国平常一直都舍不得穿。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要以一种全新的精神面貌去面对谢晓桃,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修边幅了,免得谢晓桃不喜欢。

 

一直到觉得浑身上下没一点毛病了,杜建国才哼着小曲出门。

 

而另一边,学校门口,所有来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有些害怕,因为崔主任正黑着脸站在校门口,每一个进去的学生和老师,都要被崔主任说一顿,不是校服没穿好,就是头发没扎好……

 

“妈的,气死我了,杜建国,你这个王八蛋,老子非要弄死你不可!”崔主任心中狠狠的骂着。

 

崔主任醒来的时候,酒就醒了,看着自己躺在花坛边,又想起了昨天自己的好事被杜建国给破坏,崔主任这股恨意简直都要冲破天际了。

 

可杜建国没来,崔主任只能抓着其他老师和同学出气。

 

就在这时,崔主任看见杜建国满面春风的走了过来,他心里更气了。

 

崔主任气冲冲的走了过去,揪着杜建国的衣领吼道:“杜建国,厉害啊,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个打闷棍的好手呢!”

 

杜建国一巴掌拍开崔主任的手,理了理被弄皱的衣领,说道:“崔主任,你要是想昨晚的事情被全校都知道,你可以再吼大声一点。”

 

杜建国就是抓住了崔主任昨晚想猥亵谢晓桃,肯定不敢把事情闹大这一点,才这么从容的面对。

 

崔主任看了看周围围观的人,压低了声音说道:“杜建国,你信不信老子让你在这学校呆不下去!”

 

“崔主任,我也提醒你,昨天的事情要是捅出来,我离开倒是没什么,我一个门卫而已,可是你崔主任……”

 

杜建国丝毫不惧,他还不信了,崔主任真敢冒着被开除的危险把自己怎么样?

 

再说了,昨天的事情本就是崔主任不对,他这都算是见义勇为,他凭什么要怕崔主任!

 

崔主任脸上变颜变色,青的都要滴出水来了,他咬着牙狠狠地说道:“行,杜建国,你有本事,你有本事啊!”

 

说完,崔主任快步离开了,杜建国看着崔主任的背影轻笑道:“老色鬼,还真当所有人都怕你了?”

 

对着崔主任的背影不屑地啐了口痰,杜建国便懒得在看,一心都在看着校园里面,期待着谢晓桃的出现。

 

回到办公室,崔主任关着门就开始砸东西,一边吼道:“妈的,杜建国你算个屁,你一个门卫也敢跟老子蹬鼻子上脸了,就凭你也敢威胁老子?你等着,老子不弄死你老子就不姓崔!”

 

崔主任这个气啊,他本来还想着用开除来好好威胁一下杜建国,让他像条狗一样的跟自己道歉,可没想到,杜建国竟然一点都不怕自己,反倒是用昨晚的事情来威胁他!

 

他堂堂的主人,竟然被一个门卫给威胁了,这让崔主任感觉憋得难受,不让杜建国付出点代价,别人还真以为他崔主任好欺负!

 

可想了想,崔主任还真不敢把这事挑明了,这事真要是捅到上面去了,那自己还真有可能被开除,自己好不容易混上了主任这个位置,怎么能就这么被开除!

 

崔主任立马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虎哥吗?我有点小事,想找你帮帮忙……”

杜建国眼睛都要望穿了,可一直到中午,都没有看到谢晓桃的身影。

 

中午杜建国不太想吃饭,就随便到校门口老乡的摊位上买了碗粉吃了,正要回传达室休息,却在校门口看到了一个棕色的钱包。

 

“咦,谁的钱包丢了?”杜建国将钱包捡了起来,发现里面还有不少钱,还有几张卡。

 

“诶哟,这失主该着急了吧!”数了数,里面大概有一千块左右,杜建国的心也提了起来。

 

这村子里的人都不是那么富裕,一下子丢了这么多钱,那还不得急死?

 

不过杜建国也没想过要自己拿了,虽然他也不那么富裕,可也不缺这点钱,自己儿女每个月都会给自己不少钱,而且他也不至于因为钱,把自己良心都给丢了。

 

仔细翻了翻,杜建国总算是找到了一张身份证。

 

“周胜利,嘶……好像不认识啊。”看着身份证上的名字和照片,杜建国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这人是谁家的。

 

村里大部分的人杜建国都认识,可这周胜利,他还真没上面印象。

 

杜建国拿着身份证满处打听,看学校里有没有人认识失主,可问了一圈,都没人知道这是谁。

 

“哎,实在不行待会儿我就把身份证贴窗户上,看看是不是哪个学生的家长吧。”杜建国也没什么办法了,钱包里没有联系方式,又没人认识,也只能用这种蠢办法了。

 

一直到下午快放学了,杜建国都没见到有人来认领钱包。

 

杜建国只能无奈的把身份证贴在了门卫室的窗口,看有没有学生或者其他老师认识。

 

“老杜,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还打扮起来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门卫室门口传来。

 

杜建国一看,熟人,之前休假回去的保安,刘金福。

 

“老刘啊,休假回来了?”杜建国笑道,在学校里,刘金福算是跟他关系不错的。

 

“啊,你这是干嘛呢,往窗户上贴什么?”刘金福见杜建国趴在窗户上贴什么,随口问了一句。

 

“今天捡了个钱包,不认识这人,只能把他身份证贴这,看谁认识。”杜建国解释了一句。

 

“拿来我看看,说不定我认识呢。”刘金福开了句玩笑,他不是村子里生长的,但是村里的女婿,村子里的人如果连杜建国都不认识,他就更不可能认识了。

 

杜建国也没往心里去,随手把身份证就给他了。

 

可没想到,刘金福看了一眼,就惊诧的说道:“老杜,别说,还真赶巧了,这人我真认识。”

 

“你不开玩笑?”

 

“真不是开玩笑,这是咱们学校一个孩子的家长,上次全校家长会的时候,他还帮我一起维持秩序来着,是个好人。”刘金福严肃的说道。

 

“哦?那你能不能联系上他?”杜建国也开心了起来,一下子丢了身份证和一千块钱,估计都急坏了吧。

 

“我找找啊,上次好像是存了他电话,说好一起喝酒来着。”刘金福掏出了手机,认真的翻看了起来,没多久还真让他给找到了,他指着电话说道:“就这个,你看,名字我都存了,周胜利,肯定是他。”

 

杜建国赶紧用刘金福的手机拨了过去。

 

一番确认之后,还真是失主,身份证号码,钱包里的金额什么的都对得上。

 

两人约好半个小时后,门卫室取钱包,就挂了。

 

刘金福还要去收拾东西,就先走一步了,杜建国则是在等着失主。

 

半个小时后,三辆摩托车停在了校门口,杜建国没仔细瞧,还以为是失主过来了,便赶紧迎了过去。

 

可仔细一看,这根本就不是失主啊,而是几个穿得花里胡哨,头发五颜六色的年轻人。

 

“你就是杜建国?”其中一个绿毛点燃一支烟,十分嚣张的指着杜建国问道。

 

“啊,我是啊,你们谁啊?”杜建国还有些迷糊,这些个花里胡哨不人不鬼的家伙要干嘛?

 

“是你,是你就好办了!”

 

那绿毛二话不说抬起脚就要踹,可这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瘦不拉几的,又怎么是杜建国的对手,杜建国抓住绿毛的脚腕子一掀,轻易地就把绿毛给掀翻在地。

 

这会儿杜建国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跟着村子里地痞虎哥混的那几个小痞子么,杜建国和这些人接触得不多,而且附近一些村子的小年轻都喜欢跟着虎哥混,杜建国还真认不全到底哪些是虎哥的小弟。

 

“妈的,敢还手?给老子上,废了这个老东西!”绿毛见杜建国让自己在小弟面前丢了面子,顿时就气炸了,也不装了,直接叫人群殴。

 

几个小年轻顿时都围了上来,准备要殴打杜建国。

 

“你们干什么!”一道娇喝从杜建国身后传来。

 

杜建国回头一看,正是刚准备出去的谢晓桃。

 

“小桃老师,你快走,这事跟你没关系。”杜建国不想把她也牵扯进来。

 

“嘿嘿,好漂亮的小姐姐啊,走?往哪走?不如跟哥几个一起吃个饭怎么样?”那绿毛看到谢晓桃眼睛顿时就放绿光了。

 

谢晓桃被绿毛这调戏的话气的小脸通红,刚要说话,却听见“啪”的一声。

 

“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畜生,滚蛋!”

 

杜建国见那绿毛竟然敢调戏谢晓桃,直接一巴掌就上脸了。

 

“老东西,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绿毛正看着谢晓桃流口水,却忽然被人强行扭过身给了一巴掌,再一看,是杜建国这个老东西,顿时怒骂一声,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弹簧刀来。

 

“啊!”谢晓桃惊慌失措的大叫一声,这几个人竟然还带了刀?

 

其他学生和老师更是不敢接近,要么就是从另外一边赶紧离开,要么就是远远的看着,生怕伤着自己。

 

绿毛拿着弹簧刀就往杜建国身上刺,杜建国也小心了起来,这可不是开玩笑,随便在身上刺一下就是个麻烦。

 

而且,谢晓桃还在这,要是伤着谢晓桃了,那就糟糕了,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有道伤疤多难看啊。

 

杜建国和绿毛周旋着,身形挡在了谢晓桃的身前,不让绿毛伤着谢晓桃。

 

绿毛毕竟也只是个小混子,而且细胳膊细腿,让杜建国逮着一个机会,直接给擒住,按在了地上。

 

“你放开我,妈的,放开我!”绿毛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喊。

 

杜建国刚要说话,就听见一道轻佻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哟,来的刚好,好一出英雄救美啊!”

 

“熊哥,熊哥救我!”绿毛一见来人,赶紧求救。

 

杜建国看着来人也是眉头紧皱,这人他认识,不但他认识,村里的人都认识,虎哥的左膀右臂,吴雄,绰号黑熊,那些地痞混混都会尊称一声熊哥。

 

那些老师们一看到吴雄过来,赶紧低着头,越走越快,连热闹都不敢看了,生怕吴雄一个不开心就拿他们开刀,反正那绿毛一开口就问的是杜建国,打绿毛的也是杜建国,这跟他们没关系。

 

“吴雄,这是学校,你最好不要乱来。”杜建国对于吴雄还是有些忌惮的。

 

“杜建国,今天熊哥来了,你死定了!”绿毛见到吴雄,那嚣张劲又回来了,他还不信了,杜建国这老东西还敢跟熊哥叫板?

>>>>全文在线阅读<<<<